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建筑商套路深!凭空玩消失,数万业主被割韭菜

阅读导航前 言悉尼Opal Tower风波又起一命不到一百万建筑商玩消失行业鱼龙混杂结语

前 言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澳洲,买房绝对是人生大事。

然而, “不买房忧心,买房怕买到烂尾,真是不省心……”一句话道出了很多准买房人的心声。

与年初的恐慌性下跌不同,澳大利亚住房市场于2020年成功翻盘。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澳大利亚八大首府城市住房价格较年初上涨了1.8%。

房子再次成为投资者和自住人士的重点关注对象。然而,多家公寓(尤其是高层公寓)建筑商在面临业主诉讼时玩“消失”也再次成为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这并不是一个新问题,而是有一个由来已久的名字:凤凰涅槃(Phoenix)。

1

悉尼Opal Tower风波又起

澳洲建筑商套路深!凭空玩消失,数万业主被割韭菜

根据《悉尼晨锋报》的报道,悉尼高层公寓大楼Opal Tower建筑商的一家关联公司宣布倒闭。据称,这家公司累计拖欠3000万的维修资金,涉及悉尼市内7处有缺陷的公寓大楼。

换言之,上千名公寓业主可能因此成为“冤大头”,被迫自行买单。

据了解,一家名为Icon Construction(NSW)Pty Ltd(以下简称“Icon Construction”)的公司于11月份进入自愿托管程序。从托管员公布的文件来看,这家公司被列为“Icon Co(NSW)Pty Ltd”的“相关实体”,而后者正好是悉尼塌裂大楼Opal Tower的建筑商。

在最近举行的一次债权人会议上,这两家公司中的前者因其在Rosebery、Waterloo、Hurstville、Bondi、Lane Cove、Greenwich和Five Dock的公寓质量问题而遭到业主追债。

数据显示,7个楼盘业主索赔的总额为3000万澳元。其中,位于Rosebery的Otto公寓业主索赔最高,达到2000万澳元。

澳洲建筑商套路深!凭空玩消失,数万业主被割韭菜
图:位于Rosebery的Otto公寓

去年,这栋楼曾经因为“阳台不得站立超过3人,不然就不安全”而成为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不过,Icon Construction并不认账,称修复质量问题的成本仅为230万澳元。

这一点得到了托管负责人本·弗尼(Ben Verney)的确认,后者在12月的报告中表示,业主和建筑商之间就索赔款项存在“重大分歧”。

与此同时,弗尼表示,这家公司没有任何实物资产,先别说支付任何质量问题的修复账单了,目前这家公司财务报告为负100万澳元。

一名公寓大楼业主表示,自己很担心被迫自行买单超过100万澳元。

她说:“政府削弱了有关建筑物保修期和质量问题的立法。并且,截至目前,政府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让公司履行对业主的责任。”

2

一命不到一百万

澳洲建筑商套路深!凭空玩消失,数万业主被割韭菜

因为脚手架倒塌导致施工现场一名学徒工死亡,建筑商Ganellen被罚款接近100万澳元。

2019年4月1日,悉尼西北区麦格里公园(Macquarie Park)工地脚手架坍塌,刚满18岁的学徒工克里斯托弗·卡萨尼蒂(Christopher Cassaniti)死亡。

该工地属于Lachlan’s Line项目,由地跨澳大利亚、新西兰两国的建筑设计与承包商Ganellen来承建其大部分工程。

据了解,建筑公司Ganellen于今年12月17日在悉尼地方法院承认未能遵守健康与安全职责,继而被法院处以900,000澳元的罚款。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笔罚款将通过Ganellen投保的保险进行支付。

法院证据显示,这起致命事件本可以避免。在悲剧发生之前,Ganellen已经接到了多次警告称,麦格理的工地存在危险。

澳洲建筑商套路深!凭空玩消失,数万业主被割韭菜
图:Christopher Cassaniti身亡前不久刚满18岁

受害者的母亲帕特里夏·卡萨尼蒂(Patricia Cassaniti)在庭外表示,整个行业的文化必须改变并加以清理。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被罚款后没几天,Ganellen一家关联公司宣布进入破产托管。并且,破产托管的时机很诡秘,正值公寓业主因质量问题而起诉至法院的半途。

