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深度解析】未来30年中美关系展望(上篇)——硬实力对抗下的地区维稳和软实力竞赛

阅读导航

  • 前言
  • 四种可能的未来
  • 以硬实力为大前提的跨维度竞争
  • 愚公移山还是水滴石穿?

前言

近日,美国老牌智库兰德智库(RAND Corporation)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针对日益强硬的中国和不断增加施压力度的美国做出了详尽分析,并将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不可避免的跨维度竞赛进行了立体化的剖析。

这份名为“中国的伟大战略计划”(China’s Grand Strategy)的报告长达154页,总共字数超过7万字,事无巨细地分析并预测了两大经济体之间跨维度竞赛的几种主要情景,这也是近来中美关系螺旋式升温之后的一种展望,从很大程度上解释了美国针对中国跨国企业的围追堵截以及在许多地区不断挑起争端的原因。

由于篇幅限制,《澳洲财经见闻》节选整合了该报告中最为关键的信息,并加上了本刊追踪报道的一系列重大事件,以忠于原著的文字和客观的立场,为读者尽可能地全面呈现这张多元立体化的蓝图。

本系列一共分为三个部分:

【深度解析】未来30年中美关系展望(上篇)——硬实力对抗下的地区维稳和软实力竞赛

【深度解析】未来30年中美关系展望(中篇)——中美“异床同梦”,若不安内,何以攘外?

【深度解析】未来30年中美关系展望(下篇)——澳大利亚的独角戏

1

四种可能的未来

兰德智库作为一家早期为美国军方提供调研和情报分析的专业机构,在军事、政治、经济以及宏观地区局势层面对这种关系进行了深度解读,并对2050年之前的国际局势做出了大胆而细致的推测。

以中国在接下来30年的发展为中心,在美国综合国力不出现明显变化的前提下,中国可能面临以下几种情况:

  • 凯旋称帝——非常顺利地实现主要战略和经济目标;
  • 一败涂地——发生重大内乱,比如自然灾害或公众卫生安全事件;
  • 步步为赢——在接下来的30年里胜多败少,稳步巩固亚太地区的主导地位,并逐渐实现伟大计划;
  • 停滞不前——败多胜少,在军事、外交以及经济等领域出现重大误判,导致在实现伟大计划的道路上停滞不前。

兰德智库认为,上述四种情景当中,第三种和第四种的可能性较大,而一败涂地的可能性最小,因为从中国政府应对各类自然灾害以及新冠疫情的表现上就可以明显看到执政者的能力,这种得益于体制的优势在处理内部问题上异常有效。

这四种情况也带来了几种不同的中美关系:

  • 平行发展的合作关系(parallel partners)
  • 针尖对麦芒的竞争关系(colliding competitors)
  • 日渐疏远并分道扬镳(diverging directions)

2

以硬实力为大前提的跨维度竞争

报告中有相当一部分篇幅用于分析中美及盟军军事力量,以及双方如果在敏感区域发生冲突之后,又将如何利用现有军事资源进行博弈。

分析甚至具体到特定地区和特定形式的冲突,以及可能卷入冲突中的其他国家势力,还有冲突的时间跨度——从几天到几年。

这些潜在冲突爆发点是基于中国在未来30年能够实现“凯旋称帝”或者“步步为赢”的情况之下,因为这两种情况的必然产物是更加强大的中国军事力量。那么,美国在远东地区的军事基地,(包括日本、韩国、菲律宾境内),在面对不断变化的地区局势之下,就可能失去主导的优势,甚至受到威胁。

美国总统特朗普视察美军驻日本军事基地

这种威胁也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对于军事基地造成的实际威胁,比如双方爆发战争,那么这些美军基地是否有能力应对解放军的力量?第二部分,则是在类似冷战的环境下,这些军事基地是否仍然存在威慑力?

