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澳洲最贵公务员:员工无偿用私车送货,高管奖金一分不能少!

阅读导航

  • 前 言
  • 最贵公务员
  • 比总理薪水高十倍
  • 要求员工免费加班
  • 送货延误是常事

前 言

澳大利亚邮政(Australia Post)老板Christine Holgate上个财年的薪水超过250万澳币。因为澳大利亚邮政是国有机构,因此,Holgate被冠以“最贵公务员”的称号。

疫情期间,很多企业高管不是降薪,就是取消奖金,而Holgate带领的执行高管团队仍在等待700万澳元的奖金发放。

并且,用Holgate的话来说,这是应得的,因为高管帮助渡过了艰难时期。

相反,因为大量包裹延误,澳大利亚邮政却要求员工无偿加班,用自己的私车帮忙送包裹。

这种“双标”做法引发了各方的争议。

1

最贵公务员

澳大利亚邮政老板Christine Holgate上了热搜,但不是因为什么好事情。

她被媒体曝出,每天花费3000澳元的高薪聘请了一家所谓的“信誉管理”公司(即公关公司)。

这家公司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大流行期间为延迟邮件递送服务找理由,并且提高政治影响力。

另外,过去一年,她担任澳大利亚邮政(国有机构)首席执行官的薪酬和奖金超过250万澳元,成为“最贵公务员”。

在过去12个月中,Holgate通过企业信用卡和公费用车花费了约30万澳元。

根据《时代》和《悉尼先驱晨报》的报道,在6月至7月之间的短短38天内,Holgate雇佣公关顾问Ross Thornton的账单超过了119,000澳元。

在6月23日提交给参议院的书面答复中,澳大利亚邮政证实已聘请了危机管理公司Domestique(Ross Thornton为这家公司的合伙人)提供“沟通计划”和“问题管理咨询服务”。

澳大利亚邮政提供的文件还显示,Holgate在上一个财政年度的个人企业信用卡账单总额为29,298澳元,用于支付礼物、膳食和差旅费以及其他费用。

但是,第二张为Holgate办公室发行的信用卡在同一时期内的开销总计高达287,063.44澳元。

对账单显示“资源的不合理转移”,购买的商品主要包括鲜花、礼物、膳食、旅行、场地租用、杂志和专业服务。

鉴于疫情期间,位于墨尔本的澳大利亚邮政总部办公室关闭了好几个月,办公室员工也全部实施远程办公,因此这笔费用明显不正常。

消息传出后,Holgate和高级法律顾问遭到了议会委员会的猛烈抨击。

同时,一份令人发指的报告显示,在澳大利亚邮政提供给参议院的回答中,一些回答明显表明该公司,作为一家公共实体,并没有履行“向澳大利亚居民负责”的义务。

即便如此,以Holgate为首的澳大利亚邮政执行高管团队正在要求发放700万澳元的奖金。

2

比总理薪水高十倍

事实上,Christine Holgate的前任法沃尔(Ahmed Fahour)也曾因为薪酬过高,遭到时任总理特恩布尔的抨击。

当时,在澳大利亚参议院委员会的要求下,澳大利亚邮政出示了法沃尔等高管层的薪酬清单。

该清单显示,法沃尔2016年的薪酬是560万澳元(约合2935万元人民币,包括440万澳元基本工资和120万澳元奖金)。

由于澳大利亚邮政是国有机构,因此法沃尔成为当年薪酬最高的公务员,为时任总理特恩布尔薪酬(50.7万澳元)的十倍还多。

特恩布尔说,“在我看来,法沃尔叱咤商业世界多年,但我仍觉得这份薪水太高了。

对此,澳大利亚邮政辩称,2016年法沃尔领导邮政业务扭亏为盈,因此支付给他的薪酬中包括提供给他的120万澳元奖金,另外还包括诸如养老金等其他福利项目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澳大利亚邮政主席斯坦霍普(John Stanhope)说:“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激烈,因此我们需要支付有竞争力的薪水。”

该机构的声明还辩解说,其73%的收入来自于DHL、联邦快递和Toll等国际对手的激烈竞争。声明还说,自2007年以来,澳大利亚邮政把超过63亿澳元的分红上交给了联邦政府,而没有从纳税人手里拿钱。

