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一直涨,为什么你还是如此恐慌?

阅读导航

  • 惶恐滩头说惶恐
  • 零丁楼市叹零丁
  • FOMO与FOOP的双重恐惧
  • 高收入人群的恐慌
  • 结语
Image

惶恐滩头说惶恐

前几天,与一个华人中介Adam聊起他卖房的那些新鲜事儿,近来风起云涌的澳洲“房事”,忽想起一句文天祥的句子:“惶恐滩头说惶恐 !”

不曾想,这位仁兄应景地对出了下一句,他说该是“ 零丁楼市叹零丁”。

“楼市对滩头”,对得实在好,800年前的文天祥肯定感受不到,太平年月里,人们居然为买房而恐慌。

跨入2021,整个澳洲“房事”烈火被彻底点燃,几乎炙烤着每一个买房人。

从1月底到5月初,不到100天的时间,仿佛失控一样,房价以令人眼花缭乱的方式,在澳洲东南西北快速攀升。

下图便是房市走势图,看代表近三个月的红色就够了,用红色恐怖形容一点不为过。

房价一直涨,为什么你还是如此恐慌?

拍卖前还觉得这房子顶多300万,拍卖后400万都是便宜你的。

半年前买的房子,原样不动拿出来卖,标价竟然可以涨一半!

清空率创下了32年新高,增长率40年最强劲。

疯狂背后,一项调查,近30%的买家表示可以不看房就买房!

乱局之下,不妨从中介眼里,看看疯狂背后的恐慌是什么?

零丁楼市叹零丁

大概10天前,Adam 的一位买家加价20万澳币,“抢到”一套靠近墨尔本CBD的破烂小屋。

但即将过户时,他担忧自己买的是“珠穆朗玛峰”价位,最后宁可不要定金退出了交易。

这栋热火的房子最近一年多时间已经三次被售出,拥挤的拍卖场面,让买家们出价抢房,都变成是冲动之举,回家一冷静,恐慌情绪涌上心头,于是取消交易的一幕开始上演。

作为10多年澳洲地产经纪人的Adam 说,他能感觉到房屋买家们的信心已在临界点上,在这种情况下,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造成买家们夺路而逃。

如今,所有膨胀的商品中,地产是最可观的,这是一场全球全面的泡沫,不只是地产界的。

未来的日子,当中下层买不起房,政府一旦有打压政策,就会随时戳破这场泡沫。

Image

此次房价上涨原因,直接缘于应对疫情的强有力货币和财政政策扮演的关键角色。

地产豪涨,有80%是由于经济性流动过大,只有20%来自基本面,也就是刚需,而就这点可怜的刚需,也被疯狂的房价吓坏了。

8成民众基于“钱多人傻”的理由买房,那就是全民豪赌,既然是赌,怎能不恐慌, 就像赌台上玩21点的小民,有几个能做到谈笑风生, 皮袄下的小我,都是一颗发抖恐慌的心。

Google的报告,“房市何时要崩”在4月的搜索次数暴增2450%。

“为何房市这么热?”这段话则仅在一周内,搜索次数就翻了一倍。

FOMO与FOOP的双重恐惧

澳洲、新西兰两栖经济学家托尼·亚历山大(Tony Alexander)是在地产行业中,我最喜欢的一位独立、有见解讲“实话”的人物。

近30年他在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以及新西兰银行(BNZ)担任首席经济学家,并且是地产行业的专家。

他经常把经济学领域的发展和趋势“翻译”成人们可以理解的语言。 

论道澳洲的这场恐慌,他表示,买家已经从“害怕错过恐慌症”(fear of missing out – FOMO)过渡到“害怕出价过高恐惧症”(fear of over-paying – FOOP)。

房价一直涨,为什么你还是如此恐慌?

FOMO的概念,作为市场上涨的驱动力,在近几个月来,已经随着房地产的抢购和价格的飙升而逐渐为人们所熟悉。

Alexander道,他的研究最新调查提供了许多证据,很多买家表明担心出价过高,“FOOP”正成为越来越多购房者的担忧与内心的恐惧。

购买者开始担心房地产市场的持续上涨能力,并担心他们在市场最高峰期进行购买的行为是否正确。

事实确实如此,进入5月,他们担心市场开始降温的现象发生了。

在他的调查中,房地产中介目前最大的担忧就是买家担心房价正在下降。

“在上个月的调查中,总共有16%的房地产中介表示了这种担忧,这一结果与11月份以来的所有月份大致相同。但是,本月的调查有25%的经纪人表示,这种担心价格下跌的问题是最主要的担忧。”

“中介表示他们看到FOMO的比例从3月份的86%下降到本月的66%。”

涨也恐慌,不涨也恐慌,乱世何以让人谋生?

Image

高收入人群的恐慌

悉尼与墨尔本早就是国际社会的“房屋负担黑名单”,尤其是悉尼,据说40%的高收入夫妇甚至都买不起一套房。

刚刚过去的4月份,悉尼独立屋再上涨2.8%,达到创纪录的115万澳元,大批买家被迫到更远的地方买房。

房子是如此昂贵,以至于许多年收入15万澳元的家庭,这些已经是澳洲富裕阶层,甚至无力偿还一套普通房子的抵押贷款。

最新数据显示,悉尼收入最高的25%的家庭中,只有60%的买家能买得起悉尼的房子,剩下40%的人买不起。

在悉尼,年收入8.6万澳元的中等收入家庭中,只有24.5%能买到房子,四分之三的人买不起带后院的房子。

墨尔本的富人要好过些,71.3%的高收入人群可以拥有一个独栋住宅,只需87万澳元就可以,恐慌症明显没有悉尼厉害。

这种购买力差距,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墨尔本很快就会超过悉尼,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现在悉尼有537万人口,墨尔本有516万。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但在高房价的澳洲,房价恐慌,明显的是人往低处走。

家庭承受的压力正在日益成为人们的心里疾病,特别是低收入、混迹在悉尼和墨尔本这样大城市的人群。

澳洲人仅靠收入和储蓄越来越不足以买得起房产。

结语

混乱的市场,还有混乱的专家预言,混乱在一起,制造出更多的恐慌因素。

看看这二位澳洲顶级经济学家的混乱预测:

澳新银行(ANZ)的高级经济学家费利西蒂·埃米特(Felicity Emmett)预计,2021年首府城市房价仍将上涨15-20%。

他的支撑点是:“低利率将继续,尽管我们可能已经看到了绝对的低利率,澳洲离房价峰值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话音未落,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未来固定利率住房贷款不断上升、人口增长缓慢以及住房可负担性显著恶化,可能会引发房价下跌。

专家按着套路与数据出牌,而市场按不确定性出牌,就像这场横扫世界的疫情,不确定性才是最危险的行情。

人们的恐慌,说白了就是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慌,就像漂泊在零丁洋的文天祥。

恐慌的2021“房事”,有诗为证: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楼市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房契照汗青!”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