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30万移民大军离境,澳大利亚的明天还会好吗?

阅读导航

  • 前言
  • 移民怎么越来越少了?
  • 高度依赖移民的经济
  • 没了移民,本地人能自保吗?
  • 反对:移民才没有抢澳洲人工作!
  • 莫里森:移民人数不会改变!
  • “移民天堂”名声难保?

前言

澳大利亚曾经有过的别称是“骑在羊背上的国家“、“坐在矿车上的国家”,可能到了今天,该改名为“移民托起来的国家”。

因为过去近三十年来澳洲不间断的经济增长,基本上是由移民计划支撑起来的。自2005年以来,澳洲超过一半的人口增长来自海外移民。根据统计显示,移民的数量每增长1%,澳洲的经济也跟着增长1%。而根据去年的数据,这些移民中来自中国的人数排名第二,占总人口比重2.6%,仅次于英国。

但是今年突如其来的一场新冠疫情,令近30万临时签证持有者离开澳洲。

上周五,总理莫里森表示,预计本财年移民人数将下降30%以上,下一个财年恐怕还要再下降85%,将只有不到3.6万人,为澳大利亚近几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根据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预测,在未来两年内,澳大利亚的长期移民数量可能会再减少近30万,而这些人曾经是澳洲的消费者、熟练工人、纳税人和购房者主力军。

面对未来移民的严峻形势,澳洲国立大学人口学家Liz Allen对媒体高呼:

“澳洲的人口正在老龄化,退休的比工作的人要多,这意味着纳税的人越来越少。所以我们的公路、基础设施、医院、学校等等一切花费——

都需要吸引新移民来填补这些空白。”

也有反对声音说,澳洲应该借此机会摆脱对新移民的依赖,转而大力扶植国内劳动力。

但这开了30年的经济快车,一时间能变换得了车道吗?

1

新移民怎么越来越少了?

根据证券市场经纪商CommSec的预测显示,未来12个月的新移民数量,将比预期减少约24万人。

代理移民部长Alan Tudge也证实了这一说法:“新冠疫情显然会对2019-20财年的计划产生影响,由于边境对除了澳洲公民和永久居民外所有人关闭,因此这一数字将远远低于预期。”

而就在短短一年前,澳洲的移民数量曾创历史新高。

根据澳洲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上一个财年截至2019年2月的记录,有 84.48万人来到澳洲,其中包括持临时签证者,这打破了历史记录。如果减掉那些永久离开的人,澳洲去年的净移民数为29.92万人,为5年来的最高水平。

自2012年以来,澳洲每年净移民人数超过20万,比20世纪以来的平均水平7万,超出三倍有余。

去年总理莫里森在大选中承诺,本财年将把澳洲的移民人数从原来的19万降至16万,没想到被新冠疫情一推动,这竟然很容易实现了。

澳洲内政部(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的数据显示,过去一个月,澳洲PR(永居签证)的邀请数量大幅下降。

今年4月,澳洲只发出了50份技术独立189类签证的邀请函,而3月为1750份,此类189签证允许持有者在澳洲任何地方居住。而获邀491类签证的人数从上个月的300人降至50人,491类签证要求移民居住在澳洲偏远地区。

2019年12月,澳洲共有243万临时签证持有者,根据联邦政府的数据,这个数字在4月初下降到217万,流失了26万人。

这一数字预计还会进一步下降,因为许多临时签证持有者拿不到任何补贴,可能会选择打包回国。

上个月总理莫里森还公开向他们喊话,“建议”他们如果在澳洲无法自给自足,就“从哪来的回哪去“。

根据上周首席医疗官Brendan Murphy的说法,澳洲可能需要至少三到四个月的时间,才能再次开放边境。这意味着未来三四个月,澳洲的劳动力市场将一直处在“只减不增”的状态。

2

高度依赖移民的经济

移民数量的下降,将对澳洲疫情后的经济复苏产生重大影响。

移民是澳洲的劳动力、纳税人、消费者和房地产市场的重要参与者。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他们在推动长期创新和生产率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悉尼大学移民专家Anna Boucher说,疫情危机暴露了澳洲对移民的严重依赖程度。她指出,2019年的联邦预算文件显示,澳洲政府大肆吹嘘的财政盈余,是建立在高水平的净海外移民的基础上的。

