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隔离太苦闷?澳洲投放美食美酒“空投” 美食“关怀包”

正如给驻扎海外的士兵送去“关怀包(care packages)”可以提升士气一样,疫情期间的美食包裹正在帮助澳人渡过居家隔离的苦闷。

居家隔离太苦闷?澳洲投放美食美酒“空投” 美食“关怀包”

《澳洲金融评论》13日报道,将美食美酒当做礼物是有道理的,很多澳人在疫情期间会互相邮寄“关怀包”。

在疫情发生之前,“关怀包”通常是送给海外的士兵的,但在疫情这场完全不同的战争中,美食“关怀包”被送给了亲朋好友甚至雇员,以及任何与长 期封锁中与忧郁作斗争的人。

对于生活在新州南部海岸的Carol来说,虽然几年前她因为诈骗失去了毕生的积蓄,但远在美国的女儿给她寄来的新州酒厂Cupitt’s Estate的热巧克力与司康饼代金券,是一种款待。

还有在线供应商Pepe Saya的一位有心的顾客购买了5份松饼粉,除了自己家留一 份,还分别寄给了4个邻居家一份,令他们可以通过在线视频软件Zoom实现周日的早午餐聚会。

新州糖果商Junee Licorice and Chocolate Factory的德鲁斯(Neil Druce)称, “当人们情绪低落时,他们会转向巧克力和酒精。”每周他可以寄送出约1500份巧克力“关怀包”,上个月业绩提升了150%。

受益于与本地酿酒厂的合作,一起配送威士 忌也可以做到。

据他介绍,最大的一单生意是一个企业为员工送出了价值9000澳元 的“关怀包”。

墨尔本 Hawthorn邻里酒吧和餐厅Mister Sandrino的主厨舍尔伯特(Daniel Schelbert)很清楚为什么在这次封锁中家庭膳食“关怀包”比去年还要受欢迎。

“每个人都筋疲力尽。”他称,“去年,人们很高兴尝试在家自己烤面包,或者自己做千层面。这一次,他们想要的只是在他们的前门台阶上享用一顿美味的晚餐。”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