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中国出生 澳洲制造”!澳洲华裔企业家成功图鉴


阅读导航

  • 前言
  • 在澳华裔企业家的几大共性
  • 澳洲华裔创办企业的特征
  • 初创期后对中国资源依赖性下降,与澳洲当地华人企业合作更紧密
  • 澳洲华裔企业家们面临的挑战
  • 澳洲华裔企业创业成功的秘诀
  •  新冠疫情对在澳华人企业的冲击有多大?
  • 结语

前言

近日,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和澳大利亚毕马威(KPMG)联合发布《新澳中创业》调查报告(The New Chinese Australia Entrepreneurs)。

该项调查主要针对100位从中国移民到澳洲,白手起家的澳洲华裔创业者,从2019年11月至今年1月,毕马威团队以面对面或电话形式进行采访,深入了解他们的创业历程、企业运营模式、规模、成功之道、他们如何看待自己、未来的计划、企业发展的瓶颈以及他们所面临的挑战等等。

1

在澳华裔企业家的几大共性

自1990年代后期以来,涌入澳洲的新一代中国移民激增。

其中许多人最初作为学生、技术移民或高净值投资移民来到澳洲,而后在澳洲开创自己的企业。

KPMG调研报告发现,这些在澳华裔企业家有几个共性:

其一,来到澳洲前,近一半在中国有过工作经历;

其二,大部分在澳洲接受过高等教育;

其三,在相对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创业。受访企业家的平均年龄为39岁,其中45%的企业家年龄在20到39岁之间,40岁到49岁之间的占26%。100家公司中有68家是高速增长型企业,其创始人创业时的平均年龄仅27岁。

其四,被采访的100位企业家共来自中国21个省份。超过67%来自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包括上海、江苏、福建和广东等地。最大的群体来自福建,约占13%,其次是山东和江苏,各占9%。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发展最繁荣的区域,这些地区的家庭更有能力将其子女送往国外生活和学习。

与许多当地澳洲企业家不同的是,很多华裔企业家并没有把生意传承给下一代的打算。

在这100位企业家中,只有14%表示希望下一代来继承自己的企业,而这14人中有6人依然希望能聘请一位对中国文化有一定认同的职业经理人来担任 CEO,管理企业的日常运营,他们认为,在澳洲出生的子女缺乏这些特质以及管理企业的经验。

此外,大部分企业家表示,没有雇佣亲属在自己的公司工作,这一比例高达68%。约25%的人表示,有1-2个亲属在自己的公司工作,这些人大多是自己的配偶或兄弟姐妹。

2

澳洲华裔创办企业的特征

KPMG调研报告发现,被采访样本中,大部分注册在新州,比例占到42%,在维州注册的占32%,西澳、昆士兰和南澳企业各占不到10%,也有少量企业来自塔斯马尼亚和北领地。

此次KPMG调研了从事不同行业的的华裔企业家。

调研发现,华裔在澳洲从事服务业居多。

被采访的企业中,有45%从事服务业,包括旅游服务、 地产代理、移民代理、法律、会计、等传统服务业和一些相对较新的专业服务,如资产和财富管理、金融贷款服务、高科技、医疗和新媒体。从事制药业、农业、进出口、零售商批发的占比如下。

从不同规模企业在各行业中分布来看,55%的企业分布在房地产、农业、制造业、进出口、批发零售贸易和矿业。另外,有5%从事高科技产业,如游戏开发、区块链应用和金融科技。

这些企业中,中型企业占比61% ,员工人数在20-199名之间,其中21家企业有超过100名员工。

营业额超过1000万澳元的企业,占到51%。

营业额超过5000万澳元企业,占比19%,营业额在2000-5000万澳元和1000- 2000万澳元之间的分别占比19%和13%。

调研发现,受访企业中,员工人数在50-100人之间规模的企业,收入增长速度最快,平均增长率达41%,而员工人数少于20人的公司增长率最低,平均只有19%。

这些企业大多从事跨境交易,已经成为中澳之间的桥梁。大约一半的受访企业与中国频繁开展跨境业务,并在两国同时开展工作。56%的受访公司在海外设有分公司,其中45%在中国,其他11%在欧洲和北美等其他国家。

通常,大部分企业会与在澳洲的客户和供应商每月都进行几次沟通,这种互动频率反映了企业与澳洲的商业伙伴保持更为紧密的联系。

所有受访的企业都融入了澳大利亚本地的商业社区。其中,66%的受访企业声称其主要客户群体在澳大利亚。另有19%的受访企业称其主要客户群体仍在中国。有1%的企业表示,他们同时服务于中国和澳洲市场。还有14%受访企业服务中澳市场以外的客户。

在供应商方面也反映出了类似的比例。65%的企业主要依靠在澳大利亚本土的商业合作伙伴与供应商。25%的企业同时使用着澳大利亚和中国的供应商。只有9%的企业主要依靠中国供应商。还有1% 的企业使用着其他国家的供应商。

3

初创期后对中国资源依赖性下降,与澳洲当地华人企业合作更紧密

调研结果显示,在创业初期,32%的受访企业会依靠中国商业伙伴进行交易,同时22% 受访企业会通过中国商业伙伴融资。从中国采购(14%)和向中国出口(15%)的企业数基本持平。

在初创期后,这些企业对中国资源依赖性下降。调研发现,在澳大利亚平均运营20年后,这些企业对中国的商业伙伴的依赖程度从32%,下降到了7%,对中国合伙人的资金依赖也从22%下降到了10%。

