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大江湖解局!澳洲赌王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平庸的?

阅读导航

  • 前 言
  • 臃肿的小帕克
  • 肮脏的生意
  • 中国内地赌徒进口
  • 价值24亿的大象

前 言

消失很久的澳洲赌王,小帕克再次回归公众视线。

然而,相比曾经的意气风发,重新露面的小帕克除了臃肿,眼神迷离之外,还有记忆不好。

在新州的听证会上,他说:“我不记得了……”

1

臃肿的小帕克

坐标南太平洋,一艘停泊的豪华游艇上,博彩业大亨、小帕克(James Packer)浮肿的脸庞出现在摄像头前。

然而,这并不是在开什么国际视频会议,而是疫情期间的一场听证会。

作为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曾经的意气风发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臃肿的身躯、闪烁其词的回答……。

在过去长达数年的时间内,小帕克一直往返于阿根廷一个偏僻的牧场和阿斯彭(Aspen)滑雪场,竭尽全力,只为了避免无处不在的闪光灯和追逐着自己的人群。

然而,上周,他别无选择。

在新州博彩监管机构的听证会上,小帕克再次成为媒体的头条。这场听证会围绕皇冠度假集团(Crown Resorts,以下简称:皇冠)的赌场牌照资格进行。

再一次,小帕克的酗酒、抑郁症、以及私生活……无论哪一条,都足以成为媒体的重磅新闻事件。

然而,这一次颠覆观众认知的并非小帕克本人,而是他的整个皇冠集团。

对于这家澳大利亚最大的赌场而言,最高法院法官帕特里夏·贝尔金(Patricia Bergin)和她的律师获取的相关证据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威胁、虐待、摩萨德(Mossad,以色列情报组织)特工、洗钱、中国内地的非法活动……宗宗指控开始进入公众视野。

最为重要的是,赌王何鸿燊的刚刚过世仿佛成为了笼罩皇冠和小帕克、久久不去的幽灵。

新州博彩监管机构的调查启动之前,澳洲媒体曝光了很多针对皇冠不当行为的指控。这些指控也曾引发了人们对维州和西澳博彩机构监管不力的严重质疑。

就在参加听证会之前三天,小帕克本人就警告称,很多过去的事情自己已经不记得了。

为了治疗抑郁症,他服用过很多药物,这些药物带给了他很多副作用,‘健忘’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暂且不论真假与否,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希望这样能够博取法官和调查官员的同情,那么结果很快就破灭了。

尽管小帕克已经不在担任皇冠的董事会职务,但是他仍然被视为皇冠的主要任务。

他可能不再是董事,但是在皇冠,他的地位无人能够取代和超越。

2

“肮脏的生意”

赌场是一门肮脏的生意。不仅是因为它通过在赌桌上捕食人性的弱点,同时也因为它通常和洗钱、有组织犯罪联系在一起。

即便赌场是皇冠最大的生意,但是皇冠也不愿称自己为赌场,而是“综合度假村”。

作为第三代,小帕克于1999年接管了整个家族帝国。作为Publishing and Broadcasting Ltd(简称:PBL)的董事长,小帕克的第一笔大生意就是收购了总部位于墨尔本的赌场Crown(即皇冠)。

在亲眼目睹自己的父亲克里·帕克败走拉斯维加斯和伦敦赌场生意后,小帕克显然想要证明自己,这里面有叛逆的成分,也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味。

年轻时的小帕克显然是意气风发的。

2006年,小帕克与何猷龙合作在澳门开设了赌场。澳门于1999年回归中国。在中国内地,赌场属于非法行为,但是当地经济的飞速发展造就了无数个百万和亿万富翁。

对于小帕克而言,“天哪,那可是不容错过的商机”。

然而,问题来了。何猷龙是何鸿燊的儿子,后者在澳门曾经垄断赌场业务长达30年,并且拥有新濠国际控股权。但是,随后由于涉嫌卷入有组织犯罪的风波,何鸿燊遭到了多方的禁令。

