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前言

 

动物世界有不能打破的食物链,而我们人类世界,社会分层是一个永恒的现象。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阶级,在繁华大都市更加明显。比如在北京,南城人和北城人常常看不对眼,崇文宣武不服当初并区到东城西城的事,国贸上班的精英觉得中关村的码农都太油腻,在mix蹦迪的看不起混后海酒吧的。

 

其实每个城市都有一条“看不见”的线,是人口、经济分布不均匀的线,也可能是划分繁华与寂辽的线。悉尼也有这样一条线,而且它的名字很澳洲、很接地气——拿铁线(latte line)

 

阅读导航

一、城市的未来由咖啡决定

二、这一刀具体切出了什么?

三、差距可以缩小吗?

 

 

城市的未来由咖啡决定

 

大悉尼地区委员会的经济专员Geoff Roberts说:“我们有一条拿铁线(latte line),一般来说如果你在这条线的北面,你是有钱人,南面就是穷人多。

 

不过,也有人说它是羊奶酪线。不管怎么说,这条看不见的从悉尼机场,经过parramatta到西北的线将被用来决定悉尼城市的未来规划,划出这条线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找出城市未来发展的重点。

 

“拿铁线”原本是政府为了将悉尼“三分天下”而划定的。而现在,这条线也把大悉尼分成了阶级和经济隔离的两部分,按照澳洲统计局(ABS)公布的数据,这些数据衡量了收入、职业和其他一些经济、社会状况排名,汇总起来作为这些区的地区社会经济指数(SEIFA)。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这一刀具体切出了什么?

 

在不同细分领域,“拿铁线”的“职责”自然不同,那么让我们来总结一下,这条线的“身份”到底有几重?

 

贫富差距(家庭平均收入)

 

根据ABS的2015-16财年家庭平均收入统计,全澳10个最富有的邮政编码区域中,有7个位于悉尼。而且这7个区,全部位于“拿铁线”以上。其中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家所在的邮政编区是全国最富有的区,涵盖了悉尼Darling Point东部地区,Edgecliff和Point Piper,平均应纳税年收入为192,500澳元。而被评为“百万富翁之家”的Ku-ring-gai位于悉尼上北岸,拥有11.8万名居民,家庭的中位周收入为2640澳元,在15岁及以上的居民中,近一半的人获得了本科或本科以上学历。

 

虽然10个最贫困的地区都位于昆士兰和北领地,但按邮政编码分析SEIFA数据时,位于“拿铁线”下的Campbelltown附近的Claymore是澳洲排名第4的贫困地区,按相对社会经济领先和弱势指数(IRSAD)衡量,它也是新州最差的地区。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那么华人区的情况如何呢?在这里,我们挑选了悉尼三个较有代表性的地区为例。

 

全澳华人人口最多的Hurstville区,这里的年收入中位数为38,371澳元 ,收入均值为47,211澳元。Burwood – Croydon区,年收入中位数为 40,592澳元 ,收入均值为55,560澳元。北部华人重镇Chatswood (East) – Artarmon,年收入中位数为51,040澳元 ,收入均值为75,235澳元。依旧遵循了“拿铁线”的规律,线上高于线下。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工作与住宅

 

研究显示,居民在总体就业机会和白领工作机会上是被隔离的。这凸显了居住隔离背后的就业不平等。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基本上来说目前大多数工作职位都是在“拿铁线”的上面,东区和北区就业机会更多。此外,整个悉尼的白领和蓝领工作分布不均。典型的白领工作,如管理和专业工作,主要集中在悉尼北区和东区。典型的蓝领工作,包括劳动者、机器操作员和技术工人,一般都在南区和西区。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但是南面的住宅区更多。因此,居住在悉尼南区和西区的管理人员和专业人员,前往工作地点(北区)的通勤时间更长,特别是在北岸和麦考瑞商业园区的管理工作。结果就变成了现在的交通拥堵,失业率高和挫折感。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悉尼的根本的结构问题是我们的工作都在城市的东面,而我们的住宅区都开发在西面。20年前我们的住宅区开发都靠近东面的工作。但是从现在到未来的40年里,我们60-70%新开发住宅区都在M7的西面。

