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澳洲亲华派惨遭打压排挤!连官方亲华智库都混进了反华派!

据澳广(ABC)报道,资深内部人士披露,联邦政府在2019年新成立的一个官方基金会原本旨在“大幅提升”对华关系,未料,机能不良、缺乏目标以及董事会成员疑似存在个人利益冲突,让这个基金会完全沦为空壳。

董事会中的亲华派也不堪打压排挤,纷纷选择出走。 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ustralia-China Relations)旨在加强两国之间的接触,目前正在为促进双边关系的项目进行其首个竞争性捐款招标程序,旨在筹集数百万澳元的资金。

但ABC发现,该基金会的两名董事会成员在获得任命两个月后就被揭发接受美国政府金援,其中一个还跟被中国政府定为“邪教”的新兴宗教团体存在联系。

只不过,这桩丑闻并没有被公开报道。 主席向总理请辞 2019年3月,在澳洲与其最大贸易伙伴的关系恶化之际,外长佩恩(Marise Payne)宣布将在五年中加码为新成立的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提供4400澳元的资金。

但在随后的几个月中,被任命为基金会顾问委员会主席的前霍华德政府部长史密斯(Warwick Smith)并不信服政府的做法。

在宣布重组基金会后不到一年,史密斯便选择了辞职。

他在4月向莫里森(Scott Morrison)递交了一封怒气冲冲的辞职信,宣称基金的起步阶段“备受折磨而且根本不受关注”,让人不免对该基金会的结构、独立性的和成效产生担忧。

他写道:“我不相信自己有希望重塑这个基金会,从广义上讲,现在它只不过是DFAT(外交与贸易部)的一个下属机构。”

他对总理表达的另一重担忧时,他几乎没有参与过新基金会董事的甄选工作,这些人全都是由佩恩钦点的。 他在信中抱怨,董事会及其运作现在完全由DFAT掌控。

“这根本算不上一个董事会,而只是一个咨询委员会,平常的活动基本都由外交部文官长负责…主席一点实权都没有。”

董事会成员蔡先生(Peter Cai)也对ABC证实了这一点,称在新架构下,董事们的承担的职责实际上降级了。

他说:“这个基金会跟澳中理事会(Australia-China Council)不一样,咨询委员会并不是实际管理的董事会。话语权都在外长手里。”

董事会成员的背景令人担忧 史密斯和越来越多内部人士都对澳洲对华关系的转变和该基金会的新方向深感担忧。

他们中就有澳中理事会(于1978年成立以加强双边关系)的创始人之一。该理事会突然在去年被基金会取代。

前澳洲驻香港总领事切伊(Jocelyn Chey)担心,最近由外长佩恩任命的两名董事都在接受美国政府的财政支持。

其中一个是悉尼的媒体人,他经营的华文媒体强烈反对中国共产党。

切伊对ABC说:“这真是咄咄怪事。任何人来自这么一家具有鲜明敌对立场的机构,都很难再参与建立或鼓励良好双边关系的工作吧?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

还有另外两名对该媒体人获得任命持保留意见的现任董事接受了ABC的采访,他们都很担心这一任命以及该媒体人的观点恐怕与基金会的目标背道而驰。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