然而,和小帕克的PBL在澳门组建合资企业的另一方正是新濠国际。

就在小帕克签署合资协议的前几周,何鸿燊将新濠国际的控制权转给了他的儿子何猷龙。为此,维州博彩业监管当局给皇冠在澳门的合资企业开了绿灯。

然而,一份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新濠国际的最大股东是维尔京群岛一家名为Great Respect的信托基金,而何鸿燊(被新州政府禁止)是受益人,直至几个月前去世。

然而,就在小帕克和何猷龙于三年前结束合资关系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一切都没有发现。

去年,当小帕克打算将皇冠股份出售给何猷龙时,这个问题曝光了。

事实证明,除了何鸿燊外,新州禁止的黑名单中还包括其他几个霍氏家族的受益人。这些人都不得参与皇冠即将在悉尼完工的Barangaroo赌场项目。

随后,何猷龙取消了控股皇冠的计划,但是这给皇冠和小帕克都留下了太多要回答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答案并不令人信服。当被问及何鸿燊和信托基金Great Respect的关系时,小帕克回答称:“我忘记了。”

3

中国内地赌徒进口

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被称之为中介人、或者豪客运营商。从本质上来讲,这些人就是招揽富裕的赌徒,把他们聚在一起,然后组团到澳洲赌博。

私人包机、香槟、威士忌、豪车、总统套房、美味佳肴……全都“免费”。

只要你把大量现金丢在赌桌上,以上待遇可持续享用。

在澳大利亚,这都是完全合法的。但是,在澳门何鸿燊的赌场,这种模式演变成了各种简单粗暴的花样。

这些曾经只负责招揽赌客的人原来只是将客户带到赌场,然而慢慢地发展成为直接负责这些赌客,甚至拥有自己的VIP豪客房。

这样也就为有组织犯罪人物打开了大门。尽管控制措施已经收紧,但许多公开从事招揽赌客的黑社会团体开始出现在赌场的背后。用内华达博彩管理局的话来说,“通过合法的公共公司、复杂的公司结构门面从事非法活动”。

在2013年的一份报告中,该机构指出,“这类活动包括高利贷、暴力催收、地下银行、洗钱活动等等。”

4

价值24亿的大象

关于皇冠如何使Barangaroo赌场运作始终存在一个问号?

这个价值24亿澳元的项目曾经是小帕克希望以胜利者回归悉尼的象征。作为酒店和赌场综合体,小帕克一直希望能够通过这个项目,威风凛凛地将自己的巨型游艇再次驶入悉尼港。

但今时今日,这个梦想仿佛越来越遥远。

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对公民外汇采取限制,中国的豪赌客又如何来Barangaroo赌场?除非他们通过其他渠道提取现金。

另外,Barangaroo的牌照不包括老虎机,仅适用于高额下注(high rollers)。

关于2016年在中国被逮捕的19名职员事件,新州监管机构的调查发现,有证据表明,在逮捕事件发生之前,皇冠的高管已被警告。

根据中国内地法律,禁止赌博,同时招揽赌徒也不合法。为此,皇冠在华员工均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在上周举行的听证会上,小帕克表示,皇冠在广州运营着一个非正式办公室,自己并不知情。但是,在2016年10月皇冠员工在华因非法招揽赌博被捕之前,他本应知晓这件事情。

错误的记忆已成为听证会的特征。

例如,董事们不太记得,小帕克在皇冠董事会的代表迈克尔·约翰斯顿(Michael Johnston)是否因为潜在的利益冲突而在一次重要会议上缺席。

该公司的法务负责人书亚·普雷斯顿(Joshua Preston)“不知道”澳门的中介人的监管不善。

因此,灾难继续发展。

很明显,小帕克急着想要脱身。但是,上周他作证后,这已经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

新州调查的不利发现将对维州和西澳皇冠的牌照产生影响。

对于小帕克而言,退位可能不是一个选择。

参考来源: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10-12/james-packer-crown-of-thorns-verrender/12752818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