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贷负担越来越轻 澳洲家庭利息支出35年最低!

澳洲家庭收入中用于支付债务利息的比例已降至35年来的最低水平,每年可腾出数百亿澳元用于其他方面。

房贷负担越来越轻 澳洲家庭利息支出35年最低!

AMP Capital的分析显示,截至12月底,澳洲家庭支付的利息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降至5.5%左右。

而在2019年年中,这一比例接近9%,2008年则超过13%。

家庭利息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处于198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低点。

下降的原因是官方利率暴跌,11月官方利率被下调至0.1%的空前低点。

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奥利弗(Shane Oliver)估计,与两年前相比,利息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下降,每季度向家庭部门多注入约90亿澳元。

“这反过来又支持了消费者的信心和支出。”他说。

许多借款人利用节省下来的利息支出来减少债务。

澳储行(RBA)表示,去年3月至12月期间,有“大量款项”进入抵押贷款抵消和再提款账户。这相当于约400亿澳元,占所有可支配收入的4%。

“但存入这些账户的金额增加可能反映了消费机会的减少、抵押贷款持有者储蓄金钱以备不时之需,以及一些借款人将提前取出的退休金和收到的财政补贴存入这些账户。”

储行2月份的货币政策声明说。

房贷负担越来越轻 澳洲家庭利息支出35年最低!

1980年代,当官方利率飙升至18%时,家庭利息支出攀升至可支配收入的10%左右。

用于支付利息的收入比例在2008年再次达到顶峰,为13.3%,当时矿业繁荣的影响帮助推高了利率。

但十年来,利息支出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一直在下降,尽管房价上涨将家庭债务占收入的比例推到了创纪录的水平。

在这些债务中,按揭贷款占了大部分。

在新冠疫情爆发时,有人担心失业率上升会使许多借款人面临财务压力。

银行宣布在2020年3月为受疫情影响的人提供六个月的贷款延期偿付政策。

储行表示,接受这一安排的抵押贷款持有者比例已从6月底的8%的峰值下降到12月底的2%。

“自9月以来,约85%已退出延期还款安排的借款人同意恢复全额还款。”储行表示。

但利息支付的快速下降会带来经济风险,因为即使利率小幅上升,借款人也需要将更多的收入用于还款。

这可能会让近期才刚申请贷款或负债非常高的家庭面临财务压力。

奥利弗博士还表示,抵押贷款债务的偿还时间将比过去长得多。

“人们的借款比35年前多得多,”他说,“现实是,在一个低利率和低工资增长的世界里,要想把债务负担降下来,需要的时间比前几代人长很多。”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