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起底青海“隐形首富”马少伟:持双重身份,靠无效文件获千亿矿权

起底青海“隐形首富”马少伟:持双重身份,靠无效文件获千亿矿权8月29日,马少伟在湟中县多巴二村老宅大门紧锁。

11.3平方公里矿区有优质焦煤3.76亿吨,以当时每吨焦煤400元的矿口价计算,矿区价值至少1500亿元。神秘富商马少伟,凭借一份无效的红头文件,拿下这个千亿矿权,敛财上百亿元。

在青海省,一场煤矿盗采引发的官场地震仍在继续。

2020年9月10日,青海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称:海东市民和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马生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他之前,众多青海官场人员因“木里煤矿事件”纷纷落马。

9月6日,青海省副省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文国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这是青海木里煤矿盗采事件曝光后,青海省落马的第4位官员,也是目前唯一一位省部级官员。

这场地震的“震源”始自青海一个神秘富商马少伟。14年来,以马少伟主导的马氏家族靠盗采煤矿,敛财上百亿元。

8月4日,《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刊发后,青海成立以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杰翔任组长,三名副省长任副组长,12个省直部门和相关地区主要负责人参加的“木里矿区非法开采情况专项调查组”。经调查组调查,青海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开采,破坏生态环境,公安机关依法已经对马少伟等相关责任人采取强制措施。一场矿区整治风暴就此掀起。

与巨额财富相悖的是,这位青海隐形首富低调到几乎不为人知,而他的政协同僚对他的评价则是冷傲胆大。

实际上,在44岁之前,马少伟只是一个债务缠身房地产公司的老板。2006年,伪造商务厅文件,夺取木里聚乎更煤矿一井田千亿矿权之后,马少伟才真正完成蛇吞大象的财富蜕变。

记者调查青海的许多地方,发现在44岁之前,马少伟只是一家负债累累的房地产公司老板。2006年,马少伟在伪造商务厅文件后,夺取了木里聚乎更煤矿一井田千亿采矿权后,才真正完成了吞蛇大象的财富转化。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青海官员告诉记者,马少伟与许多官员关系密切。青海省委书记王建军指示调查组每天向他汇报进展情况,并坚决保证不遗漏任何人。另一位出席吹风会的官员透露,目前已有30多个与马少伟有关的银行账户被查封,所有账户的总余额仅1.6亿元。“追缴工作也已经开始”。

低调富豪的显赫父亲

8月30日,西宁国贸大厦内,兴青公司已多日无人。王飞翔摄

直到被查的消息传出后,很多青海人才第一次知道这位隐形首富的名字。但提起他的父亲马登科,几乎没人不知道。

 “他的父亲是青海最早的企业家之一,非常成功。”西宁商人李文博(化名)说。

1979年,马登科带领100多名村民组建了一支工程队,开始了他“用瓦刀闯天下”的生涯。

同时从事房地产生意的李文博,就在这个时候遇到了马登科。在他眼里,马登科是脚踏实地务实的农民企业家。

“建筑业是他们家的第一桶金,他承包了很多铁路上的基建项目,让我们很吃惊。那时,青海很穷。我们甚至找不到小项目,都是一个小区一个小区承包的。”李文博说。

在马登科承担的项目中,不仅有铁路职工家庭的整体开发项目,还有一些道路建设和交通的“边角料”。“不挑活”“靠得住”,这是很多同事对马登科的印象。

李文博回忆说,假期里,马登科会带着自己的蔬菜和鸡蛋去看望铁路系统的相关领导,“也许他是真心实意地感动了对方”。

1992年,马登科在西宁创立青海省兴青工贸开发工程公司,也即后来兴青工贸集团的前身。从那以后,马登科从老家湟中县一路把生意做到了省城西宁。

不久,马登科被农业部授予中国乡镇企业家称号,并于1993年参加了中国到美的乡镇企业家正式代表团。

第一次出国让马登科大开眼界。1995年,马登科投资1000万元与美国大湖工业公司合资成立青海大湖碳化硅有限公司。当时,在青海的这一罕见的合资企业受到许多人的青睐。不过后来投资收益并不乐观。根据2013年财务报告,公司亏损42万元,资产负债总额578万元,目前公司已经倒闭。

