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3. 经济

【深度解析】未来30年中美关系展望(下篇)——澳大利亚的独角戏


阅读导航

  • 亚太地区浪漫史
  • 资本和羁绊
  • Think Again
  • 独角戏

1

亚太地区浪漫史

近年来亚太地区的范围也被重新定义,从最初包括整个环太平洋地区,到现在的特指中国、日本、俄罗斯远东、东南亚,还有大洋洲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而作为五眼联盟(英、美、加、澳、新)在亚太地区的主要成员国,澳大利亚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而其中最为关键的正是制约和平衡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这也呼应了五眼联盟在1948年成立的最初目的——用于对抗冷战期间的主要竞争对手苏联。

美军小鹰号航母(USS Kitty Hawk CV-63)停靠在悉尼港

当然,这种制约更像是一个保险,在和平时期形同虚设,特别是在中澳关系通过经济合作和贸易发展取得的诸多成绩,一度让许多媒体错误解读中澳关系——澳洲是中国的小老弟。

而这种错误解读也并非荒谬无理,反而从侧面突现了中澳两国在经贸合作方面的显著成绩。

这其中最为显著的就是澳大利亚大量出口至中国的商品和服务,而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出口大国,和中国的经贸往来必然受益匪浅。

两国在蜜月期的关系,以及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优势,也造就了一批批留学生和净高产移民的流入,人口增长和资金流入都为澳大利亚带来了迅猛发展的红利。

除此之外,这段蜜月期同样得益于中国在1970年代开始的城市化建设,中国对建筑资源、能源以及交通设施的大量需求造就了这种长期微妙的关系。

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数据显示,在2018年,仅仅是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的矿石、能源以及教育产品和服务就价值1233亿澳币,占全年出口总量的30.6%。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对美国和英国出口的商品价值仅为总量的5.3%和2.4%。

当然,这种关系也是互助的,澳大利亚同期向中国购买了价值713亿澳币的商品,占全年进口总额的18%。不难看出,以商品总价值衡量的话,中国无疑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2

资本和羁绊

但是,在红红火火的贸易关系背后,却隐藏着许多媒体聚光灯以外的问题,这些问题在中澳关系恶化之后爆发式地涌现。然而,这些问题其实一直存在,我们从中国对澳洲本地的海外投资(foreign investment)上就能看出端倪。

据澳洲财政部(Department of Treasury)数据显示,在流入澳洲境内的海外直接投资(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中,有超过1/4来自美国,达到9,395亿澳币,其次是英国5,748亿澳币。

仅是英美两国的海外直接投资(FDI)相加就已经占到澳大利亚在2018年生产总值(GDP)的70%,其中美国也是澳洲过去30年来最大投资方,其投资额度超过中国、日本、墨西哥以及整个非洲大陆的所有国家相加的总和。

巨大的海外投资背后,正是英美澳三国深深的羁绊,这些资金在流入澳洲境内以后,已经悄无声息地渗透到经济中的每一根血管,对澳洲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影响不言而喻。

相比之下,来自中国的投资仅为636亿澳币,这并不是因为中国企业不愿意到澳洲投资,反而说明了澳洲政府对中国资本的又爱又恨。

爱,因为资本可以驱动经济,恨,因为不是所有钱都敢要。

如果换个角度去看中澳经贸关系,也会发现蛛丝马迹——澳大利亚的国际收支表显示,澳洲的经常账户(current account)常年赤字,也就是说从海外进口的商品总价值远超过澳洲出口矿石及能源产品的总价值。

所以卖矿石给中国虽然是一笔好生意,但是并没有好到能够填平澳洲巨大逆差缺口的程度。

那么这个缺口要怎么填平?

