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澳洲非营利养老院业者作假帐向政府哭穷 实质营收高达千万!

根据国际公司税收问责与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Corporate Tax Accountability and Research)的分析,虽然小型疗养院(仍然占澳洲行业中的很大一部分)确实在挣扎,但最大的教堂和慈善机构经营的疗养院业务的财务报告显示其「产生大量收入」。

在报告中,9家大型运营商收入总额有1.8亿的净利,再从养老服务收入中投资数千万的房地产,以「扩大业务」。

「5家最大的非营利疗养院运营商中有4家在2019年出现亏损,然而每家运营业务(主要来自养老院)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至少为2600万澳元。」

塔州大学社会变革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沃德(Ward)说:「创造亏损被用来向联邦证明要求增加拨款的理由」。

疗养院会计师StewartBrown的最新报告显示,在截至3月的9个月中,有60%的澳洲疗养院出现了经营亏损,老年护理皇家委员会最近关于资金和财务的报告指出其需要增加50至100%预算支持。

但沃德表示,这些主导大型养老院机构并影响政府政策和法规的运营商,利用整体行业的数值来要求更多的资金,以便他们中饱私囊。

但是,沃德表示,很难对一些最大的慈善组织和宗教组织的真实财务状况做出可靠的判断,因为根据澳洲会计准则,它们的帐目不是列为「第一级」,因此缺乏细目说明。

代表非营利组织的两个行业团体均表示,其成员支持财务透明度,并通过澳洲慈善与非营利委员会遵守其报告要求。

Leading Age Services Australia首席执行长鲁尼(Sean Rooney)表示,一些组织「进行其他风险投资,获利后再将钱投入于慈善活动」。

澳洲老年和社区服务部首席执行长斯派洛(Patricia Sparrow)表示,该部门的存在是「为社区提供护理,并拿其盈余回馈这基本目的」。

房地产投资是「为了满足社区中老年人的住宿和照料需求」。 沃德先生说,许多非营利组织像营利组织一样,都进行一些涉及信托的交易,并受到「由现任和前任企业高管主导的董事会」的监督,虽然并不知道交易是否为非法,但实际上很难追踪审查。

「关注数值增长可能以牺牲澳洲老年人的优质照护为代价。」

「随着合并的持续进行和规模较小的运营商被迫退出市场,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日益引起人们的关注。」 Ward先生介绍了全国9家最大的非营利性房屋,包括Blue Care、Uniting Care、Bolton Clarke、Catholic Healthcare、新州的Anglicare、Mercy Aged and Community Care和Southern Cross Care。

例如Blue Care,主要是联合教会在昆州的老年、残疾和社区护理组织,其2019年的收入为15亿澳元,超过悉尼机场的收入,其中39%来自联邦政府的资金。

它拥有超过6000万的正现金流、一笔9000万的投资(主要是房地产),所以报告上显示它亏损了3000万澳元。

尽管如此,一家与其相关的公司的存款为2.545亿。

报告还说,其他流入和流出相关信托的资金也无法在帐目中说明。

Blue Care的发言人表示支持更大的财务透明度,并且表示公司账户符合当前要求。

Catholic Healthcare Limited在2019年进行了超过1.3亿的投资发展业务。

到2020年底将控制20亿的资产。

该公司表示正在扩大,因为「政府正在敦促医疗服务业者应对在未来十年中对老年护理的大量增加的需求」,该组织「正努力发挥作用」。

悉尼在Newmarch House的Anglicare疗养院近期遭受新冠打击,在买下金额高达1.71亿澳元的不动产、厂房和设备后,财务报告显示亏损了1600万澳元。

报告还称,院方极度仰赖工作人员,因此员工成本占营运成本的9%。

此篇有关非营利性疗养院业者的报告刊登前,有消息传出,一家在新州和维州私营疗养院Heritage Care业者,已经从经营疗养院变成了千万富翁,并且过着奢侈的生活,包括豪华轿车和装饰精美的豪宅。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