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钢厂苦求政府放澳煤一马!北京不为所动,澳洲无可奈何!

中国政府拒绝了其本国钢铁行业提出的解除对澳洲煤炭货物禁令的请求,该禁令导致数十艘载有800万吨澳洲煤炭的船只滞留在中国近海。

自10月中旬以来,70多艘运载澳洲煤炭的船只无法在中国卸货,此事恰逢澳中之间的外交和贸易紧张关系恶化。

澳洲矿企也寄希望于中方从1月1日起重置非官方进口配额后,限制措施可能会有所缓解,但分析师和行业领袖周四警告称,中国似乎对澳洲煤炭采取了更加“强硬的立场”。

未获授权就此事公开发言的煤矿内部人士表示,他们在中国钢铁行业的一些客户已经通知他们,去年年底他们曾在行业协会的帮助下游说北京取消对澳煤的进口禁令,但没有成功。

中国去年进口了40亿澳元的澳洲热能煤,用于发电,还进口了近100亿澳元的冶金煤,用于高炉炼钢。

澳洲煤炭出口商与中国客户有着密切而长期的联系,有些关系甚至可以追溯到60年前。

Wood Mackenzie冶金煤主管格里芬(Robin Griffin)表示,该全球咨询公司也知道,早在10月份,中国的个别钢厂及其行业团体就多次向中国发改委提出放宽进口限制的要求。

中国钢厂苦求政府放澳煤一马!北京不为所动,澳洲无可奈何!

“这推高了煤炭的供应成本,增加了焦炭的成本,但也影响了他们生产的材料质量,因为周围没有那么多低硫优质煤,所以他们不得不使用含硫量较高的煤,这对高炉生产率和产出的钢材强度有影响。”

“他们对现状并不满意……但基本上被告知只能受着。”

Wood Mackenzie表示,中国政府宁愿让钢铁行业承受经济痛苦——他们正在为替代煤炭支付溢价,同时还面临铁矿石价格在一年内翻了一番,超过每吨160美元——这一事实表明中国政府缺乏与澳洲贸易关系正常化的紧迫性 。

格里芬说,煤炭限制措施有可能延长至2021年全年。

卡在中国沿海的780万吨煤炭中,有260万吨是热煤,520万吨是冶金煤。

中国的买家被迫为来自印尼、俄罗斯和南非等其他产地的火电煤支付更昂贵的价格,以确保获得与澳洲产品能量价值相似的煤炭。

这使得澳洲生产商能够将更多的煤炭送往印度、孟加拉国和土耳其等不太传统的出口目的地,以及其他东南亚和北亚市场。

中国钢厂苦求政府放澳煤一马!北京不为所动,澳洲无可奈何!

作为澳洲第三大出口产品,煤炭出货量今年将从540亿澳元下降30%至370亿澳元,主要原因是疫情和中国禁令。

澳洲外交贸易部(DFAT)发言人表示,澳洲已就澳煤清关的延误和船员的福祉问题向中国政府进行了多次交涉。

澳洲工业部上个月提出,如果中国的禁令延长至2021年,则对冶金煤前景表示担忧,价格恐在低位维持更长时间。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