 

如果我们继续按照现在的发展方向走下去,越来越多人居住在离他们工作的地方很远或者失业率很高,那么城市整体效率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教育质量的分水岭

 

Fairfax Media根据中学高考(HSC)中取得90分以上考试成绩的份额,在这张地图上绘制了近330所大悉尼地区的学校。 蓝色的学校属于名列前茅的一半;红色的学校属于“拖后腿”的另一半。悉尼55所表现最好的学校中近90%(以深蓝色表示)高于“拿铁线”。荣誉榜的前50%中,只有不到25%的学校位于这条线下(以南),85%的学校在线上(以北)。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如果把(历年来高考成绩最顶尖的)悉尼的公立精英这些不计入这张地图的话,分裂情况就更糟糕。因为你会看到没有一所深蓝色的好的学校在线下。

 

然而,现实真相比我们想象中还惨,这张地图里的学校并没有包括数十所HSC成绩没有一项单科达到Band 6(拿到90分或以上)的学校,它们很多都出现在这条线以下。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分析还发现,教育劣势正在随着地区人口的激增而日益突显。例如在Camden,这个被预测未来十年内悉尼学龄人口增长最快的地区,学生高考成绩达到Band 6的比例才3%。但根据政府预测,到2026年该地区学生人数增幅高达55%。而Blacktown和Liverpool的目前学生取得Band 6的比例也非常低,但是未来十年这两个地方的学生人数会增长25%。这三个地区都在“拿铁线”以下。

 

相对的,“拿铁线”以上的地区,比如Hills Shire和Hornsby的学生拿到Band 6成绩的比例为28%

 

指导房价

 

Fairfax Media的数据还揭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新州一些区域因为HSC成绩排名较好而受到大力热捧,父母们为了给孩子提供最好的受教育机会,推高了Strathfield,Ryde,Cherrybrook和Castle Hill的房价。 Domain Group的2015年数据分析显示,公校附近涨势最猛的10个校区中,有8个位于这条线以上。例如,Strathfield Girls女子中学周围独立屋中位价已经涨到了170万澳元。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此外,在“2017年全澳房价最贵的十大地区”榜单上,悉尼占据了9个,而且它们都位于“拿铁线”以上。其中,St Leonards以中位价650万澳元被评为澳洲房价最贵的地区。Darling Point和Bellevue Hill则分别以620万和540万澳元紧随其后。除第四名是墨尔本的Toorak外,第五名至第十名分别是悉尼的Vaucluse(450万澳元),Tamarama(438.7万澳元),Longueville(432.5万澳元),Rose Bay(409.2万澳元),Dover Heights(407.5万澳元)和Double Bay(380.1万澳元)。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文化(族群)

 

北部海滩(“拿铁线”以上)有着最密集的白种人聚集地,Chatswood、Campsie、Hurstville及Cabramatta的东亚人口比重较大,而Greenacre、Auburn和Silverwater地区的中东人口较为密集。Parramatta和Wentworthville周边则聚集着较多的原住民。除Chatswood外,其他多文化地区均位于“拿铁线”下面。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关于北海滩缺失文化多样性方面,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 University)的Des Cahill教授表示,这与地区逐渐繁荣的情况相一致的。

 

“当你观察移民情况,如上世纪80年代时,你会发现人们会往郊区中环和远郊地区迁移。这是因为这些地区的房价较低。我们之所以能成功转型成移民大国,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移民到这里的人们都能取得成功。”

 

最新人口普查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随着移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目前,超过30%的中国、南非和马来西亚移民生活在最富裕的地区,不过,仍有40%越南出生的居民生活在弱势地区。

 

生活支出

 

根据就业网站ServiceSeeking分析,拿铁线上下的技工报价相差甚远。与西南区相比,在内城区、东区和北岸的居民请技工时或多付49%的费用。

 

