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今天,我要为所有澳洲移民“翻案”

前言

 

今年伊始,坊间对减少甚至抵制移民的呼声越来越高,以一些政要和经济学家们为首的观点认为,政府实施大规模的移民计划,就是为了人为保持经济增长和房地产泡沫不破。经济学家 Leith van Onselen表示,去年悉尼和墨尔本加起来,一共增加了18.5万移民,澳大利亚有四分之三的移民进入这两个最大、最拥挤、房价最昂贵的城市,这对当地居民来说是一场灾难。

 

前总理Tony Abbott也再三呼吁削减移民。他以担忧基础设施和社会凝聚力缺乏为由,建议将澳大利亚的年度移民吸纳人数减少8万人至11万。他认为,悉尼正面临老居民被新居民挤走的窘境。 

 

去年新州增加了近10万名移民,但有1.4万人离开,加上出生率下滑,人口自然增长率大幅下降。生活成本上升、房价飞涨、就业难、环境污染等等,这些因素叠加起来,成为当地居民被迫迁徙的主因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是一种社会严重倒退的表现,是“大澳洲”政策的过失,削减移民刻不容缓。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那些“黑”移民言论的依据从何而来?移民人群的到来,到底抢走了哪些人的奶酪?才会让他们对移民人群的不满情绪越发强烈。今天,笔者要借此文为所有澳洲移民“翻案“,谁说移民搞垮了澳洲经济,这个锅我们不背。

 

移民人口结构发生变化

 

特征一:前五大国移民占比减少

 

过去20年,澳大利亚移民人口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 2016年人口普查显示,来自亚洲国家的移民(包括中国、印度尼西亚、韩国、新加坡和泰国)多于来自欧洲出生的人。 

 

 

不同国家移民人数占比逐步趋向均衡。1901年,前五大移民来源国占海外出生居民的92%。相比之下, 2016年,来自澳大利亚前五大移民来源国的移民占海外出生居民的46%。英国、新西兰、中国、印度、菲律宾人口比重差距明显缩小。

 

 

特征二:永久移民计划从家属团聚向技术移民倾斜

 

永久移民计划包括技术移民和家属团聚移民。在2016-17年度,在技术移民中,约39%的人通过雇主担保,约55%被列入技术性职业清单,而近6%的人来自业务创新领域。在2016-17年度,申请家属团聚移民的人中,约85%是配偶移民,约13%是父母移民。

 

如下图所示,从2000年开始,永久移民计划重点明显从家属团聚移民向技术移民转移。

 

2015-16年,技术人群增加了5倍以上,达到129,000人。相比之下,申请家属团聚移民占比(20%) 低于20世纪80年代末的历史峰值。20年前,技术移民和家属移民占30%-40%左右。现在,这两大类人群占据近70%左右。

 

 

特征三:技术移民从留学生向海外技术人才转移

 

十多年前,留学生是永久性技术移民的最大来源。 然而,21世纪后期,允许雇主可为临时和长期工人做担保后,市场开始以需求为导向来选择最合适和匹配的劳动力技能。 当时,最常见的永居途径就是457签证。

 

如下图所示,在2000 - 01年和2013 - 2014年期间,在457签证中受雇的946,000人中,有55%最终过渡成为永久居民。 

 

 

相反,留学生最终过渡到永居的比例逐步减少(如下图)。 在2000-01和2013-14年间抽样的160万人中,只有16%最终过渡成为永久居民。 

 

 

可见,近十年的移民政策已经向技术人群倾斜,那么他们对澳洲的经济、房价和就业市场究竟产生了哪些影响,到底有没有“搞垮”澳洲经济。

 

移民对澳洲经济影响几何?

