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绝路中找出路”:澳洲餐饮业停摆第N天,他们都不敢闲着

阅读导航

  • 前言
  • “绝路中找出路”:失业者的新去处、商家的新思路
  • 转型自救之难:从菜单、客服、下单到送单…
  • 结语

前言
“我现在每天除了睡觉、吃饭、看新闻…就是睡觉、吃饭、看新闻。”
由于澳洲最近不断升级的“封锁令”,小唐表示自己在某悉尼酒店做服务生的排班变得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完全没有了工作。
点击阅读更多:令人心碎!澳大利亚全民防疫下,哪个地区最硬核?
小唐感慨道,“新冠疫情爆发前,我原来的每日安排是工作、健身、踢足球,要是还有空的话就会和朋友一起出去…但现在的情况下,哪儿也去不了。”
但他也不敢就这样在家闲下来,“我每天都会和同样待在家里的朋友或同事打电话聊天,讲一讲笑话,互相打气。” 
“我相信,整个澳洲餐饮服务业在这次疫情中受到的打击非常惨重,不管是个人还是商家,” 停顿了半刻后,小唐又似乎努力调整成了一种更为轻快的语气补充道:
“我可能会试试别的——公司和朋友都给我转发了一些来自其他公司或机构岗位的招聘邮件,比如超市理货员、残障服务工作者…大不了,还能做个Uber Eats送餐司机。”
小唐的经历并不孤单。疫情如潮下,几乎每一个在澳洲的餐饮服务业工作者和企业,都或许难以幸免“停摆”的困局。
对于个人来说,毕竟工作停了还能等复工或再找下家;
可是对于商家而言:
一旦停下,就可能意味着真正的“永别”。

1

“绝路中找出路”:商家的新思路、失业者的新去处
据9号台报道,由于疫情与封城的影响,澳洲服务业已有8.8万人失业,而且在未来的几周或几个月内还将有更多的20万人失业。
周一3月23日早上,澳洲各地的许多咖啡店和餐馆送走了关门前的最后一批客人。
就在同一天,澳洲社保福利中心(Centrelink)的门外却排起了几百米的长龙,队伍甚至排到了几个街区之外。

来源:A Current Affair

其中一个刚刚失去了工作的人含着眼泪说,“我正在努力尝试向政府获取一些援助,因为我没有钱。”
点击阅读更多:澳洲疫情爆发式增长!停工失业潮来袭下,这些职业反倒成了香饽饽
“这是令人绝望的”,一家位于墨尔本的咖啡馆业主多姆(Dom Battaglia)表示。
与那些等在Centrelink的可怜人一样,多姆和妻子奈特(Nat)也面临着充满着不确定性的未来。
“在过去两周里,我们损失了70%的收入。”
为了维持运转,这家咖啡馆已被改造成了一家私房菜外卖店。而在谈到选择这条“绝路中的出路”时,奈特仍然一脸的惊魂未定,“如果我们没想出这个新主意的话,那么我们就得在两个礼拜内关门了,店里的12名员工也将失去工作。”
“我和主厨说起过这件事。接着在周二晚上10点,她打电话过来说,我们为什么不做私房菜呢?”

来源:A Current Affair

虽然这个新的商业模型暂时允许他们的店在目前仍然保持运转状态,但对于未来究竟如何发展,他们心里也没有底:
“不幸的现实是,如果这个方案行不通,那么我们就有可能失去我们的房子。我们可不希望两个4岁和6岁的孩子见到父母如此焦虑。”
奈特表示,由于丈夫既需要在店里管账、还有一份兼职,她已经亲自撑起了开车送外卖的业务。
“我们只是勉强够付工资。但付完工资,还得付房租。虽然我们肯定这个月能做到这一点,但如果情况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下个月就熬不下去了。”
实际上,由于澳洲疫情与封锁令的升级,外卖不仅成为了当地咖啡馆与餐厅经营者们或许唯一的一条“生路”,也成为了不少失业者的一个新去处。
由于外卖订单量的激增,澳洲知名披萨外卖商Domino’s(达美乐)已于近日宣布招聘2000名新工作人员,主要负责处理顾客订单与送餐服务。据该公司称,尤其鼓励那些最近在这个行业中失业的人士应聘,因为其所具备的服务业技能可以被运用在新的岗位上。

来源:Ted S. Warren/AP
听起来似乎感觉还不错?