2016年,澳大利亚邮政的营业额为60亿澳元,员工5万人。一个可比较对象是美国政府直属的美国邮政署。后者年收入超过923亿澳元,雇员为接近50万人,但是负责人布伦南(Megan Brennan)的年基本工资合363,103澳元,与这位澳大利亚同行存在不小差距。

另外六名被公开的澳大利亚国家邮政局高管薪酬介于130万澳元到180万澳元区间。

3

要求员工免费加班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等待巨额奖金发放的同时,整个高管团队却要求员工自愿、免费使用自己的汽车来交付包裹,除了一丁点、象征性的燃油补贴。

据了解,由于疫情封锁,澳大利亚居民的网购需求被激发,无数包裹快递需求从各地蜂拥而至,但是,澳大利亚邮政配送部门却还有很多先前积压、没被派送出去的货物。

为了解决这一危机,澳大利亚邮政全国邮件服务部门向维州员工发送电子邮件,要求包括行政和财务部在内的所有员工提供支援。

值得一提的是,澳大利亚邮政的这份邮件标注“紧急(Urgently)”的方式。

负责快递业务的总经理罗德·巴恩斯(Rod Barnes)表示,澳大利亚邮政需要持驾照和有汽车的员工来协助Dandenong South、Bayswater和Brooklyn的包裹快递服务,并且从本周开始轮班。

他说,参加是“自愿性”的,类似于圣诞节高峰期计划。用车费用可以报销,周末工作的员工只能调休,没有加班费。

这一消息遭到Fairfax曝光之后,澳大利亚邮政的做法引发了各方的争议。

MB Fund首席经济学家Leith Van Onselen指出,如果澳大利亚邮政实在忙不过来,那么请员工紧急支援未尝不可。但是,这是额外的工作,他们需要支付加班费,而不是免费加班。

Onselen表示,一方面,澳大利亚邮政的高管认为领取高额奖金是自己出色工作的回报,理所当然。相反,另一方面,当包裹交付出现延迟时却要求员工免费加班,这种做法无疑是“双标”。

据其分析,澳大利亚邮政仅仅是政府服务“市场化”失败案例之一。

首席执行官的高薪、以及公司架构的复杂已经渗透到大多数公共机构,包括澳大利亚邮政和多所大学

用Onselen的话来说,顶层的肥猫虽然已经够肥的了,但是不良的制度却仍在给它加脂。

与之截然相反的是,低薪、缺乏保障的合同却把普通员工像污垢一样对待,同时,最终用户的快递服务也是一团糟。

4

送货延误是常事

最新的报告显示,绝大多数澳大利亚居民都经历了包裹递送延误的情况,并担心这种送货延迟会影响最为重要的节日,圣诞节。

据了解,咨询机构Power Retail对5000多名澳大利亚网购消费者进行了调查。

结果显示,59%的人经历过交货延迟。在疫情期间,38%的包裹出现交货延迟,在最严重的维州,这一数据高达50%。

此外,55%的澳大利亚人担心交货延迟会影响圣诞线上购物。维州购物者最为担忧,比例达到63%,其次是西澳,比例为58%。新州的这一比例为49%。

昆州、南澳、塔州和澳首府领地的这一比例分别为51%、50%、48%和49%。

为此,澳大利亚邮政给出的建议是,澳大利亚居民应该提前购买圣诞用品,以免交货延误。

在官网上,澳大利亚邮政表示:“我们正在努力交付您的信件和包裹。但是,因为受疫情影响,并且我们需要处理的包裹数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因此今年的圣诞节交付时间将比往常要长。”

为了让信件和包裹在圣诞节前及时到达,普通包裹最晚在12月12日邮寄,特快专递最晚在12月19日邮寄。

然而,为了避免送货延迟,不少澳大利亚居民打算10月就开始筹备圣诞节送礼事宜。

在研究报告中,Power Retail分析主管David Fear写道:“自新冠疫情大流行以来,网购数量激增,物流和配送网络已经不堪重负。”

“但是,最糟糕的时刻仍未过去。预计最糟糕的情况将出现在11月至12月的圣诞节高峰,11月份的网上零售峰值可能导致物流崩盘。”

参考来源:

https://www.watoday.com.au/politics/federal/auspost-invites-volunteer-parcel-deliveries-while-executives-eye-bonuses-20200901-p55rf7.html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au/australians-are-concerned-about-delivery-delays-in-the-lead-up-to-christmas-2020-10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