 

如下图所示,澳洲经济繁荣期(蓝线)往往略高于净海外移民人数的峰值(绿柱)。这表明澳大利亚在经济强劲的情况下需要大量移民,而在经济条件较差的情况下,则需要更少的移民。

 

2015年之前的40年间, 人均GDP年均每增长1.7%,人口推动因素占比近18%,这主要是由于移民人口工作年龄的延长。移民人群帮助澳洲经济顺利渡过了全球金融危机,包括全球经济增长缓慢以及随之而来经济形势恶化期。

 

 

通过追踪40年来移民和GDP数据发现,技术移民为澳大利亚提供了经济红利,使人均生活水平提高了相当人均GDP 的0.1%的水平,令生产力提高10%,并提高了就业参与率。移民使澳大利亚人更加富裕,而非更加贫穷。 

 

技术移民成为澳洲经济的“润滑剂”

 

移民,特别是技术移民,占澳大利亚移民人口70%左右,他们正以多种方式为人澳洲经济做出贡献。

 

技术移民缓解了澳大利亚人口老龄化问题,提高劳动参与度和生产力,并帮助企业在短时间内引进很难发展的专业技能。

 

澳大利亚目前的移民计划将通过限制澳大利亚人口老龄化对经济产生正面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在2020年至2050年期间,年均GDP增长率将提高0.5至1个百分点,同时这群人终身的纳税贡献总数达到近70亿澳元。

 

技术移民改善了国家财政的同时,非移民澳大利亚人的工资、工时和就业率并未因移民而受到影响。数据表明,技术移民对政府收入的贡献(比如纳税)远远高于从政府那里获得的服务和福利。即使是那些没有技能的家属移民,如果他们在工作生涯较早期到达澳洲,那么他们在退休前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对澳洲经济产生积极影响。

 

此外,技术移民可以带来与当地人完全不同的商品、服务的生产技能和偏好,差异化可以创造出更多财富。技术人才多样性还能帮助澳大利亚企业面对不断加剧的全球化竞争和技术变革,并且在创新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预计,由于技术移民的到来,到2060年,人均GDP将超出7%,或平均每年增长0.15%。

 

移民真的抢走了澳洲人福利吗?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发现,移民人群不但没有抢走澳洲人的福利,他们带来的好处似乎使整个澳洲人群受益。该研究涉及到收入最低的90%的移民人群,发现这人群做出贡献居然使得前10%的澳洲高收入者都受益。

 

无论高技能移民还是低技能移民都可以促进人均GDP的增长。对于技能较低的移民来说,如果与本地人的技能有互补性,情况尤其如此。在澳洲教育水平快速提高的老龄化社会中,这种互补性更可能发生,某些低技能行业必将出现人员短缺,特别是在非贸易性低技能服务领域。

 

再从更广泛的角度,比如移民人群的收入和开销来看,移民会对澳洲财政产生积极的正面影响。

 

如下图所示,他们初到澳洲时,大多处在工作年龄青壮年时期。这意味着,新移民在达到退休年龄之前还能工作几十年,此时是他们的应税收入最高的时候, 而他们对卫生、教育和老年护理等政府服务的使用率最低。 如果这些移民年老了(假设他们留在澳大利亚),那么这时他们对政府福利的开销才开始变高。 

 

 

所以说,绝大部分移民不仅没有抢走澳洲人获得福利的机会,而是在一起创造财富。

 

移民真的抢走澳洲人工作机会吗?  

 

移民人群是否抢走了澳大利亚本地人的“饭碗”? 

 

 

墨尔本大学最新研究显示,答案是:澳大利亚长期失业的人群技能差,反倒是移民的涌入补充了年轻的劳动力,吸引了更多的投资,因此为长期失业的人群带来更多的工作机会。 

 

墨尔本大学的人口专家Peter McDonald教授表示,移民让就业人群更年轻化。Peter McDonald指出,那些长期失业的澳大利亚人害怕移民工人拿走了所谓他们的工作,其实这部分人的工作技能大多很差,这是他们自身的问题,而不是移民的问题。相反, 移民带来了更大的投资,间接为澳洲失业人群创造了工作机会。

 

数据显示,自2011年以来,澳大利亚的就业人数增长了73万,其中60万人是新移民,新移民的到来让劳动人口实现结构转型,澳大利亚的劳动力在没有移民的情况下,更加老龄化,而移民人群带来了年轻的劳动力。如果没有移民,劳动力中55岁以下的人口数量将减少14万, 但随着海外新劳动力的涌入,这一数字攀升了45万。

 

如下图所示,尽管经济周期波动,但就业增长总体上与人口增长基本一致。 因为人口增长后需要更多的商品和服务,从而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去满足这些增加的需求。

 

 

在过去5年,新增约85万个工作岗位中,移民人群占了三分之二(64.5%)。 对于全职工作,其影响更加明显,移民占新增就业岗位的72.4%。可见,移民对澳大利亚劳动力的增长至关重要。

 

移民真的推高澳洲房价吗?

