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疾在腠理,不治将深” 读 《国家电力市场未来安全性独立复核报告》(“Finkel Review”)

 
笔者按

上周五(6月9日),澳大利亚首席科学家Alan Finkel博士发布了其奉旨耗时数月、并广泛征询了业界意见反馈撰写而成的《Independent Review into the Future Security of the National Electricity Market》(业界称其为”Finkel Review”)的最终版。

 

该报告是澳大利亚自上世纪90年代启动电力市场改革、并在本世纪初初步完成以后,由政府发起的、对整个国家电力市场(NEM)的一次比较全面的复核,颇具划时代的战略意义。一时间,澳大利亚各大媒体密集报道、分析文章层出不穷。

 

《韩非子·喻老》中有一则经典的故事:《扁鹊见蔡桓公》。扁鹊初见蔡桓公时说:“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这正是笔者读完Finkel Review后的感受。

 

澳大利亚电力市场简史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后期, 西方国家纷纷掀起传统垄断产业私有化的风潮。电力方面,英国引领,澳大利亚紧从,先后完成了旨在”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提高效率,降低电价”的改革。具体的来说,澳大利亚90年代开始的改革,完成了电力产业链“发、输、配、售”四个环节的“拆分”,俗称“(发电)厂网分开”,“零售分开”。并成功在发电侧和零售侧引入充分市场竞争。彻底破除了发电行业和电力零售行业的垄断,大大提升了经济效率。以英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引领的电力市场改革潮流,曾经领先全球,为全世界其他国家树立了榜样。(参见笔者系列文章《起底新州输配电网Ausgrid私有化(二)》)。

 

然而,弹指一挥间,转眼近30年过去,如今的澳大利亚电力市场,各种由于体制、市场和电力产业,尤其是由于清洁能源迅猛发展带来的新问题,可谓已经积弊日深,已经到了不改革不可的地步。

 

去年9月发生的南澳全省大停电,更是成为触发此次电力市场复核的直接导火索。

 

澳大利亚首席科学家Alan Finkel博士临危受命,主持了此次旨在“继往开来“的Finkel Review。期间,数十业家业界机构、数百名能源行业的资深代表参与了会议讨论、并在撰写过程中收到了四百多份来自社会各界的、正式的建议书(Submission)。

 

煽情的插曲:业界“请愿书”

 

在报告正式发布之前的6月7日,澳大利亚权威报纸AFR上,刊登了一幅整版的能源行业“大佬“的集体“请愿书”,直接向总理、副总理以及州长、能源部长等政要“喊话”:

 

此份Finkel Review事关重大,请政府不要以先入为主的态度草率处理其中的建议,务必以国家未来的电力安全为要。临表涕零,愿圣上明鉴,云云。

 

“请愿书”下面,有十数家业界代表负责人的签名,以示郑重。我们中国清洁能源行业在澳大利亚的领军公司,金风科技,也赫然在列。

 

这份报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笔者特此,将报告扼要摘录一二。

 

“Finkel Review”总结

 

 

1.主要建议和结论

 

各级政府需要就减排达成一致、落实推动清洁能源投资机制;

 

建议采用清洁能源目标(CET)机制——减排和实现能源安全/可靠性的最有效机制;

 

对风能、天然气等低排放发电厂采取激励措施,但是同时对高排放发电厂不采取禁令;

 

新发电厂必须履行提供足够电力、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义务;

 

大型发电机需提前三年发布关闭通知,以便投资者/社区进行相应规划;

 

打造系统性的电网规划以引导电网投资决策;

 

建立能源安全委员会、落实新规划、提供系统性监督并进行年度业绩报告;

 

给予降低用电需求和共享类似太阳能发电和储能电池等资源的用户经济上的奖励。

 

 

2.未来电网展望

 

未来三十年,火力发电逐步减少;

随着老化发电厂的退出实现减排;

分布式发电(如屋顶太阳能板光伏发电)导致对传统发电的需求降低、提高能源效率;

增加对大、中、小型可再生能源发电容量和微电网投资;

