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AFN

澳大利亚“两副面孔”对中国,《外交白皮书》暗藏何种玄机?

11月29日 09:56:26

 

导语

澳大利亚上周公布了《外交白皮书》,这是澳大利亚14年来首次全面检讨外交政策方向。这份白皮书预测未来十年亚太区将会发生巨大变化。但在该文件中,澳方针对南海问题,作出“不负责任的言论”,遭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驳斥!中澳关系真如我们看到的那么稳定吗?

 

外交部回应澳洲外交政策白皮书

 

 

澳大利亚近日发表的外交政策白皮书,充分肯定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对澳而言是重要机遇,澳方致力于同中国发展强劲、富有建设性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欢迎中国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

 

但就中国南海和网路安全问题,警告其中潜在的危险,指出中国不会遵守二战以来“基于规则的秩序”。称中国正在填补地区的安全真空,导致危险性增加。

 

关于以上言论,中国外交部对澳方在中澳伙伴关系及双方经济合作的共识表示欢迎,同时对南海问题的观点表示严重关切,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回应称:

 

白皮书对中国发展和中澳关系总体评价积极,但在南海问题上发表的言论不负责任。当前南海形势趋缓趋稳,澳大利亚并非南海问题当事方,在有关领土主权争议上不持立场。中国外交部敦促澳大利亚恪守承诺,停止对南海问题发表不负责言论。

 

事实上,目前中国和东盟国家已达成一致,本着“双轨思路”,直接由当事方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议,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努力维护南海和平与稳定。因此域外国家,像澳大利亚,应当尊重这样的努力。

 

关于中国是否遵守战后基于规则的秩序问题,外交部也表明,中国一直遵守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规则,战后规则和秩序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不是任何国家单方面定义的。

 

中澳都是亚太地区重要国家。深化中澳关系,有利于促进本地区及世界和平、稳定与繁荣发展。

 

中澳长期友好关系

 

中澳自1972年建交以来,在政治、文化、经济、教育等多方面保持着密切的互动往来,2014年中国宣布与澳大利亚提升至全面战作伙伴关系,2015年签订中澳自贸协定,促进两国经济往来及未来发展。

 

2017年,正逢中澳建交45周年,共同来回顾下中澳两国大事记:

 

1972年12月

1972年12月21日,中澳两国建交。

 

1973年10月

澳总理惠特拉姆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周恩来总理主持会谈,毛泽东主席和邓小平副总理分别会见。

 

1980年5月

李先念副总理访澳,同弗雷泽总理举行了会谈。中澳双方商定,两国外交部建立副部长级政治磋商制度。

 

1984年2月

澳总理霍克访华。同年7月澳在上海设立了总领馆。9月,中澳签署《中澳航空协定》。

 

1986年9月

万里副总理访澳。期间,万里副总理与霍克总理联合宣布成立中澳部长级联合经济委员会的消息。

 

1991年12月

中国经贸部李岚清部长率团出席在澳举行的中澳第五次部长级经联会。

 

1993年6月

基廷总理访华,强调澳将进一步调整对华政策,发展同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关系,两国友好合作关系进入一个新阶段。

 

1996年9月

澳众议长霍尔沃森率团出席在北京举行的各国议会联盟第96届大会。

 

1997年5月

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对澳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1999年5月

澳副总理兼贸易部长费希尔访华。

 

1999年7月

澳总检察长威廉姆斯、外长唐纳先后访华。

 

1999年8月

中澳在京举行了第三次人权对话。9月,澳众议院副议长内尔访华并前往西藏自治区进行了参观访问。

 

1999年9月

应澳大利亚总督迪恩的邀请,江泽民对澳进行了为期5天的国事访问,这是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澳。江泽民主席先后与迪恩总督、霍华德总理等澳大利亚领导人举行了会谈。双方一致同意积极拓展两国新的合作领域,建立中澳面向二十一世纪的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全面合作关系;同时同意在加强两国现有对话与磋商机制的基础上,建立中澳两国领导人以及两国外长之间一年一次的定期会晤机制。

 

2001年10月

澳总理霍华德和外长唐纳来华出席上海APEC会议。

 

2002年5月

澳总理霍华德来华进行工作访问,江泽民主席、李鹏委员长会见,朱镕基总理与霍举行会谈。

 

2002年9月

应澳参众两院议长邀请,李鹏委员长对澳进行正式友好访问,会见了澳总督霍林沃思、总理霍华德、众议长安德鲁、参议长卡尔弗特和反对党领袖克林。

 

2003年8月

霍华德总理应邀对中国进行工作访问。

 

2003年10月

胡锦涛主席对澳大利亚进行国事访问。

 

2006年4月

温家宝总理对澳大利亚正式访问,并发表重要演讲,双方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和文件。

 

2008年4月

澳总理陆克文首次正式访华并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

 

2010年6月

习近平副主席访澳,并签署多个能源、资源、科技相关的经贸合作协议。

 

2011年8月

澳副总理兼国库部长斯旺访问广州并出席2011年中澳中澳经贸友好交流会议。

 

2014年11月

习近平主席对澳进行国事访问,将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2015年12月

中澳自贸协定正式生效。

 

2017年3月

李克强总理对澳进行正式友好访问,进一步推动了中澳关系向前发展。

 

中澳的经贸往来在九十年代末以后发展速度尤为惊人。2000-2002年,中澳贸易额超过建交初期20年的贸易总额。

 