在整个创业生涯中,马登科最引以为豪的事情之一是西宁最高建筑。20世纪90年代,兴青工贸开发工程公司建造了19层的国贸大厦,成为当时西宁的标志性建筑。

除了用于办公的两层外,大厦大部分办公室都租给了政府部门,包括青海省商业部和西宁民政局。

2001年,39岁的马少伟出任兴青工贸集团总经理。同年,马少伟被选为西宁政协委员。四年后,他正式从父亲马登科手中接任集团董事长。

据天眼查信息,兴青工贸集团成立于2002年,马氏家族控股,其中马少伟持股40%。父亲马登科,弟弟马绍雄和马绍云分别持有20%的股份。

插足煤矿开启百亿财富

青海105勘探队的详查结果显示,一井田11.3平方公里矿区储藏有优质焦煤3.76亿吨,估值至少1500亿元以上。王飞翔摄

2001年,马少伟获评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并在同年3月当选西宁市第十一届政协委员。尽管如此,此时的他距离百亿财富依然很遥远。

当地一位知情人士介绍,那时马少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经济实力,经常夹着个皮包往法院跑,都是一些案值几万元的工程款纠纷案。直到他遇到了来自陕西的金宗博。

2005年初,陕西金土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土地公司)负责人金宗博,想在西宁租一处地方办公,于是他找到国贸大厦的业主马少伟。

当听说金宗博的木里煤矿开发项目时,马少伟谈到了合作。“当时,他说为了建造国贸大厦有近1亿的债务,所以他想参与我手里的这个项目。”金宗博告诉记者。

这由此引发了一场持续14年的千亿矿权争夺战。

距离西宁400多公里的木里矿区位于祁连山深处,海拔4200米。周围许多山峰一年到头都被雪覆盖着。它是黄河上游支流大通河的发源地,也是青海湖径流的重要发源地。

青海省唯一的焦煤矿产资源埋藏在木里矿区。炼焦煤又称冶金煤,是钢铁生产的主要原料,国内资源十分匮乏,国内优质焦煤资源长期依赖进口。

然而,木里煤矿当时的焦煤储量和煤质还有待进一步探索。

2003年9月,木里煤矿所属的青海海西州政府与香港华利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华利公司)签订《风险勘探开发天峻县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炭资源等项目协议书》。双方同意由香港华利公司负责投资风险勘探、半工业试验和建设年产20万吨的焦煤油加工厂,总投资15.6亿元。海政府负责协助他们办理采矿权手续、生产许可证手续和土地使用手续。

不久,香港华利公司成立了全资项目公司—— 青海紫金矿业煤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公司),负责木里煤田聚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矿区的勘探开发。

事实上,公司没有足够的投资资金,香港华利公司负责人李似龙对此当然心知肚明。青海省公安厅青公信字(2006)第068号公函显示,紫金公司注册资本为980万港元,全部出资均为高利贷者募集,均在公司成立后不久提取。

2005年初,李似龙会见了正在青海考察项目的金土地公司负责人金宗博,金宗博是以路桥起家,积累了近1亿元的资金。一个需要项目,一个需要资金,双方一拍即合。

2005年7月12日,金土地公司与华利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华利公司以490万元的对价将其持有的紫金公司49%的股权以及一井田煤矿项目相应的开发经营权转让给金土地公司。之后,金土地公司又投入3010万元用于紫金公司的后续运营。

“当时靠我自己也拿不下这个15.6亿的项目。但是我还联系了河南煤业,只要完成勘探,后续开发不成问题。”金宗博说。

“当时我一个人是拿不到这15.6亿的项目的。不过,我也联系了河南煤业。只要勘探完成,后续开发不成问题。”金宗博说。

木里煤矿一井田煤矿项目的详细调查结果也证实了他的判断。青海105勘探队详细调查结果显示,一井田11.3平方公里矿区有优质焦煤3.76亿吨,以当时每吨焦煤400元的矿口价计算,矿区价值至少1500亿元。