增加对电力调度和能源储存的投资,以适应提高可再生能源渗透率的要求;

利用大数据和互联网推动创新并孕育行业新机会。

 

 

3.下一步行动

 

2017年7月

COAG能源委员会会议,有望就成立新的能源安全性委员会达成一致。

2017年9月

澳大利亚能源市场运营中心(AEMO)将发布有关夏季用电预测的审核报告和应对季节性用电高峰需求计划。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公布有关电力供应和电力价格的初步报告。

2018年年中

2019年年中

能源市场监管审查完成,执行新的发电可靠性保证机制。 AEMO在紧急情况下可采用燃气发电作为最后保障。 ACCC公布有关电力供应和电力价格的最终报告。

 

2019年年中发布能源部门劳动力需求报告。

2020年

各级政府就全国减排战略达成一致。 

2020年年中

消除复杂性障碍为消费者分享能源数据、引导能源投资决策提供便利。

 

澳大利亚火力发电厂前景黯淡

 

 

笔者在2016年9月底曾执笔一篇《澳洲“最脏”火电厂势将关闭》成功地预测了位于维州拉筹伯谷(Latrobe Valley)的澳洲污染最严重的燃煤发电厂——Hazelwood电厂的关闭。

 

文中提到:事实上,看似山清水秀的澳大利亚,在G20国家中,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达17吨,远超中国,亦超过美国,排名第一。

 

 

确实,在过去的5-6年的时间里,澳大利亚已经在关闭重污染重排放的火电厂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如果大家关注一下时间,就会发现,大部分“关闭”,都发生在工党执政的期间(或尾期)。而不客气地说,当前执政的Coalition,是一个对环境变化和温室气体治理非常“不作为”的党。
 

从自前总理Tony Albert上任以来,澳洲政府采取的一系列举措,就可见一斑:

 

1. 全面取消工党花费数年时间和巨大的资金及社会成本构建起来的“碳税”机制;

2. 拒绝建立类似欧盟国家采取的“碳交易市场”

3. 推出含糊不清、无法执行的Direct Action方案

4. 主持大幅削减澳大利亚的RET 政策目标

5. 试图取消CEFC和ARENA,取消不成则改为大幅缩减预算

6. Tony Albert个人更是以其可笑的方式抹黑风电(“ugly”)

 

这些措施,对于提振澳洲经济,缩减政府赤字,也许有些作用,但是却使澳大利亚,在发展清洁能源方面裹足不前,一直保持着“人均最脏”国家的地位。
 

笔者的亲身经历,也为澳大利亚清洁能源的踟躅不前,增添了一小抹悲情色彩。笔者于2001年起,在中国、英国从事与电力相关的财务工作;2011年中,受命担任某中国央企发电公司驻澳合资公司的CFO,带着满腔的热情和数亿澳元的投资使命来到澳洲,想要收购清洁能源电力项目。

 

奈何2012年中开始,在艾伯特(Tony Albert)反清洁能源的竞选呐喊声中,整个澳大利亚的清洁能源形势急转直下,风雨飘摇。再生能源的目标考核(RET:The Renewable Energy Target)持续被review,Coalition声称上台后要废掉碳税,一时间所有投资人都开始持观望态度“play waiting game”。
 

2012年至2015年,澳大利亚的清洁能源行业,可以说是经历了“失去的四年”,仅仅在RET复核结束并将政策目标下调之后,目前才有了微弱的回升态势。

 

笔者在品读Finkel Review之时注意到澳大利亚首席科学家Alan Finkel也提到:

 

随着传统火力发电厂的逐步淘汰,澳大利亚对火力发电的依赖会逐步减少。但是目前的市场并没有做好迎接变化的准备。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那么澳大利亚的能源安全性和可靠性都会受到影响。

 

澳大利亚一批火力发电厂已经老化,设计使用年限即将到期。据预测,发电量在未来30年会逐步减少。

 