兰德智库认为,美国如果想要保持在亚太地区的震慑力,就必须准备好和该地区盟军的高度配合,并且为爆发冲突以后,战略物资的长期供给做好准备。

除了物资,需要向冲突地区输送的还有军队,这并不是任何军队,而是特殊编制的高机动作战小队,而且是在第一时间能够被送往冲突地点的,比如:

  • 具备防空能力的高机动部队;
  • 具备跨界火力支援能力的不对(远距离精确制导武器、多管火箭发射器、破片杀伤式导弹);
  • 具备独立作战能力的单兵系统(反无人机以及防空能力);
  • 高性能轻装甲侦查部队,主要用于探测敌方无人机以及远程导弹;
  • 生化及放射性武器特别行动单位,用于侦查并防范此类武器;
  • 各类补给及运输单位

为了应对上述复杂情况,兰德智库认为美国和盟友必须在避免硬碰硬(全面战争)的前提下,巧妙地保持军事和地缘政治竞争优势:

  • 解析中国军队在电子科技战术上的经验,特别是通过网络攻击对一些关键军事设施造成的威胁,以及如何防止美军在关键地区部署的野战设施瘫痪;
  • 继续提高多边部队(与盟军)在短时间内的迅速反应能力,包括将关键部队立刻部署到冲突地区,这些部队中必须有高杀伤性的小型灵动作战单位;
  • 通过陆军力量来巩固争议地区的制空制海权,并保持争端爆发后美军及盟军在争议地区的通讯通畅(最小化网络攻击带来的损害);
  • 将人工智能(AI)普及到指挥、调控、通讯、情报、监控以及侦查等所有单位当中,保证冲突爆发后,各级指挥单位仍然有第二手准备。

兰德智库在报告也明确指出,美国作为全球霸主,在处理任何新兴崛起力量带来的威胁时,一直都是以强硬的主动出击进行施压,对于中国也不例外。

所以,美国陆军力量(亚太地区的军事基地)在该地区扮演着绝对重要的角色,而这背后有两个关键因素:第一,面对美军在全球军事能力中遥遥领先的地位,中方的最佳选择是避免通过正面战斗来解决冲突;

第二,美军在过去无数的实战经验中总结出的一条铁律——只要能够通过高频率和高变数的干扰作战模式,就能够在军事竞争中占据主动权,而这种主动权就能够在该地区形成政治影响力。

停靠在美国弗吉尼亚州诺福克港的多艘美军航母

这种政治影响力其实是一种政治外交博弈的筹码,比如美军航母战斗群经常被部署到中东地区,而美国就以军事庇护作为条件,让全球最大产油国之一的沙特阿拉伯配合将该国的石油以美元结算。

所以,只要能够保证在亚太地区的军事优势,美国就可以从中获得与中国在其他领域博弈的筹码(具体会在后文中讨论经济、金融等方面的博弈)。

而这一套战术从新中国成立前其实就已经存在,最明显的就是美国支持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通过加剧中国内战的形式来阻碍中国崛起。

这也是为什么在1949年建国之后,新中国的第一批领导人就不断强调,新中国处于一个险峻的大环境中,只有将政府、人民和军队实现高度一体凝聚化之后,才有可能为中国的崛起杀出一条血路。

当然,造成这种长期对峙关系的不仅仅是霸权主义,还有中美两国截然不同的社会形态——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差别同样是美国和苏联冷战45年的一大诱因)。

不过中美关系并非一直保持在高强度对峙状态,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就是一大转折点,因为中美两国都意识到了另一个共同的敌人——苏联。

也正因如此,在全球都笼罩在冷战的阴霾当中时,中美两国逐渐进入了一段温暖而甜蜜的蜜月期,并在1979年正式建交。

1972年2月26日,中国总理周恩来和美国总统尼克松

然而,这段蜜月仅仅在10年后就狼狈结束,随后解体的苏联也为新中国敲响了警钟——共同敌人的消失意味着两个超级大国主宰全球的格局已经形成,而经历了一系列内忧外患之后,新中国也明确了在接下来一个世纪中的最主要竞争对手——美国。

3

愚公移山还是水滴石穿?