“如果没有足够多的海外净移民,我们就不会有预算盈余。” Boucher表示。

预计到6月底,新冠疫情将使澳洲经济29年来首次陷入衰退。

Grattan研究所首席执行官John Daley说,人口增长和经济增长并驾齐驱,移民“在澳洲历史上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

过去几年,澳洲的实际经济增长率约为2%至2.5%,其中近1%纯粹是移民带来的。平均每年澳洲的新移民人数都会比去年多1%,这也直接导致了总人口增长1%;而当人口增长1%时,GDP或多或少都会增长1%。

在过去几年的好几个季度里,澳洲除了人口增长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经济增长,而增长的人口其中大约三分之二是移民。”

Commsec高级经济学家Ryan Felsman表示,移民人数只要减少10%,就能马上影响到澳洲经济。而随着澳洲的边境关闭的时间越长,澳洲的经济复苏速度,就有可能比其他不依赖移民的国家更加缓慢。

Boucher说,这场疫情可能会促使人们重新思考,澳洲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依赖移民来填补劳动力缺口。

她指出:“这些年来,我们对永久移民的准入限制变得更加严格,但我们对临时签证持有者有可能相对放宽限制,未来几年政府可能会继续考虑如何重新部署澳洲劳动力。”

“我们需要与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争夺移民人口。”

推广

3

没了移民,本地人能自保吗?

政府依赖高水平的移民来增加人口,有时是一种懒惰的做法。显然,与提高生产率或投资于技能和培训相比,让大量移民来到澳洲更容易推动经济增长。

联邦工党内政事务发言人Kristina Keneally上周指出,澳洲是时候借此机会改革移民制度了。她的意见是:澳洲不需要那么多移民来跟本地人抢工作,搞得工资水平一直提不上来。

经济学家Stephen Koukoulas在疫情前曾经指出,澳洲有72.5万失业者和11.5万未充分就业的人,他们受过正规的培训,而正是因为澳洲有太多临时工,所以他们找不到工作、工资水平也提不上去。

影响工资的不仅仅是临时签证持有者的数量。其实联邦政府的移民政策,实际上也鼓励某些地区和某些行业的雇主,向临时签证持有者支付比澳洲人做同样工作时低得多的工资。

所以,持反对移民观点的人认为,这些临时劳动力降低了澳洲工人的工资,抢走了本地人本可以从事的工作。他们呼吁要确保澳洲人得到公平就业的机会,借助这场疫情,摆脱对廉价的海外临时劳动力的依赖。

4

反对:移民才没有抢澳洲人工作!

澳大利亚的移民历史可以追溯到二战之后,当时是“要么移民,要么灭亡”。

在战后的第一次长期繁荣中,澳洲的移民人数逐渐增加,在1969年至1970年间达到创纪录的185099人。但在1974年至1975年的第一次全球经济危机之后,移民人数暴跌至52752人,为有记录以来的最低年摄入量。随着经济复苏,移民数量也随之恢复。但在1982年全球经济衰退开始时,移民数量再次下降。

后来,在霍克政府的领导下,移民数量再次增加,但1991-92年的经济衰退打断了这一趋势:1991-92年的净移民人数为78,300人,第二年下降到48,400人。在此之后,移民人数花了很多年才恢复到之前的水平。

澳大利亚的移民问题一直存在争议,或许是因为在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中,澳洲拥有第二大移民劳动力,其总数仅次于美国。这些争议主要集中在每年移民的人数和他们的组成上。

每次经济衰退之后,新的全国性移民辩论就会出现。在1982年经济衰退后不久,历史学家Geoffrey Blainey率先发起了后来被称为“亚洲移民辩论”的运动。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经济衰退之后,Pauline Hanson 的一国党公开反对亚洲移民,他们的理由是:“移民抢走了我们的工作,而亚洲人不是理想的移民”。

但事实上,移民和临时签证持有者并不抢走澳洲人的工作,他们的到来反而带来了新的工作机会。特别是国际学生和打工度假者,如果没了他们,澳洲的高等教育和农业产业将发生不可逆转的危机。

5

莫里森:移民人数不会改变!

