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部分必要工作者再难申领“封城补贴”!疫场评估方式改变,不被流调不算密接

《每日电讯报》9月14日报道,由于新州卫生厅不再对“低风险”场所进行接触追踪, 大悉尼地区可能接触到病毒的必要工作者,将面临不再有资格申领“封城补贴”。

报道中称,随着新州卫生厅将工作重点转移至偏远地区,接触追踪人员将不再对部分低风险场所进行接触追踪。

因此,对于可能在低风险场所接触到病毒的必要工作者来说,就算需要隔离两周, 也不再有资格申领1500澳元的“封城补贴”了,因为新州卫生厅没有对他们的工作场所进行接触追踪。 而被认为是密切接触者且需居家隔离的临时工,只有资格获得一次性的320澳元“隔离检测补贴”。

新州卫生厅的一名发言人表示:“我们将加快接触追踪进程,进行深入调查,并确定任何其他密切接触者。” “如经过调查,确定了高风险场所,我们就会通过二维码的信息确定并告知可能光 顾过该场所的人。”

悉尼部分必要工作者再难申领“封城补贴”!疫场评估方式改变,不被流调不算密接

(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在9月13召开的例行记者会上,新州卫生厅的Jeremy McAnulty证实,新的风险评估策略经过了深思熟虑,决定将工作重点放在高风险场所。

McAnulty表示:“根据我们过去18个月的经验来看,我们已经能够确定哪些地方的病毒传播风险较高,哪些地方的病毒传播风险较低,” “经深思熟虑,我们决定优先考虑工作场所、监狱、养老院和医院等高风险场所, 这些地方的传播风险增大。此外,我们优先考虑已确认出现了病毒传播的地方。”

McAnulty还证实,在大悉尼以外的低风险场所,接触追踪工作仍在继续。

报道中还称,对于面临潜在感染风险、需隔离两周的临时工来说,一次性的“隔离 检测补贴”根本于事无补。

悉尼超市员工Drew Meehan就是其中之一,尽管她和一名确诊同事一起工作了4天, 但新州卫生厅根本没有联系她。

悉尼部分必要工作者再难申领“封城补贴”!疫场评估方式改变,不被流调不算密接

Drew Meehan(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考虑到Meehan和确诊同事的共事时长,她的雇主说她需要隔离,两周不能工作。

Meehan作为没有病假或年假的临时工,就算与确诊者一起工作了几天,新州卫生厅仍认为她不属于密切接触者。尽管Meehan及其同事需要隔离两周,但也只能获得320澳元的补贴。

Meehan表示:“我们都是最低工资的工作者,我们中的很多人都需要支付租金,我们没有年假,所以隔离期间没有收入。”

“现在,我们也拿不到1500澳元的封城补贴了,虽然这比我们本来能挣的钱少,但还是够付租金的。”

Meehan还表示,她和她的同事在得知自己接触过确诊病例后都感到十分焦虑,“我们有十几个人陷入困境,我们需要补贴。”

“我还算幸运,因为我和我的伴侣住在一起,我还有一些积蓄。但对于我的部分同事来说,他们需要支付租金,但却不能工作。”

据称,Meehan拥有公共卫生硕士和生物医学学士学位,两次申请接触追踪工作遭拒。

《每日电讯报》报道,据了解,上千人员编制的接触追踪小组无法再对悉尼所有疫情场所进行接触追踪,他们的工作重点已转移至高风险场所和新州偏远地区。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