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峰回路转!澳洲制造业已陷入绝境,但冠状病毒或能将其重振

COVID-19造成的全球供应链大范围停摆,对阿德莱德金属印刷公司AML3D来说是个好消息。

创始人兼总经理Andy Sales说:“我们已经看到了相当不错的增加,可能是正常情况下的两倍。”

他的公司在阿德莱德的工厂生产金属零件,如船舶和汽车工业的螺旋桨和压缩机,并出口到世界各地。

这些零件使用了一种新的分层技术制造。该技术由Sales先生开发,它将传统的焊接技术与数字绘图、一个机器人和3D打印相结合,用钛、铝、镍和钢制造金属物件。

Sales先生说:“这些零部件通常在意大利北部和欧洲其他地区制造,随着这个行业中很多工厂不幸因COVID-19关闭,澳洲的一些客户正在寻找本地解决方案。”

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对他的本地制造产品的兴趣越来越大,同时随着澳洲皇家海军舰队扩张,Sales先生了瞄准了一些订单。

Sales先生说:“我们的技术为缩短交货期和减少制造时间提供了可能,而且我们的工艺实际上提供了更高的强度,这比传统的铸造和锻造技术更有利。”

澳洲在制造业中的份额

AML3D的增长是经济学家和制造业人士希望看到的能拉动制造业走出衰退的复苏动力。

1980年代末,制造业是澳洲最大的雇主,占劳动力的16.5%。

现在从事该行业的人员不到100万人,占就业的6.4%。

制造业对GDP的贡献在1950年代末和60年代达到顶峰,当时接近30%。现在已经萎缩到5.5%左右。

澳洲研究所未来工作中心与《商界》分享的新分析显示,澳洲与经合组织的同行相比表现不佳。

报告作者、该中心主任Jim Stanford解释道:“大多数其他工业国家都有成功的的制造业,他们的制造业规模足够大,足以满足本国对制成品的需求。”

“然而,在澳洲,我们一直在使用越来越多的制成品,而我们自行生产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小。”

Stanford博士基于制造业自给率——制造的商品数量与他们使用的制成品数量——为经合组织国家排名。

澳洲排名最末,生产的制成品约为其消费的三分之一。

大多数其他经合组织国家生产的制成品总体上多于消费。

Stanford博士告诉《商界》:“澳洲是世界上所有工业国家中制造业最不发达的国家。”

“我认为有一个错误的假设,就是你是一个富裕的高工资国家,就无法发展制造业。毕竟,在中国或泰国或其他低工资的国家生产要便宜得多。”

“我们认为这个传统的假设绝对是错误的。”

创造工作岗位
Stanford博士预计,若澳洲将制造业自给率提高到100%,每年可再增加1800亿澳元的制造业新产出,每年可将GDP提高500亿澳元,并增加超过65万个直接和间接的就业岗位。

Stanford博士说:“我认为尝试将澳洲的制造业重建到与我们制造需求相当的水平是一个务实而有雄心的目标。”

COVID-19大流行对全国各地企业和工作的影响已被记录下来。

六月最新官方失业率升至7.4%,但财长Josh Frydenberg本周承认,实际失业率可能在11.4%左右。

制造业的倡导者说,如果鼓励制造业发展,该行业可以再次成为主要雇主。

在澳洲制造业的92.6万名工人中,大部分受雇于雇员少于20人的中小型企业。

墨尔本东南制造商联盟(SEMMA)首席执行官Vonda Fenwick说:“我们已经从一个非常重要的雇主变成了现在雇佣不到100万人的行业。”

她的组织是众多呼吁政府激励澳洲制造业发展的团体之一。

“你看看世界上任何一个经济成功的国家,你会发现他们有一个健康的、强大的并且工业化的制造业,你会发现他们是一个正在进行制造的国家。”

SEMMA正在呼吁各级政府多购买本地制造的商品。

“对我们来说,真正坚持这样的政策,确保在本地采购,确保我们可以满足本地需求,以为制造业提供工作,是有意义的。”

本地供应链

在堪培拉的澳洲国立大学和澳洲国家图书馆的屋顶于1月份被冰雹砸坏后,它们现在被悉尼制造的澳洲发明所覆盖了。

Stormseal是一种铺设在被风暴破坏的屋顶上的聚乙烯薄膜。在膜上施加热量,就可使其收缩包裹在屋顶上。

该公司的总经理Matthew Lennox让悉尼和澳洲大部分首府城市的食品级生产厂生产该产品。

他在法国和美国也有工厂生产他的产品。

他说:“我们称其为风暴响应产品,这意味着当有大风暴来袭时,我们实际上有能力按需生产,这令我们不必持有库存或者在不需要时产生支出。”

Lennox先生曾被要求在亚洲生产这种薄膜,因为那里成本更低。但他说,在客户附近生产薄膜意味着可以更快交货,并且支持当地经济。

他说:“在制造业方面,把工作机会留在澳洲是好一。”

“而且不光是制造,对供应链也有好处,像我们薄膜中的聚合物、紫外线抑制剂等,都有连带的好处。”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好几位顾问,来做市场和销售以及沟通,也都是澳洲的。”

堪培拉的国家建筑屋顶上还留有约3万平方米的他的产品。

不仅是矿石

澳洲丰富的矿产资源——包括铁矿石、铝土矿和镍——加上农业等其他初级产品,约占我国商品出口的四分之三。

去年原矿石和资源产品出口创造的财富近2900亿澳元。


然而,Stanford博士说澳洲出口锂矿原石是在把自己卖空,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锂矿生产国。

他说:“我们再一次把视野局限在只是把矿从地里挖出来卖给其他国家,等它被制成价值增加的产品我们再进口回来。”

“锂的原石大约值750美元(1046澳元)一吨,但如果我们真的将其制造成电池,同样数量的锂大约值15万美元。”

Stanford博士说,提升制造还有战略效益。

他说:“大约三分之二的世界贸易都是由制成品组成的,所以如果你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内制造业基础,你就会把自己关在大部分世界贸易的大门之外。”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 … ng-revival/12481568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