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8个月分离才将女儿从武汉接回澳洲!华人一家尝尽艰辛

去年的今天,当武汉被封城以遏制新冠疫情传播时,6个月大的澳籍婴儿Chloe被困当地,她的父母意识到,他们被迫分开的时间将比原计划的要长得多。

这一前所未有的封锁让武汉人民无法庆祝农历新年,并导致所有进出交通暂停。

武汉有1100多万居民。 这也让父亲徐毅(Xu Yi,音译)春节后带她回家的计划落空了。

当这位37岁的IT技术人员从墨尔本飞往当时疫情“震中”的航班被取消时,他便懊悔不应该在2019年10月把女儿留给奶奶。

据澳广(ABC)去年1月报道,超过140名澳大利亚儿童被困在武汉,Chloe就是其中之一。

历经8个月分离才将女儿从武汉接回澳洲!华人一家尝尽艰辛

此后,澳大利亚政府先后派出两架包机赶赴武汉,成功撤离600多名被困的公民及其永久居民家属。

然而,Chloe是被禁止登机的20名未成年人之一,因为他们没有合法的监护人。

她在那段期间要接种包括白喉、破伤风、百日咳、乙型肝炎、小儿麻痹症和流感嗜血杆菌等疫苗。

由于有感染COVID-19的风险,徐先生犹豫不决是否要让她前往武汉的医院接受免疫接种。

在经历了近8个月的分离和14天的酒店隔离后,Chloe终于在去年6月份也就是她满1岁的时候在悉尼与父母团聚。

几天后,在全家人驱车回到墨尔本的家中后,Chloe再次被迫经历封锁的生活–墨尔本在去年7月初开始封城。

“坦率地说,(武汉封锁疫情后)我并不那么担心中国的疫情……但父母的陪伴意义重大,”徐先生表示。

“只要我们能够团聚,我们就很幸福。”

历经8个月分离才将女儿从武汉接回澳洲!华人一家尝尽艰辛

Chloe回家路漫漫

回顾把Chloe带回家的历程,徐先生说,对他的家人来说,这是“疯狂的一年”。

Chloe和她的奶奶住在距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仅几公里的社区,据报道,在疫情爆发的早期,首批患者就是在那里被发现的。

当封锁突然阻止徐先生从澳大利亚返回武汉时,他变得非常担心Chole和她奶奶的安全,因为关于病毒以及它如何传播的信息尚不清楚。

他试图通过与中国的一些媒体分享自己的困境来寻求帮助,但他表示,这些媒体不同意发表,也不愿说明原因。

于是他决定通过中国的社交媒体微信寻求帮助,并让他的朋友和家人分享他对同样被困在武汉的澳大利亚人的呼声。

历经8个月分离才将女儿从武汉接回澳洲!华人一家尝尽艰辛

很快就有超过200人加入,其中包括被困在这座城市的澳大利亚公民、永久居民和中国留学生,他们原本计划在中国春节后返澳。

徐先生带头向外交贸易部(DFAT)和澳广等媒体寻求帮助,但最终被告知像Chole这样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无法撤离。

当武汉在去年4月份解除封城后,徐先生再次向内政部请求帮助。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他又进行多次申请,请求在边境关闭期间,让Chole的奶奶(持有有效的临时签证)带她一起回澳大利亚。

在他的前两次申请被拒绝后,他第三次为母亲申请旅行豁免,得到内政部以同情为由的批准。

他说,“我以为(在酒店隔离后)见到她时我们会哭一场,但事实是,我们都好高兴。”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