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商会前主席:将中国学者排除在澳大利亚研究之外是错误的

澳大利亚商业领袖澳中商会(Australia China Business Council)前主席史密斯(Warwick Smith)近日表示,包括在授予赠款方面实施越来越严格的举措等行动,澳联邦政府对于中国的鹰派做法可能会适得其反,使澳大利亚的创新成为一潭死水。

史密斯表示,对中国参与高技术领域的谨慎态度很容易给澳大利亚开发新知识和技术的能力带来不利影响。“非常狭隘的研究资助政策限制是需要非常小心的事情。”史密斯称。

No quick fix as Beijing gets tough', says Warwick Smith

“因此,如果想在快速变化的能源矩阵中开发综合储能成果,就像我一样,需要确保接受所有可能的研究。美国和中国是该领域的领导者,我们希望能够与他们合作。最大的危险是我们可能无法实现。”他说。

由于地缘政治原因,澳大利亚的研究工作可能会受到限制,研究界也越来越对新数据感到震惊。有新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企业和政府在研发方面的支出自2017至2018年以来没有变化,均远低于经合组织(OECD)的平均水平。

对此,澳大利亚八校联盟(Go8)首席执行官汤姆森(Vicki Thomson)也表示,长达10年的投资下行趋势尤其令人担忧。“如果澳企无法或不愿意追求创新并加大研发力度,大学在加强大学商业化和与行业合作方面的努力只能到此为止。”他称。

发布者:Richard,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