澳大利亚2015/16年火力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3/4还多(76%)。但是到2035年,68%的现有火力发电厂将达到50年的使用寿命。与此同时,投资者所透露出的信号是不愿意对新火力发电厂进行投资。

 

Alan Finkel在报告中写道:“未来替代现有传统火力发电厂的不太可能是类似的发电资产。此外,随着风电、大规模太阳能电池板和新型燃气发电的成本迅速降低,未来大型发电厂有可能被更多的小型发电厂所取代。但是,澳大利亚现行的能源架构“并不能适应未来转型的需要”。

 

根据这份报告,如果各级政府能够就新的国家能源政策达成一致,那么电价就有可能降低而用电可靠性则会有所改善。所谓新的能源政策是指“清洁能源目标(CET)”搭配良好的规划。澳大利亚东部和南部地区曾出现了连续的停电现象,新能源政策的出台将有助于新发电厂以有序的方式进入市场,帮助解决这些地区用电稳定性的问题。

 

Alan Finkel在报告中说道:“市场参与是基于低排放而不是技术种类。新的政策将采取激励的方式,而不是制定禁令的方式鼓励一批新的发电厂以最低的成本进行供电市场,缓解电价上涨压力。”

 

用电可靠性也会得到大幅改善。报告指出可以通过鼓励消费者管理用电需求并共享类似太阳能发电和储能电池等资源来降低电价。

 

据估计,澳大利亚全国境内安装有超过144万个屋顶太阳能光伏系统。这些光伏系统的发电量在未来20年预计将增长350%。此外,电池储能在澳大利亚的受欢迎程度也会大大上升,到2020年澳大利亚全国将安装约10万套电池储能系统。

 

据芬克尔博士透露,在对澳大利亚能源市场进行调研时他所获取的最重要信息是:“采取全国统一的计划管理向低碳经济的过渡。”同时,利益相关方们认为政策反复和政府干预行为严重损害了投资者信心。

 

提前三年发布关闭通知

 

报告还强调所有发电厂必须提前三年发布关闭通知。Finkel的研究发现很多发电企业在退休前发布通知时间较晚,往往来不及对因此造成的发电量减少进行规划、筹资和建设。

 

Finkel说:“如果大型火力发电厂未能提前足够长的时间发布关闭通知,未来将是个很大的麻烦,对我们的用电安全性和可靠性都会造成不利影响。解决这一隐患的关键是对有关闭打算的电厂提前向能源市场运营中心和附近居民发布通知做出强制性的规定。”报告中所建议的提前通知时间为3年。此举不仅有助于有充足的时间来修建替代性电厂,而且周围居民也可以为供电变化做好准备。

 

太阳能和风能发电企业必须就发电量做出保证

 

风电等新能源发电企业必须就发电量做出保证。Finkel博士认为,新能源发电厂必须就发电量做出保证。通过所谓的“发电可靠性义务机制(generator reliability obligation)”有助于确定每个区域性市场的发电容量和持续时间。

 

此外,Finkel建议新建一个能源安全委员会(Energy Security Board)制定澳大利亚清洁能源蓝图,实现澳大利亚境内能源市场的高效监管。

 

在解决澳大利亚电力安全和可靠性问题上,天然气的作用举足轻重。在这方面,澳大利亚能源市场运营中心(Australian Energy Market Operator)必须加强监管职能,确保天然气的开发经过合适的咨询过程、并对征地进行合适的补偿。

 

未来能源计划的赢家和输家

 

 

赢家:

 

风能和太阳能发电厂 从政府扩大可再生能源目标(Renewable Energy Target)中受益。按照该目标,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将达到33,000千兆瓦时。这些企业每发电MWh都会获得绿色电力认证。当然,这些企业也需要建立电池储能项目以对冲发电间歇性的不利影响。虽然因此产生的成本上升但是同时企业发电量和收入也会相应增加。

电池研发企业 像Lyon Group、ZEN Energy和Tesla等电池开发商都是政府储能项目的明显受益企业。

能源管理软件集团 Reposit Power和Greensync等企业都将从太阳能板、电池、智能温控器、水泵和充电桩行业所需的相关软件中受益。上述行业将在用电高峰时提供补充能源,帮助避免断电。

