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成为良心企业“试金石”,细数澳洲特许经营品牌方和加盟商的“恩怨情仇”

阅读导航

  • 前 言
  • 曾经风光无限的Gloria Jean’s Coffee
  • 加盟商的无奈
  • “良心与否”试金石
  • 学乖了的RFG?

前 言

对于澳大利亚零售业而言,这几年的洗牌本来就已经够惨烈的了,一场疫情则无异于雪上加霜、伤口撒盐。

无论是小红书上的网红文具品牌kikki.K,还是素有快时尚清流之称的优衣库(Uniqlo),无一例外就是关店。

大品牌直营店都尚且如此,更何况势单力薄的加盟商。

过去几年,尤其是2018年,澳大利亚特许经营行业爆出过多种丑闻,商业信誉和口碑大受影响。

就当这场风波满满淡出人们的视线,结果一场疫情又将这一商业模式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1

曾经风光无限的Gloria Jean’s Coffee

本周三,澳大利亚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高乐雅(Gloria Jean’s Coffee)的一位加盟商忍痛关闭了自己的门店。

他说:“我维持不下去了,只能通知购物中心物管处收回店铺。”

除了这家加盟商,其它一些在苦苦挣扎的加盟商也在计划关店。

疫情发生前,零售业整体环境就不太景气。像咖啡店、烘焙坊、茶饮、快餐连锁等等都属于薄利经营,不严格控制成本的话还会亏钱。

疫情发生后的情况大家就更清楚了。过去一周,购物中心的销售下降了90%。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另一位Gloria Jean’s Coffee加盟商说道:“眼下,任何一个购物中心都没有人流量。现在没有人想去购物或买咖啡。”

“既然现在政策不允许他们坐下来喝咖啡,很多消费者都觉得没有去咖啡店消费的必要。这样的光景,我们如何交得起租金和支付其他账单?”

相比眼下的萧瑟,几年前的这个牌子可是着实火了一把。不仅在澳大利亚,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个国家和地区都能见到它的身影。

并且,Gloria Jean’s Coffee牵手中国天津老字号“狗不理包子”一度成为业内的佳话。

2015年1月21日,天津狗不理集团宣布,获得澳大利亚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高乐雅(Gloria Jean’s Coffee)在中国市场的永久使用权。

结盟的目标也非常之高大上,旨在让Gloria Jean’s Coffee成为狗不理拓展中国本土餐饮市场的利器。

但是,几年过去了,狗不理还是狗不理,而Gloria Jean’s Coffee却早已今非昔比。

2

加盟商的无奈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1800亿澳元的特许经营行业正面临危机

全澳范围内,无论是像Gloria Jeans、Grill’d和Sushi Sushi这样的大品牌,还是其他刚起步的小品牌,无一不在忙着关店。

关店不要紧,数千名员工却因此暂时下岗。即便是那些没有下岗的“幸运儿”,工作时间也较以往少了20%至40%。

近些年,由于资源矿业投资规模大幅减少,澳大利亚经济开始搞转型。

特许经营行业直接雇用了超过500,000名工人,并且涉及数以万计的加盟店。这些店铺大都位于东部海岸大城市的购物中心内。

由于这些购物中心目前依然开放,因此仍在继续收取租金。

即便有联邦政府驱逐禁止令打底,真正降租免租的业主目前来看并不多。

在特许经营行业,很多小店老板之所以选择加盟一个品牌,并支付不菲的加盟费用,品牌授权方的实力、以及能够提供的支持是选择的初衷之一。

然而,在这场疫情危机当中,不少加盟店店长表示,向总部求助之时,总部无一例外地告诉他们一些不太可行、或者有伤信誉的做法。

据一家加盟商透露,总部告诉他可以效仿澳大利亚零售巨头Premier Investment的做法,在疫情期间停业关店、遣散员工、并且拒绝向业主缴纳租金。

他说:“很多在我店里帮忙的工人都是老员工了,平时做事也都勤勤恳恳,我怎么能够在危机时刻落井下石呢。”

3

“良心与否”试金石

事实上,过去多年以来,特别是在2018年,澳大利亚特许经营行业爆出过多种丑闻,商业信誉和口碑大受影响。

例如,Fairfax传媒曝光7-11便利店欺诈员工薪酬丑闻。

Retail Food Group

拥有Donut King、Michel’s Patisserie、Gloria Jean’s Coffees 等多个品牌的零售食品集团 Retail Food Group(ASX:RFG)更是成为当年最大的笑话,先后爆出了克扣加盟商、加盟商无利可图又不得不克扣工人、或以次充好的“恶性循环加盟模式”。

当这场风波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结果一场疫情又将这一商业模式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事实上,不只是特许经营行业,这场疫情成为了考量多个行业“良心与否”的试金石。

