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要不是澳大利亚贵且慢,你还真不会把人当人看


很多人从中国搬到澳洲,生活中感受到了种种的不习惯,最不能克服的还是“由俭入奢”、“从快到慢”的过渡问题。

澳洲生活有多贵?

有些东西贵,是由商品的稀缺性决定的。比如说经常有澳洲华人抱怨生姜要卖到人民币100多块钱1斤,却忘了西人不会像中国人一样每逢荤菜必放姜,也不会用生姜红糖汤治感冒,自然不用大批量生产。而且说实话,没有人会把生姜当饭吃,1斤生姜可以吃个把月,也不会吃到破产。

同样的,澳洲1刀(人民币5块钱)1升牛奶可能在中国要卖到二十块钱,究其原因,也是因为中国人没有西方人那样嗜奶如命的传统,没有形成澳洲那样庞大而成熟的牛奶产业。

说句公道话,澳洲的普通生活消费品的价格都在可以令人接受的范围内。

令人最不能适应的,是“天价”人工。

我目前在澳洲接触到的主要人工服务是理发。在亚洲人开的理发店,剪一次普通男士发型10刀起,白人理发店基本20刀起,女士发型更贵。请注意,这个价格是纯剪发,不包括洗和吹。

上次回国,我去机场打了一次的,8公里的路程花了我30刀。回程时坐的是Uber,道路比较通畅,花了20刀。

有一次,我们公司的净水器需要换滤芯,到官网一查价格,滤芯120刀,请人上门安装也是120刀。

电工、水管工、汽修工、开锁工各种几十上百的人工,更不必提了。这么说吧,我有勇气进David Jones这样的高档商场逛街,却没有勇气听水管工报价。

当然,最饱受华人诟病的还是澳洲的快递。Woolworths的快递是11刀起,满300刀免运费。最良心价的是刚开张的澳洲亚马逊,运费6刀起,购满49刀免运费,而这只限于悉尼等五大城市,其他城市的运费要8刀起。

而在澳洲家电连锁Bing Lee买电器,运输安装费第一件60刀,第二件开始每件5.5刀。

既然说到了快递,那就要说说澳洲的另一个特点——慢。

澳洲到底有多慢?

上文提到的澳洲业界良心亚马逊,6刀是2到3个工作日送到的价格,免运费的快递需要3到7个工作日。

这里需要划重点的是工作日,双休日、法定假日是不送货的。而且据我估计,澳洲这些网店的快递基本都是同城运输。所以亚马逊还特意提到,新州、维州和堪培拉以外偏远地区的运送时间可能会超过10个工作日。

在澳洲需要忍受的另一种慢,是接电话的慢。银行、保险、电信这些公司客服电话的等待时间在5分钟以上是常事。有一次我打电话给Cenrelink,足足等了20分钟才等到一个客服代表接电话。

在澳洲,更慢的是基础设施建设。据说悉尼海港大桥造了9年,悉尼歌剧院造了16年,悉尼房市热炒的悉尼第二机场,从1962年就开始规划和调查,至今还没看到飞机的影子。

以上种种相对于中国的快递朝发夕至、电话立等可接、高楼拔地而起,简直有种回归到农业社会的错觉。

可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我一点都不想抱怨,反而觉得很庆幸,因为我明白:

贵和慢背后的本质是什么

在澳洲,凡是贵和慢的东西都有涉及到人的参与。

澳洲的超市商品为何能保持价格低位?因为大半的收银工作都是通过自助收银机完成的。

澳洲的油价为何能做到跟国内相差无几?因为每个加油站都只有一个工作人员,加油都是司机都是自助进行的。

当所有可以用机器取代的工作都可以做到省而快,人工的贵和慢才因此形成了鲜明对比。

所以在澳洲买家电家具,基本都不会有免费送货、免费上门安装这样的好事。买商品送人工,这不是明摆着说人比物贱么?

而人的劳动不应该比机器更值得尊重、更具有价值吗?

再来说说快递的事情。中国的快递之所以迅捷高效,主要是因为快递员加班加点,基本上全年无休。我在国内的小区旁边就有一家顺丰,每天早上8点开门,晚上一直要到9、10点才关门。

而在澳洲,大部分快递双休日是不送货的。少数商家会周六送货,邮局周日也不开门。

当然现在国内的快递员工资也不低,一般月薪都有七八千,发货量大的上万都有。但貌似不菲的收入背后,是他们起早贪黑的工作时长和风雨无阻的工作条件。如果同样的月薪,自然是更多人愿意朝九晚五坐办公室。

而澳洲的劳动力市场公正透明之处在于,薪水都是以小时计算的。澳洲的最低工资标准是18.29刀每小时,普通蓝领、白领的工资相差无几,付出和所得基本是成正比的。

试想一下,如果中国的快递员月薪保持不变,但工作时长缩减到每周6天、每天8小时,顺丰还能保证次日送达么?京东还能满99包邮么?

前段时间有个知乎热帖——如何评价刘强东“如果京东少缴五险一金,一年至少多赚50亿!”的言论?很多人都站起来力挺刘强东,认为给海量底层劳动者交足五险一金,绝大部分企业都做不到,包括各种民营巨头、跨国公司、世界500强。

以前常年在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我,听到这样的真相是相当震惊的——这难道就是一部分中国人能够先富起来的真实原因吗?人工已经如此低贱了,还不完成法定义务,难怪很多人说在中国创业要比在澳洲容易许多。

但是,这种靠违反劳动法、剥削廉价劳动力换来的省而快,又有什么值得沾沾自喜的呢?

我宁愿生活在一个职业不分贵贱、每个人的劳动都得到充分尊重的社会,快递员不用因为我要换新手机就冲风冒雪地送货,却连过年都不能回家团圆;接线员不用因为我网银打不开就深更半夜地解答,却永远只能是“编外员工”;建筑工人不用因为我要早点开通地铁线就披星戴月地修路,却连发工资都要靠上访解决。

因为在工作和休息的权利上,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