与永久签证不同,澳洲的临时签证没有上限人数。截至2019年6月,澳洲有210万临时签证持有者。

目前,有大概210万临时签证持有者居住在澳洲,人数大概是是永久移民的三倍。这些临时签证持有者做的可不只是摘水果:在澳洲,五分之一的主厨、四分之一的厨师、六分之一的接待人员、十分之一的护理人员都是持临时签证来工作的。

近年来,澳洲慢慢抛弃了直接邀请永久移民模式,而采用了“客-永居移民”模式。这个名词中间的“连字符 -”,表示两者之间的桥梁或通道:根据澳洲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的数据,许多永居移民此前都持有临时签证,平均每人持有3.5个临时签证,这些人在临时居住一段时间后,会慢慢申请成为永居移民。

昨天,澳洲总理莫里森表示,他预计下一年政府不会对永久移民上限做出任何改变,这一数字仍将保持在每年16万人。

他承认了一个事实:如今绝大多数技术移民,实际上来自那些持有临时签证的人。

“如果有人想改变临时签证政策,基本上是在说,他想影响永居技术移民,以及全国各地那些高度依赖永久移民的社区。”

他这句话被视为对反对党内政事务发言人Kristina Keneally上周末发言的回应。

他警告说,减少移民对经济没有好处。

6

“移民天堂”名声难保?

Boucher副教授担心,随着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继续,种族虐待和仇外心理可能会加剧,从而把一些新移民吓跑。因为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不断发生有亚裔澳洲人遭到毒打,房子被涂上种族主义的涂鸦,在街上被人辱骂等事情。

“每当资源变得紧张的时候,就会有更多的冲突。”她说,“即使在经济相当活跃的时候,这种不安情绪也在暗涌着,我担心情况会变得更糟。”

Allen博士说,虽然澳洲需要移民来帮助灾后重建,但未来这些移民可能会被其他国家吸引了去。

“在疫情发生后,大量的临时签证持有者没有得到充分支持或照顾。我们从移民那里得到了很多东西,但澳洲没有跟他们实现互惠关系。”

令Allen更担心的是,因为疫情中亚裔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对待的事情越来越多,“移民天堂”澳洲可能会被认为是一个不够安全的地方。

其实,为了帮助澳洲的移民渡过疫情危机,联邦政府为一些移民提供了提早提取退休金、并放宽各种签证条件等措施。塔斯马尼亚州、维多利亚州和堪培拉都出台了自己的措施。

EG咨询和城市规划( EG Advisory & Urban Planning)的总经理Shane Geha博士说:“疫情过后有望看到新建基础设施热潮的到来,届时澳大利亚也会需要新移民的技能,助力国内规模不大但资源丰富的劳动力,创造新的经济增长,这对重振澳大利亚经济至关重要。”

但是Allen博士认为,澳洲还需要给新移民更多照顾。

“如果短期到中期没有移民,澳洲的长期未来就不那么确定了。”

“移民帮助我们建立了这个国家,他们也将成为澳洲经济重建的核心。”

参考资料:

https://www.sbs.com.au/news/coronavirus-has-halted-immigration-to-australia-and-that-could-have-dire-consequences-for-its-economic-recovery

https://www.smh.com.au/national/do-we-want-migrants-to-return-in-the-same-numbers-the-answer-is-no-20200501-p54p2q.html

https://www.theaustralian.com.au/nation/coronavirus-australia-live-updates-scott-morrison-pledges-352m-for-international-vaccine-project/news-story/d9644addd5a4dfc46e09664f8b60575d

https://www.afr.com/policy/economy/later-migration-plunge-to-hurt-economy-and-housing-20200501-p54p2g

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0/may/04/immigrants-dont-take-australian-jobs-they-create-jobs-for-others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