自2015年底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签署,贸易总额增长3.7%。仅2016年全年,澳大利亚进口总额62亿澳币,出口中国93亿澳币。对未来经济发展的展望中,白皮书预计中国2030年的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大概42万亿美元,几乎是美国和欧洲的两倍。

 

印度的购买力到 2030年会增长250%,印度尼西亚将会增长两倍。而日本在未来十年预计不会有明显增长。接下来,中国在澳大利亚矿产资源出口、旅游和教育服务领域将持续占据主导地位。

 

从过去到未来,中国无疑不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双边贸易合作伙伴。

 

中国对澳大利亚自建交以来秉持着合作互利的信念,始终以良好姿态维系两国的合作关系,并在2014年将对澳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一关系的转变意味着中国更加重视与澳洲的友好往来。

 

不可否认,两国在战略、政治和外交问题上存在差异,但这并不妨碍澳大利亚在其他领域对中国的战略价值。

 

图片来源:知乎@白心子

 

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双边贸易合作伙伴,中国应当得到合理的尊重。虽然白皮书承诺澳大利亚将致力于“积极主动地与中国交往”,但自2017年1月26日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当日在洛杉矶举行的美澳合作论坛上发表讲话),澳大利亚所有关于中国的评论都是负面的。这种双面的、不负责任的态度,让人疑惑堪培拉真正的意图。

 

澳大利亚两副面孔对中国,这样好吗?

 

 

除了表达对中国的立场,白皮书中还强调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以及南亚地区的重要性,澳外交部长毕晓普(Bishop)说:“最终目标是在印度太平洋范围建立开放的自由贸易区域。”

 

其预计“澳大利亚与东盟国家的贸易往来将超过第二大双边贸易合作伙伴——美国”。

 

通过TPP,同欧洲、英国的自由贸易协议,以及印度太平洋自由贸易区等合作框架,澳大利亚意在向中国传达一个明确的信息——澳大利亚的经济支持有其他的选择。

 

白皮书一方面明确中国对澳大利亚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似乎透露着,中国的崛起一定程度上依赖于澳大利亚的支持,并暗示对中国未经允许而“过分”崛起的不满。

 

环球时报发表评论称澳大利亚对经贸合作伙伴给予的经济支持,未表达该有的感激。事实上,澳大利亚并没有自认为那么重要,同时也没有足够的实力通过这次白皮书影响东盟国家以及华盛顿的想法。

 

前外交部长和新南威尔士州州长、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协会主任Bob Carr发表文章称“白皮书完全是基于一个错误的推断——特朗普会同意澳大利亚的观点”。东盟国家作为中国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也许会听到澳方的声音,但是并不会改变与中国之间的战略合作关系。

 

环球时报作为知名海外媒体,虽然不代表任何官方看法,但我们也可从中感觉到中国高知阶层对澳大利亚外交态度所表露出的失望。

 

然而,澳外交部长毕晓普对于中国对澳白皮书的不满未作过多关注。她近期与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会面时,大使对中澳关系仍然抱持非常积极的态度。她表示北京表达了对白皮书中立场的尊重。

 

白皮书一直在强调中国的崛起和蓬勃发展是依赖于以法律为基础的自由国际贸易秩序,而非在混乱及冲突矛盾之下。

 

虽然这次澳大利亚没有像2009年外交政策白皮书那样上升到控告中国的顽劣之姿,但在国际贸易这盘大棋中,赌注很高!2017年澳大利亚既然选择了这样的立场面对中国,那只能希望它坚强。

 

环球时报称中国已经虽秉持一贯的友好态度,但已准备递出一张冷板凳给澳大利亚坐坐了。

 

正如白皮书中所说,事情变化速度非常快。因此唯有忠告澳大利亚:在政治博弈中,可谓每一天的关系都可能发生变化,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唯有经济贸易关系是最稳固、最可靠的。

 

中澳关系该如何定位?

 

实际上,白皮书意味着澳大利亚将在军事上加强与美国同盟,拉拢印度尼西亚,与日本战略联盟,以及深化、拓宽同中国的经贸往来。

 

虽然澳大利亚知道最大的经济客户是中国,然而白皮书依然对以中国为主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三缄其口,而进一步支持以美国为首的世界银行,IMF、NATO。

 

通过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白皮书看出,澳洲政府方面的态度很明确,美国的霸权时代还未过去,亚洲时代刚刚开始。然而,前澳大利亚总理Paul Keating(现于新南威尔士大学担任公共政策学客座教授)最近在《澳大利亚外交事务》上提到,美国在亚洲将不再拥有霸权地位,但是它能担当一个调停或平衡的角色。这也适合澳大利亚,因为其意在在中国过度强硬时(例如:在黄岩岛周围进行疏浚)启动权力的平衡。

 

澳大利亚经济发展长期依赖于沿海区域的和平相处与沟通往来,澳洲政府应该继续致力于维持亚太地区的紧密、友好关系。

 

中国是礼仪之邦,我们非常希望看到中澳双方共同努力,不断增进政治互信,拓展互利合作,妥善处理分歧和敏感问题,维护两国关系健康稳定。

 

持续自由的贸易往来是中澳之间的友谊桥梁,和平互惠,友好合作才能更好的推动双方未来的持续发展,对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稳定和平做出贡献。

 

热点新闻2018年01月18日 星期四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