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CMC Markets顶部

中美贸易战雷声大雨点小,警惕澳元迎来趋势性变化

04月12日 13:12:46
 

导语

特朗普自3月份对中国发起贸易战,没想到直接被中国干脆利落地怼回去了。现在美国处于“不上不下”异常尴尬的状态,如果继续升级对中国的贸易战,美国势必面临中国强力反击,无论在政治还是经济方面都将面临巨大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却再次出其不意,推特发文言语剑指叙利亚!

 

不得不说,特朗普比他前任猛多了!同时要和中俄对抗。前一秒还在和中国打贸易战,后一秒就直接准备对俄罗斯动武了。非常期待普京的发言。

 

当然,从侧面我们也可以看出,这次的中美贸易战应该是雷声大雨点小。本文旨在通过本次贸易战的成因、过程来探讨未来可能的演变路径以及对市场、特别是澳元的影响。

 

前言

 

自从特朗普3月份主动挑起对中国的贸易战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就进入了多事之秋,中美关于贸易问题唇枪舌剑反复交锋,市场上关于贸易战的乐观预期和紧张情绪则轮流占据主导,引发了全球市场的巨震。

 

在此情况下,各国的股市都经历了过山车的行情,市场的恐慌情绪指标VIX指数持续处在20以上的高位,作为与国际贸易以及市场情绪紧密相关的澳元也未能幸免,受这一主题的拖累,走势较为低迷。

 

 

中美贸易战的推手及中美贸易差的必然

 

因本次贸易冲突完全是由美方挑起,从美国的逻辑来看,特朗普此次挑起贸易战既是落实竞选承诺更在谋求未来连任,更深层次在于打开中国市场,旨在遏制中国复兴,实质是全球政治经济再平衡背景下,在位的霸主美国希望限制新兴国家——中国的崛起,特别是想通过打压中国的高科技来阻止中国的进一步产业升级。

 

 

现在美国对中国的逆差实际上是有一定的必然性的,并且美国的贸易逆差不是新问题,而是已经持续了40年的长期性问题。

 

自从1973年以美元和黄金为基础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解体之后,美国就出现了持续的货物贸易逆差现象,贸易的逆差由德国、日本逐渐转移至中国,可以说是有一定的必然性,主要是由于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

 

在此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下,全球货币与美元挂钩,而美元与黄金挂钩,因此全球经济的增长需要的是黄金而不是美元。但是全球的贸易一直在增长,而黄金的产量难以显著增加,这也是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的主因。

 

在此之后,美元成为全球事实上的储备货币,美国也就获得了全球印钞权,这意味着随着全球经济和贸易的增长,需要的美元也会越来越多,那么美国需要输出的美元也就越多,而贸易逆差就是美国输出美元的主要方式(特里芬难题)。

 

二是比较优势下的分工选择。

 

在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各国参与贸易的比较优势是不一样的。美国虽然科技发达,但是土地和人工成本也更贵,因此其制造业的生产成本会高于其他很多国家,因此技术水平不高的低端制造业注定了会向外部转移。中美巨大的劳动力成本差异,决定了中国在中低端制造的比较优势,也造成了中国在机电音响、纺织鞋帽等产业的大幅顺差。

 

三是全球价值链分工,导致“出口在中国,附加值在欧美;顺差在中国,利益在欧美”。

 

因为在出口核算时计算的是全部出厂价值,并未刨除产品中大量回流到欧美的利润,所以严重高估中美贸易顺差。以苹果手机为例,实际上整个iPhone手机,中国所获取的利润很少,但是在计算出口额时整部手机的销售价都计算在内。

 

 

最后,美国出于战略考虑封锁了对中国高技术产品的出口,这导致了美国对其他经济体在高科技领域为顺差,而唯独对于中国是大幅逆差。

 

按照统计数字来看,2017年美国高科技领域对中国贸易逆差1354亿美元,占中美逆差的36%,可以认为如果美国放开高科技出口限制,大概率该领域将使美国获得顺差,从而减少至少4成的中美贸易逆差。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美国由于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以及自身的比较优势,货物贸易的逆差是必然的结果,如果不是对中国,也会是对其他国家;而中美贸易逆差中,很大一部分是由于美国的战略封锁以及中国在价值链中所处的位置,美国此次的贸易战更多的是特朗普忽悠国内民众,争取选票的一种手段。

 

中美贸易战的进程

 

“美国优先”是特朗普竞选纲领及执政纲领的核心之一,在2017年重点推动税改后,2018年初逐渐挑起中美贸易战。

 

