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新的工资协议:员工拿到的养老金将远远高于最低基准水平

按照新的工资协议:员工拿到的养老金将远远高于最低基准水平

根据最新的工资协议规定,几乎1/3的澳大利亚员工获得的养老金都远远高于法律规定的最低标准,而且员工缴纳的养老保险也达到了历史最低水平。

 

根据 Fairfax Media 关于联邦政府去年统计的用工协议分析来看,在1212份双方达成的协议中,有378份,涉及100万员工的协议规定,公司为员工缴纳的养老金将超过法律规定的9.5%的最低水平。

 

在此期间内所达成协议显示平均养老金率为10.1%,结合所涉及员工数量来看,这个数字显示出规模较大的企业更有可能为员工缴纳高于基准水平的养老金。

 

就业和职场关系部门在搜集了所有企业最终获得公平公正委员会通过的用工协议的一些关键指标后,得出了一份数据,数据显示,对于那些养老金缴纳高出薪资9.5%基准的公司,平均缴纳比例高达12.1%。养老金这种迅猛的增长态势同澳大利亚达到历史最低水平,而且依然在持续下滑的薪资增长形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趋势。

 

截止2016年9月份的一年中,私有企业薪资仅仅增长了1.88%,这几乎比全球经融危机期间的增长水平还低。

 

根据前劳工党政府颁布的法律法规,截止2019年,雇主为员工所缴纳的养老金比例将从9.5%上涨到12%。但在接任的 Abbott 政府取消此项法律后,到2021年,该比例可能将一直保持在9.5%。但照目前趋势来看,到2026年,预计将达到12%。

 

尽管关于公司缴纳保险金的政策有所放缓,但国内一些知名的私人企业,比如Qantas,Fonterra 以及 Linfox,最近达成的用工协议都规定,为员工缴纳的养老金将占其薪资的10%至15%。而很多公有企业,规定为员工缴纳的养老金则远远高于最低标准水平。

 

但在某些情况下,养老金缴纳比例的提高可能会导致薪资增长的最低水平将进一步调低。

 

同签订缴纳较高养老金协议相关的商业领导人、工作者以及工会干部都表示,这种趋势说明,用工单位和员工相互认可了对于确保澳大利亚员工可以底气十足地退休的重要性。

 

“今年63岁的从事交通行业的John Waltis 表示:“我所在的职业,员工老龄化正在不断加剧,能够在退休时难道足够的养老金是我们首要考虑的问题。”

 

“所以,我们向雇主提出,宁可不要1%至2%的薪资增长,但希望增加养老金的缴纳比例。这对我们来说的确很重要。”

 

退休恐惧

 

曾有一段时间,在澳大利亚的 x 代和婴儿潮一代中间,关于退休后,缺乏财政安全保证的恐惧感在不断膨胀加剧。据澳大利亚统计局最新的调查分析,相比之前,现在有更多的员工计划在70岁之后退休,因为他们担心,退休过早,微薄的养老金无法维持他们的老年生活。

 

“公司不是只关注支出了多少,而是要关注将支出和收益作为一个整体来看。”

 

大约有23%超过45岁的员工表示,70岁之后才会申请退休,相比10年前,增加了8%,而让他们作出此决定的主要原因就是考虑到退休后,微薄的养老金无法维持他们的生活。

 

退休和投资精算师  Jennifer Dean 以及咨询顾问 Aon Hewitt 表示,企业在制定员工的薪酬组成方面,越来越会打算盘。

 

Dean 女士表示:“公司不是只关注支出了多少,而是要关注将支出和收益作为一个整体来看,看如何赚取能够将腰包鼓起来的利益。”

 

Dean 女士还表示,很多雇主可能认为提高养老金缴纳比例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工资协议新改,因为法定的最低水平在未来几年也将提高到12%。

 

而且越来越多的雇主正在寻求提高员工的“财政幸福感”。

 

良心驱使

 

在 Linfox 工作超过10年的 Waltis 先生,他目前养老金由公司缴纳的部分占其薪水的15%。

 

“如果仅仅是拿那部分酬劳,每周只有96美元,但我的养老金每周为200美元,我认为,按照政府正在竭力达到的9.5%的普通缴纳最低基准,我们的退休生活会很困难。”

 

该公司的人资主管 Laurie D’Apice 表示,管理层正在采取原则性的决策,来将养老金缴纳比例提高至基准水平之上。

 

“促使制定这个决策背后的推动力就是 Linfox 的最本真的信念,该公司认为有责任确保员工的生活质量并且可以让他们的退休生活得到最大的财政保障。”

 

“我们也期待绝大多数的物流公司能够以我们为榜样。”

 

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也全力支持将法定的公司养老金缴纳最低基准提高至12%,并表示政府所坚持的拒绝提高基准水平的政策,目光有点短浅。

 

该理事会还表示:“看到我们的附属工会能够在不需要联邦政府领导力的情况下,设法将公司养老金缴纳最低基准提高至12%甚至以上,我们为此感到很骄傲。因为这对于确保广大澳大利亚老百姓的退休生活质量起着非常大的作用。”

 

运输工人工会秘书长 Tony Sheldon 表示,养老金越来越成为工会成员比较关心的问题,并且成为工会在协商新的薪酬待遇时,一贯追求的主要行业指标。

 

他还说:“你只需要看一下我们行业的员工,55%的员工年龄都超过45岁,而养老金成为他们首要关心的待遇指标。”

 

原创声明:本文系本站原创采写/编译整理/读者来稿,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按照新的工资协议:员工拿到的养老金将远远高于最低基准水平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