 

对于那些负面言论,认为移民使澳洲人口增长,增加了住房的需求,导致住房可负担性恶化。所以要解决住房问题,削减移民势在必行。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澳洲研究机构格拉顿研究所( Grattan Institute)发现,只有当澳洲各州政府无法增加主要城市的住房供应时,才应考虑通过缩减移民水平来提高住房的可负担性。格拉顿研究所报告还指出,移民减少也许能增加住房可负担性,但会让澳洲变得更糟。

 

数十年来,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房价飞涨(如下图)。住宅价格涨幅已高于通货膨胀的累积效应,意味着居住成本高于平均收入 。2016 CoreLogic 数据显示,在悉尼,住宅价格为平均收入的8.4倍。

 

 

像其他资产的价格一样,住宅价格也会随着供需变化发生调整。当需求超过供给时,房价上升,当供应超过需求时,房价下跌。在澳洲出生率走低的大背景下,有人会认为,住房需求的增长,背后的罪魁祸首一定是移民大军。

 

其实从年轻的个体来看,移民对住房的需求和澳大利亚新出生人口对住房的影响是一样的。当他们年轻,没有孩子时,出生在澳大利亚和海外新移民都不太可能拥有自己的房屋或住在独立屋中。随着他们成长并开始有自己的家庭,这两类人开始寻求拥有自己的住房并购买独立住房。

 

 

所以澳洲畸高房价的元凶并不一定是移民大军。 比如新建住宅规模下降、低利率环境、住房税赋优惠以及信贷放松、政规划政策僵化以及住房供应对需求增长的反应存在滞后性等因素,都是导致房价飙升的推手。

 

最佳的应对政策应是政府在基础设施和土地利用的规划上有更好的决策,以增加住房供应。

 

那为什么还是有反对的声音要求联邦政府考虑减少移民呢?

 

 

那是因为州政府没能作出相应的规划、获准足够的开发项目,兴建中密度住宅,以增加中环城区的住房供应,容纳更多的居民。

 

格拉顿研究所认为,若在10年内,澳洲每年能额外增加5万套住房,房价将可被拉低20%以上。

 

此外, 政府要在短期内增加住房的可负担性,可采取将资本增值税(Capital Gains Tax)降低25%、取消负扣税(Negative Gearing)、将自住房产列入养老金资产测试(Age Pension Assets Test)范围等措施,而绝非用大幅度削减移民这种简单粗暴一种方式。

 

END

 

眼下,澳洲移民政策已进入动荡期,比如父母移民担保人资格,要求收入翻番,年限增加到三年;再比如通过新增新西兰途径和现有独立技术移民签证进行合并,继而达到了削减移民配额的目的。

 

世人总是乐于看到移民政策为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好处;但有不愿意进行必要的支出确保经济能够应对大量移民流入的需求。

 

结果,就看到很多大城市都不堪重负,基础设施已经陈旧过时,公用事业供不应求。这种局面反过来会对澳洲的生产力造成不利影响,导致澳洲人的财富分配进一步扭曲。结局是,一部分不明真相的澳洲人把矛头指向了移民大军。

 

但如果你足够理智,其实并不难发现,在澳洲,削减移民的动机很大程度上都与争取选票有关。政客们往往会以经济稳定或环境保护为借口而剑走偏锋。

 

但撇开政治姿态,澳大利亚似乎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死胡同”:没了移民,澳大利亚经济未来靠什么拉动?随着矿山产能趋于饱和、资源价格下行、东部沿海住房繁荣最终无法持续、移民数量回落,澳洲创造经济奇迹的秘密武器似乎已经不复存在。

 

光鲜背后的辛酸,也只有澳洲人自己知道,因为澳大利亚实际经济健康状况远没有表面的增长数字这么好看。也许,澳大利亚只有在经历一场衰退后才能真正明白应该怎样合理规划移民政策。

 

热点新闻2018年08月16日 星期四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