在上任前,特朗普即表示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威胁要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高关税,显示出了贸易战的苗头。2017年1月特朗普上任后,虽然并没有立即将其宣言付诸实际,中美双边经贸关系呈现磋商合作与摩擦共存的情况,但这一情况在今年发生了变化,在特朗普的突然发难下,中美贸易冲突陡然升级,到了贸易战的边缘。

 

自3月起的愈演愈烈的紧张局势基本可以分成三轮对抗,如下图所示:

 

 

在三回合的交战中,可以看出每次都是美方率先发难,中国只是针对性的,给予相同程度的回击,并没有刺激希望事态升级的态度。总体看下来,特朗普的“胆小鬼博弈”策略逐步显露。

 

第二回合中,301措施产品清单本身没有明确目标指向,反而产品选择相对分散,说明特朗普过度相信与日本交手的经验,幻想中国在贸易战中一吓就软。

 

第三回合中的“胆小鬼博弈”策略进一步凸显。

 

如果说特朗普第二回合还打着知识产权、贸易逆差等借口,那么第三回合提出的1000亿美元加税要求,干脆没有任何依据,肆意践踏多边贸易规则,采取蛮横无理的“诈唬”手段,试图威胁和迫使中国率先退让。

 

所幸中国成功识破这一意图,采取了强硬的针锋相对措施,目前来看特朗普只靠恐吓就能获取利益的如意算盘已经落空。

 

未来的可能路径以及影响

 

通过这三轮对抗,个人认为贸易战的可能性将主要留在口头,市场也将逐渐淡化这一影响。

 

因为本次矛盾确实是由美国主导引起的,我们将通过分析特朗普以及美国的态度来判断未来的走向。

 

 

首先要指出的就是特朗普面临国内制约因素。

 

确保共和党在今年中期选举仍然掌控参众两院是特朗普及其共和党的重要目标,这也对特朗普的冒险行为构成了制约。

 

在中国公布对美国大豆等农产品的反制清单后,美国多位农产州共和党议员均对特朗普贸易政策表示担忧。

 

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称,希望特朗普只是再次“过嘴瘾”,否则是在威胁毁灭美国农业。

 

北达科他州共和党参议员表示将持续向政府施压确保改善中美贸易关系,阻止现在这些提出的关税措施最终变成现实。

 

同时,南达科他州、密苏里州共和党议员也有类似表态。这也显示即使在党内,特朗普的这一政策都会面临较大的反对意见。

 

其次,美国在此前提出的多项关税措施,都未到真正实施的阶段。

 

对于500亿商品的征税,根据程序,美国贸易代表处将在15天内公布建议加征关税的产品清单,并接受30天的公众评议;美国财政部将在60天内出台限制中国企业投资并购美国企业的方案;而对于特朗普后来提出的追加100亿商品征税则更是没有实际措施。这都代表着在未来有较多的回旋余地,在遇到中国的强硬回击后,很可能最终将不了了之。

 

最后,中国的态度也给特朗普提供了台阶,能够促进双方关系的改善。

 

在市场瞩目的博鳌论坛上,中方明确了将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包括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美国关心的金融行业、汽车行业都赫然在列),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也是美方一直在叫嚣着需要中国改进的点)以及主动扩大进口(将相当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

 

中国的这一表态其实与此前的强硬姿态并不矛盾,反而是看破特朗普手段之后继续保持自身发展步调的一种方式。即如果美方坚持要打贸易战,那中方奉陪,但如果双方贸易关系维持正常,中国本来的计划就是要扩大开放,增加进口,努力减少对美顺差。

 

对澳币的影响

 

因此,我们认为贸易战的风险到此已基本消失殆尽,市场将逐渐恢复平静,也将会把重点从这一问题上移开。

 

特朗普在发现中国并不那么好对付之后,现在已经把注意力转到了俄罗斯,市场的关注点也将转移到地缘政治的层面上。

 

个人认为未来市场情绪会逐渐朝着好转的方向发展,有利于风险资产的回暖。从下图的美股标普500指数也可看出,从三月起的这次回调和2015年的两次都有相似之处,而且在目前形式好转时,下方的200天均线仍在发挥效力,我们也看好其短期内的回升。

 

 

 

对于澳元来讲,我们一直在提其下方的支撑位十分关键。

 

年初这一波上涨的斐波那契回调位和自2015年以来的上涨支撑位逐渐接近,提供了较强的支撑,0.76-0.7650短期内应该较难下破。

 

现在来看贸易战风险的下降已使其脱离了前几周低位震荡的区间,上方逐渐接近2月以来的下降趋势下和200天均线0.78一带,如若上破这一阻力,个人认为将再度迎来趋势的扭转,自2月来的下降趋势将会告一段落。

 

免责声明:本文仅为个人观点,不产生任何投资建议,不承担任何交易损失

 

热点新闻2018年04月21日 星期六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