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Geocon

原创 | 出国读书不再是“躲避”高考!中国教育走向国际化

06月08日 10:45:58

前言

 

2018年的高考已经逐渐进入尾声了,对于一个学生来讲,这一次考试可以说是人生的重要转折点。结束之后有三条很明显的路:升学;出国;就业。升学之路自不必说,十年寒窗换来名校通知书可以说是中国教育模式中最大的特色。就业之路其实在近年来并不多见了,因为随着高校的扩招,“考不上”大学的现象越来越少见。

 

 

出国留学这条路则可以说是近年来讨论热度最高的一条路了,从留学国家到学校;从年龄到专业。而近期还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传统观念中有钱人家的小孩才出国情况正在逐渐发生改变。

 

《2017出国留学白皮书》中指出:留学人群中“成绩不好才出国”、“特别有钱才出国”的比例逐年降低。更多家庭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将对子女的教育投入视为对子女未来的一笔不可省俭的长期投资。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的4万人采样调查显示,仅3%的中等收入者有移民的倾向,但他们中的30%有将下一代送出国的意愿。

 

此外,对2008至2016届本科毕业生留学的家庭职业阶层调查数据显示:2016届中“管理阶层”基于普遍较高的收入水平始终居于首位,占比约26%;排在第二位的是“专业人员”家庭,占比接近26%;而“产业与服务业员工”家庭约占17%。

 

 

写到这里,很多人都觉得之所以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愿意将自己的孩子送往海外,主要的原因就是整体收入水平的提高。当然这是肯定的,毕竟有钱才好办事。

 

那么除了钱之外,还有什么原因是驱使本身并不富裕的中产阶级前赴后继的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呢?

 

阅读导航

一、国际学校兴起 教育目的改变

二、“虎妈”不再流行

三、希望下一代移民海外

 

 

国际学校兴起 教育目的改变

 

在以前很多家长的观念中,高中生最大的任务就是高考,在校三年的一切活动都要围绕最后的高考来展开。

 

不过在进入千禧年之后,这一切正在开始发生悄然的改变,很多学校培养孩子的目的不再是为了高考,其中最为直观的现象就是国际学校的兴起。

 

中国教育法体系并未明确定义国际学校,传统的国际学校指为在本国生活的外国侨民提供母国基础教育的学校,随着其慢慢走入大众视野,它以国际化课程设臵、全英文授课等优势吸引着本土的学生和家庭,逐渐开始招收国内学生,并开始成为了本地学生出国留学之前的一个跳板。

 

从发展过程来看主要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1

1980年到1989年是初步发展期,仅3所国际学校且都是外籍国际学校,只招收持有外国护照的学生,被称为“外国人的学校”。

2

1990年到1999年是迅速发展期,1993年开始我国民办教育逐步放开、改革开放不断推动下,公立学校国际部新增6所,但基本只招收外籍学生,民办学校开始出现。

3

2000年到2010年是高速发展期,公立国际学校国际班疯狂出现,民办国际学校兴起,外籍子女学校增多。

4

2010年到2016年是转型变革阶段,外籍子女学校增长缓慢,民办国际学校呈30%增长率发展,同时更加强调中西融合。

 

 

这些学校的教学模式也都采用“中西合璧”的方式,学生由当地汉语教师教授数学,汉语和价值观教育等课程。

 

同时,他们学习了一系列西方课程,这些课程由西方外籍教师和中国双语教师共同教授,涉及英语,艺术,音乐,体育,科学和哲学等学科。

 

最为重要的是,这类学校的毕业生往往在入学的开始,就是以出国留学为最终目的。国际学校的普及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国内家长的观点:那就是高考不再是唯一的出路了。

 

 

“虎妈”不再流行

 

前几年,一位来自美国耶鲁大学华裔教授蔡美儿发布了一本名为《虎妈战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的书籍一出版,引爆了全世界对东西方教育方式的大讨论。

 

 

