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澳洲铁矿石价格一路飙高!联邦预算就指望它挣钱了!

虽然无法把下周的联邦预算案从新冠经济衰退的黑洞中挖出来,但澳洲的铁矿石商已经尽全力支撑政府的一个收入来源。

这并不是说他们在西澳挖出了更多肥沃的红土,而是他们以中国为主的客户付出了更多的代价。

​​

​​

联邦银行(CBA)大宗商品分析师达尔(Vivek Dhar)一直在观察铁矿石价格在大流行期间的飙升。

“自今年年初以来,价格一直在提升,但几周前才真正达到顶峰,每吨130美元。”他说,“从那时起,我们看到了一些回调,现在价格在每吨115美元、120美元附近。” 但即便是这一水平也远高于联邦政府在7月的经济和财政展望中的最新预测。

“政府对2021财年的平均价格预测约为63美元[每吨],但现在价格在100美元左右。”达尔说,“如果它像我们预期的那样发挥作用,澳洲政府的税收收入将增加50亿至55亿澳元。”

德勤(Deloitte Access Economics )的李女士(Cathryn Lee)曾在财政部工作,为政府编制预测,她说,预算收益甚至可能更大。

“如果铁矿石价格保持在这一高位,你可以指望在2021年看到政府的税收收入增加50亿至150亿澳元。”她说。

得益于铁矿石的贡献,德勤的最新预测是,本财年的预算赤字为1985亿澳元,比之前的预测略有改善。 “尽管如此,我们确实预计铁矿石价格将在今年余下时间和明年出现缓和,这主要反映了巴西供应更加强劲的预期。”​​

​​澳洲铁矿石涨价得益于中国和巴西 

疫情造成了一系列不幸事件,但这对澳洲最大出口产品的命运有利。

随着澳洲和其他国家进入衰退,中国已经开始抓紧时间摆脱困境。 达尔说,中国的需求非常强劲,因为它正设法促进经济从大流行中复苏,这是铁矿石价格上涨的主要动力。

“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在走出新冠疫情后实施了重大刺激措施,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占最终钢材消费的20-25%左右。”他说。

澳洲铁矿石出口的主要竞争对手巴西不得不应对几场灾难,严重干扰了其产量。

根据工业、科学、能源和资源部的季度资源和能源报告,澳洲矿商利用了供应缺口,6月份出口量达到创纪录的8200万吨。 加上价格高企,使得铁矿石成为澳洲第一种单年收入超过1000亿澳元的大宗商品,在2019-20财年为澳洲带来了1020亿澳元的收入。

政府预计出口量将维持在目前的水平上下,但随着价格回落,政府预计2021-22年出口收益将下降到800亿澳元左右。

达尔对此表示赞同,并列举了需求和供应两方面的因素。

“中国的铁矿石需求冲动至少会保持到年底,但我们预计在2021年的某个时间点,或许是年中,这种需求冲动将开始消退,”他说,“我们看到今年下半年巴西的铁矿石出口有了明显的改善,因此我们预计这种复甦也会在未来12个月内起到降低铁矿石价格的作用。”

并非所有大宗商品都繁荣 

虽然今年铁矿石和黄金的价格都接近或创下记录,但并非所有澳洲的主要资源出口都从疫情中获得了同样的好处。

“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并没有那么乐观——我们看到焦煤、热煤和液化天然气的价格下跌,”李女士指出。

达尔说,这是因为澳洲的其他主要出口产品,如煤炭和铁矿石的市场更加多元化,而大多数市场在疫情期间的表现不如中国。

“[在]铁矿石方面,中国占海运需求的70%左右,额在焦煤方面,中国只占22%左右。”他说。 日本、印度、欧洲和韩国是澳洲出口另一种关键炼钢原料的主要市场,但这些市场都受到新冠疫情及其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的较大冲击。

焦煤价格在8月中旬跌至每吨105美元的低点,但此后已从该低谷回升了约30%-35%,用于发电的热煤也从低点有所回升,但幅度不大。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