这两起事件让建筑行业的一个老问题——凤凰涅槃(Phoenix)开始重新进入公众视野。

3

建筑商玩消失

澳洲建筑商套路深!凭空玩消失,数万业主被割韭菜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Phoenix现象在新州建筑行业可以说就是一场“严重的流行病”。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遭遇损失的公寓业主连起诉对象都找不到。

所谓的Phoenix现象是指一些不负责任的建筑商通过解散公司的方式,来避免承担质量低劣工程的责任。

尽管根据新的立法规定,涉嫌进行欺诈性Phoenix行为的经营者会被禁止持有建筑许可证,但是从上述两起案例来看,不得不让人怀疑Phoenix行为依旧没有得到有效监管。

一名经历过长达六年维权噩梦的公寓业主艾丹·埃利斯(Aidan Ellis)说道:“这种行为非常可耻,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普通人因此失去了终身积蓄。”

澳洲建筑商套路深!凭空玩消失,数万业主被割韭菜
图:悉尼被曝出存在安全隐患的公寓楼

据了解,开发商和建筑商通过创建2澳元的公司来执行公寓项目,攫取利润,然后赶在为任何质量问题买单之前迅速关掉公司,然后再换个名头重新开始。

拥有超过50年经验的工程师大卫(David Christie)说道:“建筑行业充斥着大量的2澳元公司,他们的业务发展迅速而肮脏,几乎没有监督或管控。”

“他们为每个开发项目都开设了一家特定的公司,如果出现问题,他们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最终,‘贫穷’的消费者首当其冲地受到影响。”

新南威尔士大学副教授哈泽尔(Hazel Easthope)则表示,公寓质量问题是否最终能够修复,“几乎完全取决于开发商和建筑商的良心。”

Opal Tower、Mascot以及Zetland等公寓大楼事故严重损害了消费者对公寓(尤其是高层公寓)的信心,继而引发新州政府以及新任命的建筑事务专员David Chandler进行专项整治。

尽管如此,但是效果并不明显,至少目前的情况是如此。

4

行业鱼龙混杂

每个行业都有行业标准及业内排名,澳大利亚建筑商行业也不例外。

建筑商的好坏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决定房子好坏的关键。

在澳大利亚,具有承建资质的建筑商不下400家,年承建能力、质量及施工周期保证却有极大差别。

首先,年承建额多少决定一个建筑商的级别,所以大致根据年承建额来划分,可以分成三类:Tier 1,Tier 2,Tier 3(一级,二级,三级)。

Tier 1等级是澳大利亚最顶级建筑商级别,放眼整个澳大利亚400多家也只有10家能达到这一等级,其中自然包括耳熟能详的Probuild、 LendLease、 Leighton、 Brookfield Multiplex等几家,他们几乎承包了所有各州政府基建,大学,医院,商场,顶级大型住宅等各个领域,年承建额超过10亿澳元以上。建筑质量和工期及各种细节都是堪称完美,有些情况还会出现早完工现象。

Tier2等级是介于中间的,较为宽泛,也有高低之分,年承建额从8千万至几亿不等,其中多数高端或中高端楼盘会选用这类建筑商,其中知名的包括Built,Grocon,Meriton,Richard Crooks等。其中也有能参与政府基建项目建设的,但规模多数要小一些,总体质量和工期还是有一定保证。

Tier 3等级属于建筑商等级最低一档,多数都是承建中小型住宅项目和别墅项目,以及部分旧房翻新项目等。工期时间和质量保证相对低,延期交房时有出现。更有建筑商倒闭最近几年也屡见不鲜。

结语

一位在澳大利亚投资房产颇为成功的华人表示,自己来到澳大利亚已经30多年了,但是从不会购买单独的某一套公寓。

在其看来,房价升值的根本是土地的价值。因此,从这一角度而言,独栋屋相对更好。

不过,这位读者也并不是完全不碰公寓,而是一口气买下了占据一整块地的12套公寓。当然,地段、建筑商资质也都是事先做足了功课。

参考来源: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19-10-29/victoria-to-crack-down-on-dodgy-construction-companies/11650332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19-06-19/buying-a-new-high-rise-apartment-a-risk-best-avoided/11223656

https://www.smh.com.au/national/nsw/builder-s-collapse-leaves-apartment-owners-fearing-alleged-30m-defects-bill-20201228-p56qip.html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