蔡美儿为两个女儿制定十大戒律,自称“采用咒骂、威胁、贿赂、利诱等种种高压手段,要求孩子沿着父母为其选择的道路努力”。7岁的女孩,因为一首钢琴曲弹不好就被强迫从晚饭后一直练到夜里,中间不许喝水或上厕所。

 

而就在这种培养模式下,蔡美儿的两个女儿在长大后均取得了傲人的成就。一时间国内对于这种高压的教育方式再次开始推崇,更有后来红极一时的电视剧《虎妈猫爸》的出现。就在大部分人认为这一教育方式将再次成为主流的时候,现实则大大出乎了大多数人的预料。

 

根据南澳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Australia)教育学院的研究结果显示,目前澳洲很多来自中国中产阶级留学生父母,他们在中国的教育经历中取得了成功,却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拥有和他们一样的教育经历。

 

这些中产阶级的父母,往往年龄都不是很大,他们希望子女拥有更广泛的世界观,能够流利地使用英语和中文,更希望他们能够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在小小的年纪就被案头上的考题试卷所埋没。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们的子女依旧在澳洲本地展示出了强大的竞争力。

 

中产阶级父母的这一教育观点,也成为了他们送自己的孩子出国留学,乃至留学低龄化的重要原因。

 

 

希望下一代移民海外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Australian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简称AAIE)发布了《2017澳大利亚中小学留学年度报告》。

 

报告显示,根据澳大利亚联邦教育部最新公布的国际中小学留学生人数数据,截至2017年10月,澳大利亚国际中小学留学生人数为25740人。

 

在这25740名澳大利亚国际中小学留学生中,中国中小学留学生13550人,占澳大利亚国际中小学留学生总人数的52.6%,其他在澳大利亚国际中小学留学生人数上占比较高的国家和地区依次为越南、韩国、中国香港、德国与日本等。

 

同时,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新南威尔士州、昆士兰州与南澳大利亚州是澳大利亚国际中小学留学生选择最多的主要就读地区。

 

而根据全球化智库(CCG)发布的《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7)》显示,在广大留学生的出国理由中,除了“学习先进的知识和技能”等教育和各发展层面的因素之外,能够在毕业之后移民海外成为了主要的理由之一。据统计数据显示,抱有这一目的大洋洲留学生比例有将近15%。

 

 

相较于英国和欧盟国家的严格管制,以及美国类似于“碰运气”性质的抽签制度之外,澳洲的职业技术移民制度则显得更有可行性,尽管目前制度日益严格化,但是依旧吸引了不少中产家庭。

 

甚至有些中产家庭选择自己移民过来,然后顺便带自己的孩子来澳洲念书,不少人放弃了国内颇具前景的工作,选择来澳重新开始。

 

END

 

这里我们不会对中产付出高额代价送孩子出国留学的现象作出评价,因为每个人个例不同,情况自然也不尽相同。有的孩子明白父母的苦,来澳之后刻苦努力,先天努力后天勤奋,最终既无愧于父母也实现自己的理想;而有的孩子则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不过近些年来很多机构都以“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为理由,来说服那些摇摆不定的父母,则显得不那么站得住脚。

 

“千万别输在起跑线上”,在我看来这句话可以说是中华五千年历史中最不讲理的一句话了。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成千上万的孩子还没怎么享受童年的欢乐就开始不断的上补习班;让那些本来收入并不高的中产父母节衣缩食,甚至举债送自己的孩子出国深造。在选择是否送孩子出国这件事情上,更应该征求孩子本身的意见和量力而为。

 

 

须知人生并不是百米飞人大战,起跑的优势无限大。人生更像是一个长距离的马拉松,你何时见过马拉松长跑冠军会在起跑的时候争一时之长短,更重要的是在长距离的奔跑中能否做到坚韧不拔,努力向前。

 

祝所有同学高考顺利,前程似锦!

 

热点新闻2018年06月22日 星期五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