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公司

起底中国锂王,100亿债务危机,澳洲投资停摆,川中猛人的“豪赌局”

阅读导航

  • 前言
  • 熟悉的减持套路
  • 川中猛人
  • “豪赌”海外,压垮银根
  • 澳洲业务迷雾重重

前言

11月14日,中国最大的锂矿公司天齐锂业自爆家丑。

天齐锂业发布《重大风险事项进展公告》称,按照公司此前与中信银行牵头的并购贷款银团签署的相关协议,并购贷款中的18.8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24亿元)将于2020年11月底到期,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79.35%。

图片来自网络

据了解目前,天齐锂业已向中信牵头的银团提交了调整贷款期限结构的申请,但目前尚在审批中,存在贷款到期未能成功展期而公司无法及时、足额偿付导致违约的可能性。

1

熟悉的减持套路

回到14日的前一晚 – 11月13日夜。

天齐锂业发布四条重大风险警示:

  1. 不能偿还大额到期债务本息的风险;
  2. 重大诉讼、仲裁事项及相关履约风险;
  3. 项目建设或达产不及预期的风险;
  4. 控股股东持有公司股份质押率过高的风险。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天齐更进一步明确这四大风险所带来的后续后果。即公司业绩将持续下滑、不能偿还大额到期债务,进而导致公司股价下跌,最后将可能发生天齐集团被质押权人要求偿还质押融资或补仓的情形。

然后熟悉的套路再次在股市上上演。

自11月以来,天齐锂业股价累计上涨24.14%,控股股东却频频减持。

天齐锂业控股股东成都天齐实业于11月3、4、5、6、9日,累计减持971.6792万股,单月合计套现2.26亿元。

下半年以来,天齐集团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的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4.3455%,总计套现14.33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天齐锂业的管理层也在减持公司股份。

今年10月,天齐锂业公告财务总监邹军、董事会秘书李波的减持计划,两人合计拟减持37.6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0.0255%,截止目前李波已完成减持离场。

李波 图片来自网络

邹军  图片来自网络

天齐锂业近三个月大宗交易  数据来自:AFN研究院、Wind

对于外界的追问,天齐锂业董秘仅给出了常规的标准回答,“高管减持公司股票是其个人行为,是个人的资金需求”。

除去现有高管、大股东频繁高位减持,天齐锂业的股权质押也处在高位。

截至11月10日,天齐锂业控股股东天齐集团未来一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3.55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75.82%,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4.03%,对应融资及担保余额31.94亿元人民币。

天齐锂业股权质押走势   数据来源:AFN研究院、Wind

该融资及担保余额包括两部分:

  1. 天齐集团质押融资余额22.35亿元人民币,拆借给天齐锂业及其子公司6.09亿元人民币;
  2. 天齐集团为天齐锂业及其子公司融资质押担保金额约9.59亿元人民币,天齐锂业及其子公司实际借款余额为3亿元人民币。

2

川中猛人

天齐锂业成立于2004年,是全球五大锂矿供应商之一,主营业务包括锂矿及锂化工产品、碳酸锂等锂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天齐锂业实控人为蒋卫平。

蒋卫平  图片来自网络

1955年3月蒋卫平生于云南剑川,白族。

1977年,蒋卫平以工农兵大学生的身份入读农机专业校友(现西华大学)。

毕业之后,蒋卫平1982年至1985年在成都机械厂工作,任技术员;1985年至1986年在四川省九三学社从事行政管理工作;1986年至1997年在中国农业机械西南公司任销售工程师,1997年正式下海创业。

这个时候蒋卫平还没有和锂矿搭上半点关系。

下海之后蒋卫平尝试了诸多行业,经过一番折腾后,他最后成了射洪锂业锂矿石供货商,从此他的锂矿事业正式起步。

2004年,射洪锂业正处于破产边缘,蒋卫平以供货商的身份,通过他控制的成都天齐实业集团将射洪锂业100%收购。

此后,射洪锂业更名为“天齐锂业”,并于2010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天齐锂业股权架构  数据来源:AFN研究院、Wind

上市之后的天齐锂业使得蒋卫平有了十足的底气放手买!买!买!

雅江县措拉锂辉石矿

2012年,天齐锂业取得四川雅江县措拉锂辉石矿开采权,该矿属于亚洲超大规模的呷基卡锂辉石矿区西段,锂资源量折合碳酸锂当量约63万吨,该矿奠定了天齐锂业的坚实基础。

2015年,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锂迎来利好周期。天齐锂业主要供应的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暴涨,最疯狂的时候,从2014年10月的4万元/吨,增长到2016年2月的16万元/吨。

从2013年到2018年,天齐锂业营收从近11亿增长到62亿,市值一度高达780亿元。

但好景不长,随着汽车产业自2018年以来销量进入瓶颈期,以及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退潮,作为锂电池上游供应商,蒋卫平的天齐锂业受到很大影响。

这时,蒋卫平将目光投向自己发家的老本行——优质矿山。

但这次豪赌则直接造成了天齐锂业今天的窘境。

3

“豪赌”海外,压垮银根

2014年,天齐锂业利用资本杠杆,斥资50多亿元完成收购澳洲泰利森锂业有限公司(Talison Lithium Australia Pty Ltd, TSX:TLH)51%股权,该公司拥有位于西澳大利亚的格林布什锂辉石矿藏,该矿已开采25年,是目前已开采的的世界上最大的高品位锂辉石开采地。