2005年7月4日,紫金公司董事长李似龙任命金宗博为公司总经理,负责公司在矿区的勘探和经营。

靠无效文件拿下千亿矿权

马少伟提出合作后,金宗博选择了拒绝。但让金宗博没有想到的是,马少伟并未就此放弃,反而从李似龙手中打开了缺口。

两周后,2005年7月25日,华利公司与兴青公司分别签署了《股权收购合同》和《补充协议》,约定兴青公司支付对价1500万元。收购华利公司持有的紫金公司95%的股权及相应的一井田煤矿项目开发经营权。

然而,协议签订后,兴青公司只支付了120万元。

“当时,签署这两份协议时,我根本不知情。马少伟甚至还借走了公司公章。”金宗博说。2006年1月6日,紫金公司退还马少伟120万元,并送达通知,宣布合同无效。

但此时,马少伟已经快速完成了对木里煤矿一井田煤矿项目的实际控制。青海天峻县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马少伟因侵害紫金公司管理权,被法院要求撤出天峻县木里煤矿。但此时,马少伟已经迅速完成了对木里煤矿一井田煤矿项目的实际控制。根据天峻县市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法院要求马少伟退出天峻县木里煤矿,理由是其侵犯了紫金公司的经营权。

2006年5月10日,李似龙因抽逃资金罪、非法采矿罪和合同诈骗罪被青海省公安厅抓获。然而,青海省人民检察院随后以事实不清为由拒绝批准逮捕。

2006年8月7日,马少伟与李似龙签署《和解协议书》,再次确认兴青工贸公司对一井田在木里煤矿聚乎更矿区的控制权。

“这份和解协议是在李似龙的控制下签署的,后来盖上了公章。当时,我第一次见识到马少伟在当地深厚的政治和商业关系。后来我找到他,说一起合作就可以了。你是大股东拿大头,我拿小头,但人家却全吃了。”金宗博说。据他回忆,在这次会见中,马少伟有一句话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你们知识分子不能在煤矿里玩”。

2006年11月27日,华利公司拒绝接受一井田千亿煤矿向兴青公司“和解调解”,并向青海高等法院上诉,要求撤销调解书及和解协议。根据有关规定,涉及外商投资企业的股权和财产转让需经商务部门批准。

2007年10月22日,马少伟出具青海省商务厅红头文件——青商资字[2005]296号《关于青海省紫金矿业煤化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的批复》(以下简称296号文件)后,青海省高级法院驳回华利公司的申诉,兴青公司胜诉。

青海省商务厅官网未公开的文件显示,同意华利公司将其在紫金公司95%的股权转换为人民币1042.91万元,转让给青海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后,受让方将继承转让方的债权债务,法定代表人由李似龙变更为马少伟。

正是这份296号文件使兴青公司在与金土地公司的一系列诉讼中赢得了许多战役。

然而省商务厅外资处处长王熙惠在一份法庭调查笔录中答复,对于紫金公司,商务厅一直未作过关于其任何变更的申请和批复。然而,省商务厅外商投资司司长王熙惠,在法庭调查笔录中回答说,商务部从未申请或批准对紫金公司进行任何变更。

关于该文件的真实性,2014年,西宁中级人民法院向青海省商务厅发出调查函。奇怪的是,省商务厅两次回复,该文件是真实的,确实是商务厅的文件,但存在文件编号重复的问题。因为大部分相关人员已经退休或调离岗位,大部分都回忆不清,希望法院“理解和支持”。

多年来,为了夺回矿权,金宗博一路把官司打到了最高人民法院,但法院依旧对296号文件的真实性予以采信,官司最终败诉。

在多次申请行政复议后,商务部于2018年进行了干预,并责令青海省商务部再次回复。记者获得的新回复显示,青海省商务部承认296号文件无效。

青海省商务厅表示:“2005年,文件下发后,经过与主要领导沟通,我觉得外资企业股权转让是一项政策性工作。在与相关部门沟通之前,有一些不足之处。为了慎重起见,我决定撤销已签发的文件。因为只是口头安排,当时没有做出通知或决定。”