2

转型自救之难:从菜单、客服、下单到送单…

但实际上,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一个真相是:
在澳洲的大多数传统餐厅或咖啡馆,在现实中却并不能在短短数天之内就迅速“变”成另一个达美乐。
这是因为,对于达美乐而言,相对较低的门店成本、高性价比的标准化匹萨、快速的外卖服务都是其一贯以来的核心竞争力;

而对于原本只是将外卖作为日常经营一部分的传统餐厅或咖啡馆而言,如今突然要将全部精力与业务都投注在外卖上,更不必说还扛着高房租与高运营成本——自然难免会有些力不从心。
“这真的很难,”  澳洲知名中餐连锁天同餐饮(Taste of Shanghai)的董事长杜女士(Jennifer Du)深深地感慨。
据悉,在澳洲封锁令启动升级后,天同目前除了仅有4家门店(分别位于Ashfield、World Square、Eastwood和Burwood)仍然处于开放经营并仅接受外卖服务之外,其余店面均已暂时关闭。
“每一次打仗,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杜女士补充,其实在封锁令正式实施之前的一星期,天同就已经开始将业务重心逐渐转移到了外卖上。
“但你不能仍然用经营餐厅的方法,继续去经营线上订单。”
她总结称,餐厅能够开展线上订单服务的核心要素主要可包括以下三点:
1.一个具备商用厨房与停车场的分发中心2.通过手机App、小程序、微信群等形式实现的电子订单3.足够“硬”的产品
“为什么会有难处?”
接着自己抛出的问题,杜女士也兀自给出了解答,“只做外卖,就意味着不能再采取原先的堂食菜单,而是必须根据外卖模式不断地更改、精简菜单。”  
据悉,天同目前线上销售的产品,主要包括生鲜冷冻类与已加工的家常菜两类。

天同目前在线上销售的其中几项产品 / 来源:被访者供图

“而且这个模式也未必赚钱。在那些外卖App上,平台抽取的佣金比例一般多达12-20%,Uber Eats甚至会抽30%,” 杜女士说。
然而,如果不通过高佣金的第三方平台,比如公司员工直接与顾客在微信上对接下单——这种模式放在物流落后的悉尼,对于员工处理订单信息的能力与送餐效率便又是一个全新而巨大的考验。
“整个天同团队都扑在上面,从客服加客入群、滚动放菜单、加私信填地址、下订单到打包配送…”
她补充,“客服早晨像农民,晚上像IT一样起早摸黑…送餐员如果不是经常开车的,就得用谷歌地图规划路线,还会遇到意外因素——比如前两天下大雨,主厨在送餐路上车子抛锚,还是其他同事前去解救的。”
杜女士诙谐地坦言,目前该公司几乎所有核心员工和她的家人都跑到了送餐的第一线:
“保家卫国!”

杜女士的儿子路易(左)成了天同的“网红外卖小哥” / 来源:受访者提供

“我们确实都是豁出去在做这个”,说到此处,她刚刚有些高昂的音色却似乎又低了下去:
“但也可能只是杯水车薪。”
“——说实话,这不是一个盈利的模式。营业收入其实也刚刚只够负担人工的,付不了房租。”
采访的最后,当被问到澳洲政府的企业补贴以及银行信贷延期政策是否对她的企业带来了帮助时,杜女士给出了一个听起来颇有些五味杂陈的回复: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的电话都打不通。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明天自己试试看。”

END
其实很多关注澳洲财经见闻的朋友,可能看过我们在2月5日刊发的这篇文章:
“我们都看不到头”:疫情突袭下,在澳洲的华人商户关店还是死撑?
当时为了撰写这篇报道,我走访了一些在澳洲的华人商户,其中就包括天同餐饮的杜女士。
那时,疫情才刚刚开始在中国爆发,在澳洲的华人餐饮业虽然也受到了波及,但仍然在“求生”的边缘试探。
只是不管是对于我还是受访者而言,那时的我们或许都不会想到的是:
时间还没过去两个月,疫情在中国已经逐渐得到了控制,却在包括澳大利亚以内的其他国家发展成当下这样严峻的局面。
而此时此刻,不论阅读着这篇文章的你身处何方,我仍然想把当初在那篇文章里最后说的那句话,再次送给那些在疫情中不愿闲着的每一个人,以及不愿放弃的每一个企业:
昨天,我们可能还在为薪水与利润拼搏;那么今天,我们就是在为生死拼搏。


您对澳洲餐饮业在疫情中的自救措施有什么建议吗?欢迎在下方评论告诉我们。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