新中国政府在新格局之下所制定的发展和崛起战略计划,正是兰德智库报告中所提到的“中国的伟大战略计划”(China’s Grand Strategy)。

然而这项伟大计划的两个主要威胁也从未消失过,首先是来自全球霸主的硬实力威胁,这包括美国在经济和金融领域的绝对领先,以及随时可以调用全球装备最为精良以及作战经验最为丰富的庞大军事力量作为辅助;

其次,中国同样面临来自美国的软实力威胁,软实力是指通过文化渗透、价值观传输等无形的影响力来改变对手的一种手段,比如被“完美化”或者“浪漫化”的西方价值观等。

兰德智库认为,中国领导人在对抗这两种威胁上的努力是精准到位的,同时也是由好几代人才逐步实现的:

  • 第一阶段:内部整改(1949-1977)——实现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
  • 第二阶段:国力恢复(1978-1989)——防止亚太地区被外来力量所统治
  • 第三阶段:增强国力(1990-2003)——在国际经济的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
  • 第四阶段:复兴大计(2004至今)——在国际主要舞台上获得话语权(比如联合国)

面对美国在全球,特别是亚太地区的影响力,中国也不断增加军备预算,并且在近年来研发建造航空母舰(辽宁号和山东号)和第五代战机(J-20/歼-20),都是为了应对美国硬实力威胁做出的回应。但是,文化价值观的渗透却难以定性,正因如此,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其实都相互保持高度戒备状态。

中国海军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号于2012年9月开始服役

这也是为什么2020年下半年出现了美国封杀多家中国热门社交软件的一系列动作,美国认为短视频平台TikTok和社交应用程序WeChat(微信),都将服务器设在中国境内,而这些平台上的信息管制权并不在美国手里,所以平台上出现的信息极有可能被用于渗透美国民众,形成一种潜移默化的长期影响。

2020年9月初,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欧(Mike Pompeo)就通过限制中国外交官员在美国境内的外交活动权限(在使馆举行规模超过50人以上的活动前必须获得美国国务院批准),再次激化了中美两国此前互相关闭对方总领馆的外交冲突行为。

美国政府表示这一轮最新举措是特朗普总统打击所谓的中国影响行动和间谍活动的一部分,这些行动只是为了回应中国政府常年对美国外交人员设置障碍的“对等回应”。

除此之外,蓬佩欧却强调,中国政府一直阻碍美国外交官员与中国的许多人士交流,并影响他们执行日常业务、参与活动等,所以美国此次行动很大程度上是朝着同一个方向迈进的。

美国政府特勤人员强行进入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

所以,软实力的竞争也不断加剧,并且逐渐浮出水面。对于不同形式的威胁,中国领导人也列出了三大核心价值观:

  • 国安:保证国家具备完善执政能力以及国土必须安全,比如信息时代如何避免群体事件;
  • 主权:保证国家主权以及领土完整,比如台湾和钓鱼岛等问题;
  • 发展:保证在国际环境中具备优势,比如国际贸易通道是否畅通,中国企业是否具有竞争力

从保护领土完整到确保经济发展在不受竞争对手影响的同时,中国正在进入一个事关能否实现复兴大计的关键阶段。

虽然这个阶段的主要目的仍然是以亚太地区的地区稳定为目标,但是中国通过武力入侵来实现这种目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只要能够通过经济影响力和其他软实力形成外交和政治优势(类似美国在亚太地区通过部署军队,并通过经济和金融力量增加影响力),那么亚太地区稳定的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而亚太地区各国在经济、外交以及意识形态上的团结恰恰是对美国不利的。

这样的时代环境背景下所酝酿的产物正是跨域经济、贸易以及金融领域的全面对抗。至于中美两国能否在保障内部环境安定的前提下,实现各自的战略目标,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能否稳定发展以及电子信息时代对人民价值观带来的变化。

本刊将在近日为您带来连载系列《【深度解析】未来30年中美关系展望(中篇)——中美“异床同梦”,若不安内,何以攘外?》,敬请关注。

参考来源: 

https://www.forbes.com/sites/davidaxe/2020/08/07/how-in-the-world-does-the-us-army-expect-to-hide-a-350000-square-foot-warehouse-from-the-chinese/#690ef3cf667c

https://www.c7f.navy.mil/Media/News/Display/Article/879633/us-military-vessel-embarks-jgsdf-vehicles-for-first-point-to-point-shipment/

https://timeline.com/the-1972-visit-that-changed-u-s-china-relations-forever-c6a9d1a7324b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2018/02/william-f-buckley-jr-nixon-trip-to-china/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