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生活

离开大城市!这些身在澳洲的中国人偏偏就喜欢住在乡下

孔先生(Daniel Kong)曾接受过药剂师培训,之后他放弃白大褂工作,成为一名可以环游世界的乘务员。

但在疫情爆发时,他失去了工作。

尽管他一直都住在悉尼,但他还是抓住机会体验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孔先生自称自己是ABC或在澳大利亚出生的中国人,与多数华裔澳籍相反,他选择在澳大利亚乡镇地区扎根。

2016年的人口普查发现,只有不到8%的华裔住在澳大利亚8个首府城市以外的地方。

相比之下,澳大利亚人口有30%以上居住在乡镇或农村地区。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2019年的一项研究也发现,与30年前相比,更多的新移民离开乡镇地区前往大城市。

孔先生则是反其道而行之,最终,他来到了离他长大的大城市几千公里远的地方。

他说,“我在网上看到圣诞岛有一则招聘药剂师的广告,我就申请,结果得到了录用。”

人口普查显示,圣诞岛只有1843名居民,超过五分之一的居民有中国血统。

孔先生自称是一名冒险家,他享受阳光、冲浪和静静看着当地红蟹每年著名的大迁徙。

但岛上的生活方式也是有代价的。

他说,要找到新鲜蔬菜很难,而且成本很高。

他也怀念旅行的美好,希望在疫情结束后再去看看世界其他地方。

陈女士:亲近大自然,感觉像在家里一样 六年前,陈女士(Chen Shi)从中国东北地区搬到这里,现在她对Ballarat的第一印象依然清晰。

“这里非常安静,非常平静,”她说。

她的家乡济南约有870万人口,与拥有11.5万居民的古老金矿小镇Ballarat相比,这里似乎是另一个世界。

陈是一名中医,为了照顾丈夫年迈的父母,举家搬到了这里,她说“也许是我内向的性格。我喜欢(Ballarat)的整洁,这里的人很友好,很多与我在中国生活过的任何地方都完全不同。”

陈更喜欢她在澳大利亚的慢节奏生活。

她每周在她的中医诊所工作五天,在休息日,她沉迷于园艺和与家人野餐。

“我不喜欢夜生活,也不喜欢周末购物,但我喜欢开车到大自然中去感受生活的全部意义。”

150多年前,中国矿工占Ballarat当地人口的近25%。

华人社区负责人张先生(Charles Zhang)说,如今的华人社区只有不到1万人。

陈的女儿,23岁的王文妮(Wenny Wang,音译),在3月份疫情爆发后,最近搬回了Ballarat。

2017年,文妮完成大学时尚造型专业的学习后,一直在墨尔本工作。

让她吃惊的是,她在到达Ballarat仅仅两个月后,就在当地找到了一份社交媒体营销的好工作。

她说,“说实话,我没怎么想过要(搬走),至少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将定居在这里。”

从中国的硅谷到Kimberley游泳 2017年,王文静(Wenjing Wang,音译)持打工假期签证从深圳(也被称为中国的硅谷)来到澳大利亚。

“我在Kununurra居住了四年多,因为我朋友告诉我这里有工作,”她说。

Kununurra是西澳Kimberley地区一个拥有5000名居民的小镇,在珀斯以北3000公里处。

“这里只有两种季节——雨季和旱季,气温有时甚至会超过40度,”她说。

王女士在当地一家酒吧做糕点师,在房东和同事的帮助下安顿了下来。

她说,我很享受我平静而常规的佛系生活。我不再996式地工作(每周6天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并且成功学会了游泳,这是我在中国从未学会的。”

王女士还表示,她很难找到做中国菜所需要的材料,而且当地的中国居民也很少,但这并没有给她造成太大困扰。

然而,她说,她计划最终还是要前往澳大利亚其他地方生活。

“我打算搬去布里斯班,那里的一些朋友告诉我,布里斯班不像悉尼和墨尔本那样拥挤,也不像Kununurra那样安静。”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