东区和内西区业主支付技工的平均时薪为72.71澳元,Sutherland 海岸地区技工时新在50.74-57.88澳元之间。在独立屋中位价达460万澳元的Vaucluse,电工平均收费为每小时98澳元,为悉尼最贵。而找电工最便宜的Quakers Hill,每小时收费67澳元,独立屋中位价为78万澳元。技工的要价不是固定的。如果你住在富人区,找技工可能就得多花钱,他们会‘看人下菜碟’,同时他们也会考虑花费的时间和交通因素。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同时,在2016年的人口普查中,超过19万户悉尼家庭表示,他们未通过任何设备上网,包括平板电脑、手机、游戏机、笔记本电脑或台式电脑。悉尼这些断网的城区大致与城市的“拿铁线”(latte line)相一致,主要集中在Mount Druitt,西南区Villawood周边城区,以及中海岸部分区域。人口统计学家Glenn Capuano称,老年人是其中一个因素,另外,一些母语非英语的人可能误解了这个问题。“有些人或许只使用手机上网,但对于他们是否在家里上网这一问题,他们仍然回答‘No’。”因此,综合因素是社会经济低、英语水平差和年龄。

 

 

差距可以缩小吗?

 

悉尼的住房和交通拥挤,以及就业、教育和社保弊端是这个城市成功的代价,这一切都让城市无法达到最高效率和宜居效果。

 

要缩小差距,可以考虑三种可能的解决方案:

 

  1. 在北区提供更多负担得起的住房

  2. 在南区调动或创造更多专业工作

  3. 提供更好的长途的公共交通

 

但是,东区和北区居民的“邻避”(NIMBY)态度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新住房的供应,否则可能会增加住房的负担压力。“拿铁”以北的住房成本远高于南部。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邻避效应(英语:Not In My Back Yard,NIMBY,意为“不要在我家后院”),是一个形容新发展计划受到该区或邻近地区居民反对的贬义词语。

 

第二种选择是在西部和南部创造更多的白领职位,特别是在第二“CBD”Parramatta。并且通过铁路和公共汽车让北部与南部和西部郊区更好地连接。然而,Parramatta与麦考瑞公园地区的主要就业中心之间至今没通火车。

 

这为我们带来了第三种选择:提供“拿铁线”两侧之间更好的公共交通连接——然而居民们已经等待了20年的Parramatta-Epping铁路规划,仅仅在去年提上议程,便又被遗忘在成百上千的规划方案中了。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而政府的“大悉尼规划”(Greater Sydney)将悉尼一分为三,以现有CBD、Paramatta、新机场各为中心,共同发展,也是为了要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医疗和教育机会也会让就业机会再平衡。政府计划,在未来5-10年里将Penrith,Blacktown,Campbelltown和Liverpool一带变成大学城。

 

END

 

“拿铁线”理论刚刚诞生时,遭到了悉尼人“无情”的吐槽。

 

一名网友说:“我住在北岸,但我从未真正喝过拿铁,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吃过羊乳酪,尽管我曾经在咖啡馆的黑板上看到过这个词。我会被认为是一个人口统计学上的异类?”

 

另一名网友说:“我住在排名第一的Ku-ring-gai,客观来讲,这里的拿铁咖啡是垃圾。我只能自己做一杯,在游泳池边上啜一口,俯瞰我巨大的后院。我只能想象Newtown和Leichardt的美味咖啡,当然,你不可能鱼与熊掌兼得。”

 

还有人说:“需要交互式信息图以了解更多详细信息。我住在拿铁线西南偏西的地方,而我不怎么喜欢喝拿铁,恐怕我有身份危机。”

 

更有人建议,悉尼直接划分一条7-11便利店1澳元咖啡线得了。

 

原创 | 北富东贵、南贱西贫,凭什么一杯拿铁“泼”出悉尼阶级链?

 

悉尼是个多元文化大熔炉,贫富有差距、文化种族分化是再正常不过的社会现象了。我们不可否认当中没有歧视,但是我们也不能以偏概全,敌视每一个生活优渥的富人,嘲笑街边乞讨的流浪汉。

 

总之,不管你喜不喜欢,“拿铁线”短时间内想要突破还是有些困难的。当下,它就在那里,摔不倒、打不破。

 

参考资料: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The Conversation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