抽水蓄能企业 尽管该行业存在一定的地域限制、建设时间相对较长,但是毫无疑问将从新计划中受益。

部分天然气发电投资企业 相比以前,天然气发电投资企业将获得来自政府更多的激励措施。 如果这些企业每兆瓦时发电量排放二氧化碳控制在大约380千克,他们可以获得一半的绿色电力证书。这是确保发电企业持续运营的标准。但是这些企业也面临着天然气价格上涨、峰值二氧化碳排放(因时开时关所致)上升等问题。

现有火力发电厂 他们将根据碳排放机制进行定价,而不是采取市场定价方式。

天然气用户  报告向维多利亚州所透露出的信号是取消近海石油开采禁令,并建立天然气进口码头。解决天然气供给不足问题,为用户提供低价天然气。但整个过程可能耗时长而且效果有限。

消费者 如果消费者懂得管理自己的用电需求并愿意共享类似太阳能发电和储能电池等资源,他们或将最终受益。因此这样做会带动电价下降而最终惠及所有消费者。

大型投资者  报告中建议政府建立预期电厂关闭注册制,由市场运营商定期公布。这样一来,投资者可以从中获得相关信息,嗅得投资机会。

监管机构  随着澳大利亚能源安全委员会(Energy Security Board)的成立,现有澳大利亚能源市场委员会(Australian Energy Market Commission,)、澳大利亚能源监管中心(the Australian Energy Regulator)、澳大利亚能源市场运营中心(Australian Energy Market Operator)的资源将得到整合,职能将得到提高,效率将得到改善。

 

输家

 

部分火力发电厂  政府已经取消了对新开火力发电厂的激励措施。除非这些企业能够采用减少碳排放和改善储能等举措,不然将从政府新计划中被逐步淘汰。

部分新开的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  根据强制规定,这些企业需要确保能够实现充足的电力调度能力,使用户需求能够得到满足。

输电网络服务供应商 按照规定,这些企业需要提供和保持足够的供量水平以预防断电。

 

结语

 

笔者窃以为,此份报告的提出,正如同扁鹊第一次见到蔡桓公。虽然患者的症状已经显露出来,但是“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也就是说:还有的救。

 

但是令笔者担忧的是,今天的世界,经济没有有力的增长引擎,保守主义和孤立主义盛行。尤其是美国又刚刚在川普的带领下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意味着,改革者要搁置短期利益,放眼长远,尤为艰难。

 

结合当今的澳大利亚政府及总理,怎么看都像是充满了“精致利己主义“的“商人政府“,再加上,代表澳大利亚电力行业未来的清洁能源行业所集聚的改革动量(momentum)———笔者认为——还远远不够。

 

作为一个电力行业改革的拥趸,笔者真诚地希望澳大利亚的电力行业能够革除积弊,重新引领世界。但是,综上所述种种,请各位读者,允许笔者斗胆给Finkel Review未来的执行,一个谨慎的悲观预期。

 

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作者:Rhyson Li 、Cynthia Gao

本文制图:Chloe Liu

 

作者简介

李  猷 Rhyson Li

2001年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系,经济学学士。2001年至2010年十年间任职于普华永道(PwC) 北京(8年) 及 PwC英国(2年)。十年中,Rhyson专注于电力、能源和基础设施行业的审计、会计、融资和财务管理。2008及2009年,Rhyson为中国最大上市发电公司华能国际及大唐发电的签字注册会计师。离职普华永道前,Rhyson任审计部高级经理。2010年以后,Rhyson历任美国纽交所主板上市公司“中华水电公司”首席财务官;大唐发电澳洲子公司“中澳能源集团” 首席财务官等职。2014年以来,Rhyson主要担任澳大利亚地产集团Aqualand Property财务总监。Rhyson是中国注册会计师(CPA),澳大利亚注册会计师(CPA)。

 

热点新闻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