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散户别玩火!”疫情下澳洲举国炒股太疯狂,逼急了监管机构

  • 前言
  • “以为自己是王者,结果是个青铜”:疯狂入市炒股的澳洲“大爷大妈”
  • 危险的买买买与卖卖卖
  • 监管机构的这份报告能叫醒散户吗?

“散户别玩火!”疫情下澳洲举国炒股太疯狂,逼急了监管机构

前言
“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
说实话,那些年有多少人是被巴菲特的这句名言打动进入股市的?
由于疫情的影响,上周末由巴菲特主持与主导的伯克希尔• 哈撒韦股东大会全程以在线直播的方式举行。这也是1964年以来,这个全球投资界一年一度的盛会首次进行在线直播,现场只有2个人:巴菲特和副董事长格雷格阿贝尔。
看着台下上万个空荡荡的座位,连“股神”巴菲特也不禁感慨:
疫情彻底颠覆了我们的生活。
“散户别玩火!”疫情下澳洲举国炒股太疯狂,逼急了监管机构89岁的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花了近5小时回答问题 / 来源:FT中文网

实际上,虽然巴菲特在年会上承认了在过去一段时间对航空业的重点投资被证明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这并不影响世界各地的人们对于这位来自美国奥马哈小镇的“先知”仍然奉若圭皋。
当然,在澳洲的人们也“难逃一吸”。
据澳洲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于本周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
自从新冠肺炎在全球爆发以来,几乎一度处于自由落体状态的澳洲股市,却反而成了散户们争相涌入的“投资圣地”,资金投入更多、交易也更加频繁。
——毕竟,每个人都可能藏了一颗抄底的心。
“散户别玩火!”疫情下澳洲举国炒股太疯狂,逼急了监管机构

1

“以为自己是王者,结果是个青铜”:疯狂入市炒股的澳洲“大爷大妈”

其实散户一直都算是澳洲股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这一次连监管机构都坐不住了,并在这份报告中直言担忧的原因在于:
这些在疫情期间疯狂入市的散户,实际上并不擅长交易。
ASIC的这份研究,将澳股散户投资者在2月24日至4月3日期间的交易行为与此前半年的基准期进行了参照比较。这段时间内,澳股标普200指数(ASX 200)从一开始的7139点一路跌到了3月23日的4546点,之后又回涨至5068点。
最后比较得出的差别是惊人的:
在基准对照时间段,散户的平均每日股票交易额为16亿澳元;但在市场动荡的用户集中时间段,这一数字飙增至33亿澳元
当然,这个时期的整个市场都非常繁忙,平均日成交额从150亿澳元上升到了280亿澳元——增势是如此的迅猛,甚至还逼得澳交所对交易活动设置了上限。
其中,散户交易在这段时间内的所有交易中占的比例从10.6%升至11.9%,但交易的很大一部分并不是来自有经验的“老股民”:
据统计,在用户集中时间段的40天内,澳洲股市一共增加了约14万个“新股民”,平均每天有4675个人开户;新账户在所有活跃账户中占到了21.4%。
而作为参照,在之前的半年内,每天仅有1369个人开户。
更重要的是,疫情导致许多本已退出澳洲股市的股民们也蠢蠢欲动,并选择了在这一时刻重新回归。
据ASIC统计,共有142022个在基准期没有交易的休眠账户,在疫情爆发后的市场动荡期间突然恢复了正常交易。这些账户占所有活跃账户的21.6%。

但这些疯狂入市炒股的澳洲“大爷大妈”,似乎对于自己判断市场的能力定位却有点不太准确。
ASIC表示,普通散户对于市场波动性的辨别能力非常拙劣。
据该报告显示,在散户投资者净买入的日子里,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时间,他们投资的股票股价反而会在次日下跌;而另一方面,在散户投资者净卖出的日子里,有超过一半的时间,他们又得眼睁睁地看着投资的股票股价在次日上涨。
ASIC市场执行董事扬科(Greg Yanco)表示:“我们担心的是,人们追逐暴利、投机倒把已被普遍证实并不是一种特别有效的策略。”
“在我们所观察的这个市场波动较大的时期,散户投资者在此期间似乎搞错了市场时机。”

2

危险的买买买与卖卖卖

“真正有水平的投资者,都不会对一天内、甚至一周内的股价走势大惊小怪。”
正如著名专栏作者James Thomson(汤姆森)所说的一样,虽然散户也大多明白这个道理,但无奈身体总是更诚实。
事实上,其实散户如果真的能抄底买入并持有的话,这也倒算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投资策略。毕竟澳股市场已经从3月23日的低点反弹了相当可观的水平——自那时起,ASX 200已回涨了18%。
“散户别玩火!”疫情下澳洲举国炒股太疯狂,逼急了监管机构
只是可惜大多数的散户投资者们并没有这么做。
实际上,在疫情期间,散户投资者就似乎以惊人的交易频率一直在“买买买”与“卖卖卖”:
据统计,在疫情爆发前的基准对照时间段,每个散户在特定股票上的平均交易间隔时间为4.5天;但在疫情爆发后的用户集中时间段,这一数字缩短到了1天
与此同时,每个散户在任意股票上的平均交易间隔时间也从原先的2.5天缩短到了0.9天
“散户别玩火!”疫情下澳洲举国炒股太疯狂,逼急了监管机构
在监管机构看来,这样的股票交易行为其实是非常危险的;但更危险的,或者是那些听上去更加“炫酷”的金融产品,比如加杠杆的ETF、与石油挂钩的金融产品等等——当然了,还有CFD
ASIC根据12家CFD交易商(占市场份额84%)提供的数据估计,在3月16日至3月22日的仅仅一个星期,散户总损失超过4.28亿澳元,净亏损2.34亿澳元。
据悉,该监管机构正在就是否会对散户施加杠杆限制、提高定价透明度和禁止业内的著名“割韭菜利器”——场外交易市场的二元期权等问题向业内征求意见。
而其中尤其令监管机构担忧的,是那些专门瞄准在年收入低于3.7万澳元的投资者、杠杆比率高达200-500倍的CFD。

3监管机构的这份报告能叫醒散户吗?
ASIC的这份报告,无疑有着非常特别的意义。
在汤姆森看来,ASIC的这份报告可圈可点的原因有二:
第一,报告发表的速度之快表明了其作为市场监管者感到的一种紧迫感;
第二,这也为散户投资者打开了一扇有价值的小窗口——而许多人都可能从未意识到这一点的存在。
但这份报告或许仍然忽略了更为关键的一点:
的确,我们可以看到在疫情爆发前后的散户交易数据对比差距确实非常触目惊心;但扪心自问,在疫情爆发前的基准对照时间段内的数据,就真的是属于“正常交易”的频率与水平吗?
有多少人其实一直都在投机倒把?这些人又真的了解自己面对的市场究竟是什么吗?
这个市场里,有太多的人在“玩火”,却偏偏没有“烧身”的觉悟。
毕竟,很多人都或许心情激动地听到过关于“从10万到2000万,他用了13年”的巴菲特神话,却似乎总是会选择性遗忘其他不愉快的韭菜故事。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