答案是利用资本投资的顺差,也就是当海外资金流入的总量大于流出的总量,就可以实现顺差。

实现顺差的主要方式就是面向国际市场发售债券,吸引国际资金,而投资方正是美国和英国。

所以说白了,这几乎是一种借钱来实现拆东墙补西墙的模式。既然借了钱,那么债主的话自然就不能不听。在债主(英美资本)和客户(中国)之间该如何抉择,答案已经非常明显。

3

Think Again

2018年爆发的中美贸易战以及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将中澳关系一步步逼入冰点,澳洲政府忽然强硬表示支持启动“新冠起源调查”,更是成为骆驼背上的又一捆稻草。

作为回应,中国也对澳大利亚进行了一系列反制措施,包括:

5月18日——中国商务部在其官网发布了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大麦反倾销调查和反补贴调查的最终裁定”,决定自5月19日起,对澳大利亚进口大麦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其中,反倾销税为73.6%,反补贴税为6.9%,征收期限为5年;

5月21日——中国海关总署公告从6月1日起,将现行的对铁矿石逐批进行检验调整为按企业申请实施,并强调在必要时,中国官方将实施监督检验、开展有毒有害元素含量监测;

6月5日——中国文化与旅游部发布通告称,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澳大利亚国内对华人和亚裔的种族歧视言行和暴力行为现象明显上升,提醒中国游客切勿前往澳大利亚旅游;

6月9日——中国教育部发布公告,要求赴澳或返澳学习的留学人员谨慎选择,原因同上;

8月18日——中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于2020年7月6日收到中国酒业协会(即申请人)代表中国葡萄酒产业正式提交的反倾销调查申请,决定自8月18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

但是,澳大利亚也没有停下和美国一起继续向中国施压,或者说不能停下。

7月初,随着香港《国安法》正式生效,美国强硬表示将撤销香港自由贸易港的特权,英国则宣布任何持有英国公民海外护照(BNO Passport)的香港居民都可以前往英国获得长期居留签证,而澳大利亚则是最后一个站出来,表示将对境内的香港留学生开放特殊通道;

7月中旬,澳大利亚皇家海军舰队在前往加入美国和日本在南海展开的一系列军事演习时,与中国海军相遇。

虽然两国军方均未透露发生对峙的具体时间和地点,但是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消息却指出,澳洲皇家海军舰队并没有像美国海军一样长驱直入,进入“争议岛屿”12海里范围内,独自进行军演。

澳大利亚皇家海军旗舰堪培拉号两栖攻击航母(HMS Canberra)

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国防部在随后发布的一份声明中明确表示:“在整个军事部署的过程中,所有与外国军舰的接触都是在专业并且安全的行动规范之下完成的(all interactions with foreign warships throughout the deployment were conducted in a safe and professional manner)。”

所以,澳大利亚国防部的态度非常微妙,一方面是派出5艘战舰(包括一艘两栖攻击航母)追随美军参加军演,另一方面则有意尽可能低调地处理此事。

7月底,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琳达·雷诺兹(Linda Reynolds)和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双双前往华盛顿,与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欧(Mike Pompeo)和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展开为期两天的高级会谈。

会谈结束后,澳外长佩恩的发言再次体现出了澳美两国就中国问题的分歧。佩恩在随后举行的澳美联合发布会上表示:“澳大利亚同中国的关系非常重要,我们无意伤害澳中两国的双边关系……也无意做出违背我们利益的事情。”

如果这段讲话的用意还不够明显,那么接下来美国国务卿要求澳大利亚加入“反华联盟”(QUAD Alliance,由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组成),澳外长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在事后表示:“蓬佩欧的讲话是代表他自己的立场,澳大利亚的立场是我们自己的。”

3

独角戏

所以,与中美两国相比,澳大利亚在接下来30年里最为重要的任务是如何游走于“最霸气的盟友”和“最可爱的客户”之间而不引火烧身。

然而,随着中国在亚太地区日益强硬,以及美国不断增加施压力度的大环境下,留给澳大利亚去游走的空间越来越小。本国的利益、对盟友和债主的诚意,以及对客户的友好和暧昧,都将成为澳大利亚在大洋洲舞台上表演的一场热闹独角戏。

当然, 当帷幕拉开,音乐响起,谁又不是在演戏呢?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