我们看到,随着新冠疫情的传播,政府限制性举措的出台,特许经营品牌持有方的反应不一。

一些唯利是图的商家直接果断要求旗下加盟商“断臂求生”,关店,裁人。

相反,一些良心品牌方则通过暂停或折让加盟费、市场推广费等多种费用的方式来帮旗下加盟商解压。

这些费用不容小视,在某些情况下,光市场推广费一项就可以占到加盟商销售额的10%。

Grill’d

例如,快餐连锁品牌Grill’d在在澳大利亚拥有137家门店,雇佣员工超过3500人。

在上周五的一份邮件中,Grill’d告知员工部分店铺将在3月27日至5月31日期间关闭,这些店铺的员工需要下岗。

在一份申明中,Grill’d说:“我们的目标是保持企业运转,这样我们才能使我们的员工继续工作。”

Sushi Sushi

连锁餐厅品牌Sushi Sushi去年被私募以1亿澳元的价格收购。

这家公司于周四关闭了140家商店,涉及1000多名工人下岗。搞笑的是,这些员工并没有收到补偿,而是被要求向Centrelink求助,直到接到公司的另行通知。

供货商也被告知无法获得供货款。在发送给供应商的一封信中,Sushi Sushi表示:“关闭意味着我们的整个团队都必须下岗,直到另行通知。您可以了解,这种关闭将意味着企业将不再支付任何款项。”

据一位内部人士透露,马上关店是一种相对更便宜的选择。

他说:“销售量至少下降了50%。简单地选择关店,他们不必支付任何费用,工资或租金,一切都被冻结了。”

4

学乖了的RFG?

再说说前文提到的零售食品集团(Retail Food Group,RFG)。这家特许经营公司通过一系列连锁品牌(Gloria Jeans,Brumby’s,Michel’s Patisserie,Crust和Donut King)在全澳拥有800多家加盟店,雇佣有6000多名工人。

根据RFG上周五向澳交所提交的公告,该公司集团关闭让总部员工下岗,或者大幅减少总部员工工作时间。

RFG表示,虽然烘焙品牌Brumby’s收入超出预期,但最近的销售数据表明顾客“大幅”减少,尤其是购物中心。

据悉,在旗下800多家加盟店中,有600余家的选址就在购物中心。

据内部人士透露,RFG澳大利亚总部办公室管理层于上周四做出决定,一些员工被不限期停职,而其他员工的工作时间将减少到每周三到四天,实际上是将工资削减了20%至40% 。

据悉,对于部分加盟商,RFG也提供了加盟费、市场推广费用的减免。

尽管如此,Brumby’s连锁品牌的前创始人Michael Sherlock表示,所有的加盟商至少都应该获得市场推广费以及品牌使用费减免1/3。此外,在这样一个非常时刻,品牌所有方还应提供其他支持,也缓解加盟商的负担。

他说,对于一些加盟店而言,这些费用应该全免。

加盟商倡导组织Franchise Redress表示,最近自己被大量陷入困境加盟商的消息给“淹没了”。

联合创始人迈克尔·弗雷泽(Michael Fraser)表示,对于加盟商而言,他们所需要的切实的帮助,而不是品牌方提供的打折商品这种方式。

他说:“如果没有客户,商品也卖不动,打折也白搭。”

“大型连锁店的品牌方应该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对那些拒绝给加盟店减免租金的购物中心业主施加压力。”

日出茶太

在澳大利亚拥有100家门店和1150多名员工的泡泡茶特许经营品牌Chatime(日出茶太)是另一家苦苦挣扎的品牌方,大量门店持续关闭、员工被迫下岗。

即便在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宣布购物中心的美食广场仅能提供外卖之前,一些Chatime加盟店的销售额已经下降超过50%。

Domino’s

在澳大利亚拥有数百家加盟店的Domino’s(达美乐)表示,当地每家加盟店都受到了新冠的冲击。

截至目前,Domino’s为加盟商提供了300澳元的奶酪折扣,并延长了交易期限以减少现金流的影响。此外,这家品牌方也表示将继续考虑其他选择来帮助加盟商。

在一份声明中,Domino’s说:“未来几周,我们将为失业的社区成员提供餐食。”

END

如果要使特许经营部门继续在澳大利亚生存,毫无疑问,品牌方和购物中心业主需要做得更多。

所幸的是,我们看到澳大利亚不少大型购物中心业主选择和租户握手言和,你退一步,我让一步,免得因为交不交租撕破脸。

另外,联邦政府奉上了1300亿澳元的留职“大礼包”,很多加盟商店内的员工可每两周领取1500澳元,加盟商也适当减减压,相当于政府/纳税人替他们在一段时间内“养人”。

最终,这个世界还是要回归“一片和谐”的现象,一如“回归平均值”(regression to the mean)理论。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