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金融真相:延期还贷掺水?银行阳奉阴违!帮客户还是救自己?

阅读导航

  • 前 言
  • 只想着挣钱
  • 不同机构观点
  • 老大怎么说?

前 言

经过此次新冠疫情的打击,相信没有人想要再听到“史无前例(Unprecedented)”这个词语。

然而,史无前例却又恰恰是对成千上万澳大利亚普通民众生活的最真实写照。

自3月以来,多个行业几乎在一夜之间关闭,数百万的工人赋闲在家。几乎在同时,澳大利亚银行推出了延期还款的政策。

有人说,这是对面临财务压力借款人的救济;也有人认为,这纯粹是银行为了避免自己的财报太难看。

那么,银行是否真的做了足够多的工作,以帮助深受新冠冲击影响的数百万客户呢?

1

只想着挣钱

社会工作者杰西(Jessie Dunphy)显然不这么认为。

她说:“每次打开Facebook,银行的广告总是非常醒目。并且,所有的广告词都是关于帮助他人,例如:我们会照顾您, 请与我们联系……”。

“然而,这并不是我们的真实体验。”

“有一点,我真的很担心,很多澳大利亚人并不像我这样幸运。他们的生活真的非常困难,而银行基本上只是想要从他们那里赚钱。”

由于开始休产假,杰西家里的开支暴涨。

在收到一封银行有关新客户享有优惠利率的邮件后,她仿佛看到了省钱的机会。

邮件上的广告看起来非常具有诱惑力,并且诚意满满,说什么只要通过邮件链接点击同意、然后接到电话表示同意后就可以获得更低的利率。

然而,一顿瞎忙活之后,杰西才发现优惠并不适用于固定住房贷款客户。

回忆起整个过程,她说:“银行工作人员回复’哦,不,不,不……实际上您只能拥有现有利率水平。”

“如果您想要换到利率更低的产品,也可以。只不过您需要支付1.3万澳元的违约金。”

对于银行工作人员的回复,杰西震惊了。由于使用固定期限还不到一年,她拒绝了。

她说:“这就是银行所谓帮助我们的方式。”

“事实上,他们正在像和我一样的客户那里赚钱。尽管,不少人目前陷入了困境,但是银行想的只有两个字,就是赚钱。”

据了解,杰西口中所说的银行并非什么小银行,而是四大银行之一的西太银行。

对此,西太银行的发言人表示,银行不会对个例予以置评,但是一直在帮助像杰西这样的人。

该发言人表示:“固定利率房贷由客户选择存在一定的期限,一般是1-5年。如果在约定期限到期前,客户终止合约,则可能需要支付终止费用。”

2

不同机构观点

Shaw &Partners银行业资深分析师布雷特·勒·梅苏里尔(Brett Le Mesurier)指出,随着管理成本的增加,在目前这种形势下,银行几乎没有获利。

他解释说:“尽管他们可能在赚一些钱,但他们并没有从中赚很多钱。”

据其分析,在新冠疫情带来的危机下,银行不得不疯狂地转移人员和资源,通过出售和处理贷款转向保护客户。

他说:“目前,没有人试图对客户太苛刻。”

“尽可能让更多的客户不要陷入财务困境,这一点符合所有人的利益,不只是银行,还有监管机构。”

“当然,他们这么做也的确是想让客户最终能够履行贷款偿还义务。”

勒·梅苏里尔指出,瞬息万变的环境给银行员工和系统带来了巨大压力。目前,很多问题并非澳大利亚特有,而是国际性普遍面临的问题。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结果是银行和客户利益保持高度一致。”

同样,消费者权益组织Choice对四大银行的新冠援助计划进行了审查。关于贷款延期,Choice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信用卡利率高居不下成为了一个重要的隐患。

Choice首席执行官艾伦·柯克伍德(Alan Kirkwood)表示:“四大银行信用卡利率大都在20%左右,甚至更高。”

鉴于澳储行(RBA)已经将现金利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0.25%,对于四大银行在过去几年中持续上调信用卡利率的做法,艾伦进行了抨击。

他说:“许多陷入困境的澳大利亚人往往对个人贷款和信用卡等产品的依赖程度特别高,特别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

“如果银行真的想帮助遇到麻烦的人,信用卡利率则是首先应该改变的东西。”

Choice首席执行官:“我们需要把客户当人,而不是盈利的工具。”

3

老大怎么说?

谈到澳大利亚人的财务状况,也许没有比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更了解的金融机构了。

用数据说话,CBA是澳大利亚最大的银行,拥有超过1700万客户。其中,很多是通过政府垄断性学校银行项目Dollarmites所绑定的客户。

因此,我们经常会听到,在澳大利亚,您的孩子对CBA而言价值上百亿的说法。

此外,CBA拥有澳大利亚抵押贷款的最大市场份额,价值接近4,500亿澳元。

因此,无论是出于投资的目的,还是了解经济基本面的目的,CBA的财报都是很好的参考,同时也是金融界最为关注的话题。

这家银行于周三公布了全年财报,结果怎么样?情况看起来还不错。

遭遇这么大的疫情,CBA的利润虽然较上年同期减少了11.3%,但是仍高达73亿澳元。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CBA的股东而言,董事会决定期末派息每股98澳分绝对是意外的惊喜。

要知道,经过疫情的洗礼,很多上市公司都取消了派息。

相比之下,CBA的派息超出市场预期。这不仅证明了CBA资产负债表的实力,也代表其已吸收新冠冲击所造成的影响。

这么看来,像前文中杰西这样的民众会认为银行只是赚钱也并不无道理。

值得注意的是,CBA的利润大幅下滑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即贷款减值准备金激增。

考虑到新冠疫情相关的损失,CBA目前的贷款减值准备金总额达到64亿澳元,较上年增长了1/3。

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8%的住房贷款(总计480亿澳元)和15%的商业贷款申请递延还款。

在这些递延房贷中,有14%的借款人正在接受留职补贴(JobKeeper)付款。

换句话说,递延房贷客户中有1/7工作。

换算成数据, CBA失业客户欠该银行超过60亿澳元。

如果类推至其它所有银行和贷方,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数据。

鉴于实际失业率仍在上升,预计到圣诞节将达到13%。对于最终需要偿还的巨额债务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CBA的财报已经曝光了问题的严重性。并且,疲软的经济前景预示,就业市场尚未触底。因此,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澳大利亚人能够在递延到期时可以重新付款。

当然,银行和联邦政府可能会有所行动。毕竟,掀起一波违约和坏账并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相反只会挫败经济复苏的前景。

但是,目前尚不清楚,如果政府支持被撤回,或者失业率居高不下,那么这些递延贷款中有多少最终能够偿还。

甚至,连CBA都没有答案。

结语

回溯过去,皇家委员会的调查揭露了银行很多的丑闻,澳大利亚的银行声誉因此遭受重大打击。

因此,市场人士指出,眼下的疫情实际上给了银行一个难得的机会,即向客户证明它们值得信任。

然而,杰西表示,感觉太迟了。

她说:“在这样的时候,如果银行真正关心澳大利亚人,他们机会帮助像我这样的家庭。”

“如果他们真的有心想要提供帮助,他们会减掉一些费用。这是一个很好的姿态,可以帮助人们,可以帮助经济。但是,事实却是他们在玩危险游戏。”

参考来源: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8-12/banks-coronavirus-assistance-could-be-improved-choice/12545684?section=business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au/australian-mortgage-deferral-jobseeker-jobkeeper-2020-8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