原本向中国出口和从中国进口的比例基本持平,现在变成了5:1,更多的企业是向中国出口。 

有趣的是,虽然这些企业对中国的客户和供应商的依赖发生了转移,但总体而言,有75%的企业依然表示其业务与中国市场联系紧密。

同时,无论是初创公司,还是较为成熟的企业,都在自然而然地融入澳大利亚本地的华人商业网 络。有75%受访企业表示,他们与具有中国背景的澳洲公司进行合作,合作的领域包括获取 市场和客户、提供产品、服务和资金等。 

有1/3的受访企业通过华人商业网络来获得客户、市场和分销渠道。有1/4的受访企业会通过这个网络来 获取产品、服务和技术。

4

澳洲华裔企业家们面临的挑战

创业初期,华裔企业家在澳洲也曾面临过各种挑战。

KPMG调研发现,有57%的人认为,识别和获取市场、客户是他们创业初期的主要挑战。

其次是,44%的人面临过资金问题。

28%的企业家透露,他们初创企业时启动资金少于5万澳元,也有 11%的企业家表示他们当时的启动资金超过50万澳元。

再来就是,专业技能问题(27%)和语言文化差异(26%)。

走出初创期后,企业家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呢?

71%的接受调查的企业家回答说:人才问题,也就是如何获得人才,并留住他们。

排名第二大的问题是在步入成熟期后,怎样继续保持公司业务的快速成长。接近4成的企业家关注企业治理问题,排在第三。

许多老板需要解决从“人治”变为以团队和制度为核心的的治理模式。

而政府监管问题,受到了39%的受访者关注,尤其在房地产、教育行业,这些行业的创业者们为日趋复杂的政府监管而担忧,在海外学生和移民问题上,他们认为,政策非常严格而不友善。

另外,有21%的人对税收负担问题比较担忧。而有28%的人认为,他们的挑战是如何获得新资金的投入。他们的观点是,只有吸引到新的资本,或者引入新的投资者 企业才可能上一个台阶。

当然,中澳之间的文化差异问题,肯定也让是企业家们头疼的:寻找两种商业文化之间的协调,往往很难,一些受访者表示,与中国企业合作时,它们会用国内的一些做法,并以为这套模式也适用于澳大利亚市场。

5

澳洲华裔企业创业成功的秘诀

当被问及“企业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时,51%的企业家认为,提供差异化及高质量的服务/产品是这些企业成功的首要因素。

其次是,发现并占有了市场机会、勤奋和努力。只有19%的人视成本优势为成功的原因。

此外,他们还认为,成功也在于制定了正确的战略,包括恰当的市场和品牌定位,良好的商业模式以及价值主张。

并且,意识到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性,把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员工的福利、以及合规守法等视为核心责任。

KPMG认为,这些澳洲华裔能很好地了解和洞察中澳两国的关系、差异,以此来发现商业机会。这些成功者的产品和服务往往质量高于其竞争者。而准确的商业策略和对策略的强有力执行,加上长年的坚持、努力,都是他们成功的重要因素。

KPMG研究指出,对于未来,90%的受访企业有发展规划,主要包括推出新产品、新服务、在新市场拓展业务等。

有约72%的人希望吸引到新的股权投资人,67%的企业家希望能投资其它企业。约50%的企业有重组考虑,43%的公司对于IPO持开放态度 。

6

 新冠疫情对在澳华人企业的冲击有多大?

由于很多采访发生在新冠之前,那么,新冠疫情发生后,这些企业家的想法会有所改变吗?

有56位受访者在疫情后,进行了第二次受访。其中,有86%的企业家称疫情对他们造成了打击。 

未受疫情影响的,主要是医疗保健制造、工业制造、建筑和专业服务行业的公司。有部分企业表示,尽管目前未受到新冠影响,但依然对未来的经济感到担忧。

2020年一季度,54%的受访公司的营业收入与同比下滑了接近30%。27%的公司营业收入下降了30%到50%,超过14%的公司,收入下跌了50%以上,它们主要是餐饮、酒店和教育、移民企业。

尽管大环境不乐观,但还是有5%的企业营业收入与去年同比出现了增长,其中一些的增长幅度甚至超过去年同期。新冠疫情给一些企业甚至带来了新的机会。比如,有保健品和护肤品生产线的企业,现在开始生产消毒洗手液和消毒剂,这让他们大赚一笔。

疫情后,57%的企业没有裁员,25% 的公司通过减少上班时间和工资,来确保不裁员。13%的企业已经裁员,但5%的公司在招聘新员工,比如可再生能源的公司。

55%的受访者认为,得用1到2年,经济才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约三分之一的人则认为经济将在疫情结束后的半年里恢复。

有13%的人认为,移民政策、地缘政治和全球贸易水平要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要3到5年,甚至更长。

针对政府的各种经济刺激和补助,62%的受访者已经开始申请,36% 的受访者因为不符合条件而放弃了申请。

结语

外来移民是澳大利亚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有关分析,预计到2050年他们对澳大利亚经济贡献将约为 1.6兆亿澳元。

目前,澳大利亚的企业家们大都认为,这个国家拥有比较好的创业和营商环境,市场规则透明、竞争环境公平。

过去的5到10年里,他们经营的公司有着显著的增长,对未来的发展仍怀有信心。

资料来源:KPMG Australia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