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澳储行真的会加息吗?为什么现在放烟幕弹?

0.1%的现金利率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会保持不变,澳储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RBA)的两项重大决定将在7月份等待央行董事会的决定。

RBA乐观地预测,到明年年底,失业率将达到4.5%,这比它曾经希望的要好得多, 但在工资和通胀出现实质性增强之前,该行将坚持自己不加息的立场。

澳大利亚经济正从COVID-19的低迷中强劲反弹,这反映在RBA上调了增长和就业预测。

澳储行行长菲利普•劳伊(Philip Lowe)希望,除了近期的成本压力、技能短缺和 供应瓶颈等商业传闻之外,名义工资和价格数据也表明了经济的快速复苏。

澳储行的最新指导是,至少在2024年之前,复苏是不太可能的。

如果经济持续大幅 超出预期,那么2023年加息的可能性就会略微增加。

0.1%的现金利率将被长期固定,而有关澳储行其它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的两项重大决定,有待澳大利亚央行董事会在7月份做出。

澳储行必须决定延长或缩减其0.1%的三年期收益率曲线目标,以及2,000亿澳元的 债券购买计划。

该计划压低了政府债券收益率,并抑制澳元兑美元汇率低于80美分。

自900亿澳元的JobKeeper工资补贴结束以来,就业市场就一直在发挥作用,这对影响澳储行的决定来说至关重要。

4月份和5月份的两份劳动力报告将在7月份的董事 会会议之前发布。

如果最近的就业增长势头在jobkeeper之后继续,那么将三年期收益率目标从2024 年4月延长至2024年11月的理由将更弱。

就业市场的平庸表现将成为延期加息的理由。

同样,未来两个月公布的就业数据将是澳储行2000亿澳元量化宽松(QE)计划未来 的主要决定因素。

深度分析:澳储行真的会加息吗?为什么现在放烟幕弹?

在今年9月第二轮量化宽松到期后,彻底停止量化宽松的可能性非常小。

从逻辑上讲,澳储行有三种可行的量化宽松选择。

第一种选择是重复出击,在五个月内锁定价值1000亿澳元的第三批量化宽松。

第二种选择是承诺在5个月内减少量化宽松的规模。

第三个更灵活的选择是在一个未指明的时间框架内继续量化宽松,并定期审查债券 购买计划,比如每月左右,就像澳储行承诺的那样。

澳储行董事会将有机会在6月和7月的会议上制定其战略。

美联储并不是唯一的游戏 7月初的会议是在美联储(fed)7月27日至28日的会议之前举行的,因此澳储行可能需要先于全球最大的央行做出决定。

由于担心扰乱金融市场和经济复苏,美联储一直不愿游说缩减购债规模,尽管拜登 (Biden)政府的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提振了美国经济。

一些澳储行观察人士认为,由于担心推高澳大利亚政府债券收益率和澳元,澳储行 不会在美联储之前缩减购债规模。

然而,加拿大央行(Bank of Canada)可能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成功地在美联储之前宣布了缩减购债规模,而且没有受到债券和外汇交易员的惩罚。

结果只是收益率和加元略有上升。

此外,尽管经济增长和就业预测强劲,但澳储行认为,从2022年末失业率降至 4.5%,到2024年前后通胀持续回升至2%至3%的目标区间,之间存在两年的滞后。

RBA预计,2023年中期通胀率将为2%,仍低于最终目标。 财相乔什•弗里登伯格(Josh FRydenberg)的预算目标是将失业率控制在5%以下,这将给澳储行带来帮助。

但货币和财政政策正在对抗过去10年一直在抑制工资和通胀的深层结构性力量。

在货币政策正常化之前,澳储行决心推动薪资增长超过3%,通胀率维持在2%至3%之间。

本文译自John Kehoe,作者是Parliament House, Canberra的经济学编辑。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