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费越贵越要念!澳洲人文法律专业生源增长

尽管莫里森政府将一些文科课程费用提高了一倍多,以便把学生们赶到大流行后对经济复甦至关重要的就业领域,但大学人文和法律课程的需求仍在增长。

但是,政府的高等教育改革正在发挥作用的一个迹象是:农业、卫生、科学和教育领域的优先课程申请数量正在增长,这些课程的学费都下降了。

初步录取数据显示,大学农业和环境课程(学费下降了59%)的申请人数猛增16%,而想要报读医科课程的学生人数也同样增加。

学费越贵越要念!澳洲人文法律专业生源增长

数据显示,管理和商业课程的费用上涨了28%,与上一年相比,入学人数下滑了4.6%。

澳洲国立大学(ANU)社会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诺顿(Andrew Norton)说,虽然社会和文化课程的需求仍然很高,但这种趋势表明“政府改革有一些积极的迹象”。

“我们看到的一些趋势——商业和创意艺术报考人数下降,医科蓬勃发展——已经持续一些年了,”他说,“很奇怪,教育在挣扎了一些年之后,申请人数表现得这么好。”

“社会和人文专业也被证明相当坚韧,但在整体申请增长7%的情况下,它增长了5.9%。所以它还是丧失了一些市场份额。”

周一公布的高等教育入学数据显示,教育领域(学费下降了42%)的入学人数增长了近10%。然而,尽管平均费用从6804澳元上涨到14500澳元,上涨了113%,社会和人文课程的入学率还是增长了5.9%。

学费越贵越要念!澳洲人文法律专业生源增长

教育部长杜吉(Alan Tudge)表示,农业、卫生和教育专业申请人数的跃升,表明““毕业生就业准备计划”改革正在发挥作用。“我们的意图是鼓励更多学生进入最有机会找到工作的课程。”他说,“最后学什么专业还是要由学生们自己来决定,但我们从不讳言鼓励澳洲人在就业预期增长的领域学习。”

政府希望通过提高其他科目的学费,向大学的法律和通信等课程支付较少补贴,并降低师范、数学、护理和科学的学费,以此来提高优先课程的入学率。

去年试图抵制改革未果的几所大学仍然担心新的收费结构不会对报考决定产生影响,反而会让学生在毕业后背上更高的债务。

也仍有一些高等教育研究人员担心,新结构也会在无意中促使大学招收优先级较低的课程的学生,因为他们可以收取更高的学费。

在以前的结构下,大学招收一名科学专业的学生每年可以收取28958澳元——9698元来自学生通过高等教育助学贷款(HECS-HELPS)缴纳的学费,19260澳元来自联邦补贴。

在新的结构下,学生支付的学费下降,只需7950澳元,但联邦政府的补贴也会减少,仅剩16250澳元,因此大学总体将损失5118澳元的收入。

学费越贵越要念!澳洲人文法律专业生源增长

尽管有这些担忧,但早期的数据显示,建筑和建筑课程的需求上升了近10%,IT学位申请上升了近7%,对工程和科学课程的兴趣增加了近3%。

悉尼大学表示,本学年第一学期需求量最大的学位是商业硕士、理科学士和文学士。

在只提供6个本科学位的墨尔本大学,最受欢迎的是人文、科学和商业学位。在政府的改革下,该校的文学士和商学士很可能成为学生费用最高的课程。

昆士兰大学报告说,卫生、IT、教育和法律专业的申请人数上升,部分原因是成人考生经历疫情影响想进修提高技能。

文章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