也正是这笔收购让天齐锂业掌控了国内锂资源供应的话语权,成为电池级碳酸锂的行业标准制定者。

2016年,中国的天齐锂业就决定投资约4亿澳元在西澳大利亚州奎纳纳市建设澳第一个氢氧化锂生产设施;2017年,又决定追加3.28亿澳元投资建设二期工程。

2019年9月,世界上第一间全自动化生产锂的工厂由天齐锂业在西澳正式投入生产。位于西澳 Kwinana 的工厂将来自珀斯以南200公里的 Greenbushes 矿区挖掘出来的锂矿,进行加工生产。这里每年将可以生产4.8万吨氢氧化锂。

Greenbushes 矿区  图片来自网络

2019年,根据澳采矿与勘探企业协会委托商业资讯公司撰写的一份报告,当时保守估计,全球锂产业链的价值将从1650亿澳元增长到2025年的2万亿澳元。这进一步利好已在澳大举投资的天齐锂业。

然后,天齐锂业栽在了另一起“蛇吞象”式的“豪赌”里了。

2018年,天齐锂业与加拿大化肥公司Nutrien公司签订协议,以40.6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9.2亿元)拿下智利锂矿巨头SQM公司23.77%的股权,成为SQM公司第二大股东。加上原本持有的2.1%股权,天齐锂业目前合计持有SQM25.86%的股权。而其当时净资产约为120亿元。

天齐锂业 SQM  图片来自网络

SQM公司是全球锂矿龙头企业,属于全球六大锂矿供应商之一。2017年,SQM公司的锂矿供应量全球占比为16%。

为完成交易,天齐锂业与中信银行牵头的银团签署协议,新增并购贷款35亿美元,其中包括25亿美元的境内贷款和10亿美元的境外贷款。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斥巨资收购完SQM之后,锂价开始大跌。

以碳酸锂产品为例,价格从2018年年初的超过16万元/吨,跌至现在的约4.2万元/吨,下跌逾七成。这导致天齐锂业的盈利和流动资金大受影响。

天齐锂业 营业总收入及增长率  AFN研究院、Wind

受累于SQM股权收购,天齐锂业2019年巨亏59.83亿元人民币,超过此前三年公司的净利润总和。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继续亏损11.03亿元,并且预计全年仍然会亏损13.6亿元至22.7亿元人民币。

天齐锂业 资本机构变化趋势  AFN研究院、Wind

如果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在公司披露2020年年报后有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4

澳洲业务迷雾重重

由于多重因素影响,天齐锂业在澳洲的业务也受到严重冲击。

2020年8月澳洲首个氢氧化锂车间建设成本激增的程度终于得以披露,已推迟的天齐锂业Kwinana项目第一阶段建设成本几乎是最初预算4亿澳元的2倍。

根据中国审查机构引出该公司的披露文件表明,天齐锂业仅Kwinana项目第一阶段完工成本就约为7.7亿澳元。这一成本比天齐原计划在两个阶段的总投入还要多出7000万澳元。

为了等待更好的锂价格,该工程已被搁置。

然而天齐坚称,开发成本上升并未影响其投资主张。天齐表示,Kwinana电池级产品目前与海外买家签订了销售合同,并预测锂将有长期需求。

天齐公司于2016年10月开始建设该车间,最初目标是在2018年底长期调试。

天齐公司7亿澳元的预算包括了第二阶段扩建所需的3亿澳元,其目标是将产量翻一番,达到每年4.8万吨。但是全自动化车间的复杂性、处理此类项目方面的当地经验欠缺、车间设计方面的调整,加上劳动力与材料方面高于预期的成本,很快就导致了工程延误。

然后在2020年初,深交所就天齐锂业2019年年报中的审计师资格提出了质疑,在回应时,天齐公司透露,截至去年3月,Kwinana项目的成本就已飙升至5.91亿澳元。

Kwinana项目   图片来自网络

在宣布开始建设时,该工程曾被誉为西澳州新兴锂产业的标志性项目。但随着天齐锂业考虑出售资产,包括可能出售或退出Kwinana项目,再加上锂价格的低迷和新冠疫情的影响,该项目未来的所有权存疑。

据称,天齐锂业还拥有珀斯东南部Greenbushes锂矿51%的股权,该锂矿已扩建,并为Kwinana项目提供供应。

建筑承包商MSP Engineering就一项有争议的3600万澳元索赔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使Kwinana项目的开发变得更加复杂。天齐锂业拒绝了该索赔要求,并“主张在任何情况下有权收回超过MSP索赔的数额”。

Greenbushes合资公司已经警告称,它可能被迫扣留股息,以支付天齐锂业近1.2亿澳元的逾期欠款。

另外,天齐锂业与美国Ablemarle集团合作生产锂精矿,其债务达1.071亿美元,其中有7350万美元平均逾期7周。

如今,留给蒋卫平的时间不多了,他人生靠“豪赌”一路扶摇直上,眼看即将迎来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的又一次利好,只是不知道他能否挺过这个月的槛。

还是那句话,人生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战战兢兢,兢兢业业。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