双重身份引质疑

自2006年取得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一井田实际控制权以来,焦煤价格一路上涨,甚至达到每吨1200元。2010年至2012年,兴青公司累计纳税8亿多元,连续三年被评为青海省税收上缴先进企业。2011年成为青海省财政税收支出企业。

根据金宗博出具的一份2007-2014年一井田煤矿总产量测算,兴青公司在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的利润总额达到125亿元。

2020年8月29日,从青海省自然资源部获悉,兴青公司没有采矿许可证,其采矿行为违法。

木里煤田靠近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由于大规模露天煤矿开采,当地绿色的高山草甸变成了一个又黑又灰的大坑。自2014年8月起,根据青海省省委、省政府部署,木里矿区煤矿全面停产整顿,并采取露天边坡治理、渣土绿化等措施恢复生态。然而,直到2020年,兴青公司仍在以生态恢复的名义盗窃煤矿。

同时,马少伟还获得过中国扶贫帮困十大楷模、青海十大创业英才、中国民营企业新一代20大领军人物、中国诚信企业家等多项称号,2008年当选为青海工商联执委。

在他的家乡湟中县多巴镇二村,马少伟的房子是村子里最豪华的。2020年8月29日,记者在看到,马家大门紧锁,院内楼阁隐约可见。据村民们说,早在20年前,马登就把家搬到了西宁,偶尔一年回来几次。今年8月初,马登科因为参加朋友的葬礼回来过一次。

许多村民向记者证实,马少伟是村里少有的汉族,但记者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马少伟持有两张身份证,一张是汉族,另一张是藏族,两张身份证号码相同。2020年6月23日(2020年)湘0105执2475号,表明以马少伟为法定代表人的青海昶吉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因未在实施通知规定的期限内履行有效法律文件规定的支付义务,被限制从事非生活工作必需的高消费和消费行为。然而,知情人士表示,马少伟并未因此受到影响,因为他有双重身份。

马少伟任职的西宁政协同僚对他的评价是高傲、难打交道,“每年开会见面的时候,他通常会互相递名片,互相了解一下,但很少主动和别人打招呼,也从来不参加这种交流。”。

8月4日,《经济参考报》 报道《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公布后,青海省委常委率先成立调查组。

8月9日下午,青海省召开木里矿区非法采矿调查媒体报道会,经初步调查核实,时任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常委、常务副州长、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副主任,现任海西州委常委、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常务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梁彦国(正厅级),海西州人民政府党组成员、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专职副主任兼木里煤田管理局局长李永平(副厅级),对兴青公司的非法开采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经过省委研究决定,梁彦国和李永平被撤职,接受组织调查。

9月6日,青海省副省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文国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自首。简历显示,2005年9月,文国栋被任命为海西州委常委、组织部部长,4年后,被任命为海西州委常委、副州长。

据知情人士透露,文国栋和马少伟都是湟中老乡,而木里矿区属于海西州管辖,因此与马有着密切的联系。马登科在湟中县有一家餐厅,并多次招待政府官员。

目前,公安机关已依法对马少伟及其他相关责任人采取强制措施。记者从一位知情人士处了解到,马少伟的两个弟弟和儿子也已被公安机关控制。一位出席吹风会的官员透露,目前已有30多个与马少伟有关的银行账户被查封,所有账户的总余额仅为1.6亿元。“恢复工作也已经开始”。

2020年8月31日,青海召开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三年行动现场启动会,省委副书记、省长信长星表示,将统筹抓好采坑回填、渣土复绿、边坡治理等工作,确保两年见绿出形象、三年见效成公园。有知情人士介绍,整个治理工程将耗费近百亿。

上述官员介绍,“持续十几年盗采,涉及多个监管部门,盖子才刚刚揭开”。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