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FIRB对外国投资的打压,可能引发澳洲农业“断粮”

疫情期间,联邦政府对外国投资的限制,可能会使澳洲农业面临严重的资金问题。

近几年来的持续干旱,已经使澳洲各地很多农民陷入财务困境。而现在随着邻国陷入困境,来自国外的买家又被挡在市场门外,一些农民可能掉入“流动性陷阱”。

上个月,澳洲财长Josh Frydenberg宣布,澳洲政府对外国资本收购的资产审查门槛,降到了0澳元。这意味着所有收购澳洲企业的海外买家,都需经过澳洲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审批。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也对这一决定表示拥护,称这将有助于防范外国对澳洲资产的“掠夺性”收购。

但招致了投资者和农业顾问的批评,他们认为,这些变化将加大农业企业获得投资的难度。

资金短缺的风险

澳洲的经济一直严重依赖外国资本和劳动力来拉动,尤其是在农业方面。

澳洲土地管理首席顾问 Paul McKenzie表示,尽管他能理解政府的动机,但这种压制将导致“意想不到的不利后果”。他表示,政府的干预将减少外国资金的流入,进一步使农民和企业的信贷来源枯竭,本来这些企业目前已经受到了银行处理贷款延迟的打击。

他说:“政府打压外国资本也要看在什么领域。目前在某些领域需要额外投资,而不是减少投资。”我们需要相当谨慎地对待FIRB变更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以免加剧流动性陷阱。对于那些希望出售土地的家庭来说,这一切都可能导致严重的负面结果。”

警惕由来已久

本来,中国资本的大量涌入,已经引起了澳洲监管机构和立法者的警惕。

2015年,中国公司岚桥集团(Landbridge Group)以大约5亿澳元的价格,拍下了达尔文港(Darwin port) 99年的租约。达尔文港是澳洲北部的一个战略港口,海军陆战队驻扎在那里。该协议曾在澳洲民众中引发激烈的争议。

2018年,澳洲又决定阻止华为参与其5G网络的推出,从而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一个将这家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排除在外的国家。同年,澳洲政府拒绝了由香港长江集团牵头的财团,以130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天然气管道公司APA集团的交易。

去年,中国蒙牛乳业以大约15亿澳元的价格收购了澳洲婴儿配方奶粉生产商贝拉米(Bellamy’s),也引发了另一场争议。虽然澳洲的高质量婴儿配方奶粉对中国消费者极具吸引力,但此次收购引起了澳洲人对贝拉米产品食品安全的担忧。

国家利益“必须放在第一位”

ASPI的国防战略和国家安全主管Michael Shoebridge也支持FIRE的限制令。

Shoebridge表示,在紧急情况下,澳洲必须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FIRE的打击行动将确保当地企业和资产不会成为投机收购的牺牲品。

“粮食安全是我们关键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相信农业领域的外国投资肯定也考虑到了这一点。”

尽管其他人对此表示担忧,但他指出,澳洲财长并没有禁止外国投资,而是会择优录用。

Michael Shoebridge表示,国家利益应该是目前澳洲的首要考虑点,在这种情况下,不能让市场自行运作。”

这个时候,外部评估显得非常重要了。FRIE需要考虑的问题包括:

“对像农业这样的重要资产进行投资的商业体应该是什么?”

“这些投资是会让澳洲在疫情之后处于更好的经济地位,还是它们是掠夺性的,违背了我们的战略利益?”

 “如果他们非常积极,有助于我们未来战胜疫情,那他们应该受到欢迎。如果他们有其他动机,那就应该拒绝。”

参考资料:

https://www.abc.net.au/news/rural/2020-04-16/coronavirus-foreign-investment-crackdown-sparks-warning-farmers/12150292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