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3. 经济

墨尔本CBD办公室空置率飙升至11.3%,商家担心圣诞节要吃土了!

如果在疫情限制解除后,有五分之一的市政官员决定继续在家办公,那么墨尔本CBD已经在苦撑的零售店们、餐厅和其他服务业每年将吸纳约5.4亿澳元。

根据财产委员会的数据显示,目前墨市玻璃办公大楼中只有8%使用中,办公楼使用率如此低引发了人们的担忧,担心疫情的破坏可能会导致办公楼永久转变,未来通勤的工人将就此一去不复返。

经过Flinders Street车站进入城市的每日人潮数比去年减少了90%。

商业房地产经理仲量联行(JLL)统计,墨尔本35.2万名通勤上班族平均每天花费约30澳元,每年为CBD经济贡献27.7亿澳元。

这意味着此波疫情对通勤人员的行为或有关居家工作员工的公司政策都将产生重大影响,在两週前开业的咖啡馆和酒吧将是首当其衝受到人流骤减的打击。

运营商表示,对于小企业主来说,城市现况仍与正常情况相差十万八千里,他们原本预计上班族能在三月前联邦政府撤出JobKeeper工资补贴前大量回到墨尔本CBD。

对于在Little Collins Street街附近的停车场下的Thai boat麵店Soi 38,3月也是租约到期时,店主希望在续租前墨尔本的状况更接近以往常态,现在生意只有之前的10%至15%。

他说:「很艰难,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好」。至少能付帐单,维持业务并继续让一些员工上班。在艰困的15个星期的封锁期间,Soi 38仅做外卖,并一直外送餐到Dandenong。

现在餐厅正试图扩展到停车场的相邻空间,以容纳更多的用餐顾客。在墨尔本与维州乡镇的「钢铁圈」解除后,本週服务业迎来更多来自吉朗的客人。

重新开放后,位于五金巷的Kirk的酒吧很快开始忙了起来,但著名厨师兼合伙人伊恩库利(Ian Curley)说,等待核心顾客返回城市的过程感到焦躁不安。

库利对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宣布墨尔本开放,同时又要求办公室工作人员留在家裡政策表示,这阻碍了城市起跑。

他说:「我们担心的是,如果城市的人潮一直没回来,基本上没有生意」。

Kirk’s Wine Bar上方的French Saloon几乎还是关闭状态,因为顾客中有80%不在办公大楼,其他商业根本无法重新开放。

在Hardware Lane绕到Little Bourke街拐角处,Camera Lane在历经35年后从这座城市消失了。业主艾伦兰恩(Alan Lane)表示,搬到内西区的Spotswood后将永远不会再回来。

莎莉弗瑟(Sally Fether)于16年前将她的Metropolis书店搬到了位于Swanston Street的Curtin House,她目睹疫情在CBD迅速发生的影响。

过去两週来,随著食客行经Curtin House到Rooftop Bar,她的客流量不断增加,但与以前的十一月不同。

Tulk的咖啡馆再次恢复室内座位用餐,然而国家图书馆的住所仍然关闭。业主托贾斯(Michael Togias)称缺少顾客和蓬勃发展的CBD。

欧洲集团(European Group)旗下有Kirk的Wine Bar和City Wine Shop,共同拥有者克里斯托普洛斯(Restaurateur Con Christopoulos)表示,「与正常情况相距甚远」。

他在城市外围的Spring街上的生意遭受的衝击不及CBD那么大,但是如果没有JobKeeper也行不通。

为了提振经济不景气,墨尔本市政厅上个月与该市十大雇主进行会晤,并要求每个人做出「执行长承诺」,让工人返回市政厅。包括澳新银行、Optus、普华永道和NBN Co等在内的公司同意,一旦安德鲁斯政府取消在家中的工作限制,立即将其70%的劳动力重返城市。

Savills Australia办公室租赁负责人拉斯穆森(Mark Rasmussen)表示:「各行各业的企业不确定他们将要做什么,很多人都在推迟决策,以便他们可以更了解未来12个月的目标」。

根据Roy Morgan最近的民意测验,三分之二的维州人认为上班族现在应该能够回到新冠安全的工作场所,但是许多人最早要等到新年开始时才能回到市政厅。

安德鲁斯先生上周表示,政府渴望尽快将人们安全地带回办公室,但工人涌入城市的日子已经过去。

他说:「每个工人每小时都会在以前工作的地方花钱的想法已经消失了」。

儘管墨尔本写字楼的回流率是全澳最差的,但在全国各地都可以看到的CBD,布里斯班的办公室入住率为61%,珀斯为77%。

仲量联行物业和资产管理负责人芬内尔(Richard Fennell)说,即使是现在,经过数月的无限制活动之后,悉尼的办公大楼使用率仍然不到一半,仅约40%。

芬内尔将港口城市工人的缓慢回流归因于墨尔本的第二波疫情热潮及其长期封锁。

他说:「悉尼的公司之所以退缩,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墨尔本的情况」。

他预测,一旦解除墨尔本的限制,这两个城市人潮会很快填补。

令人担忧的是,墨尔本CBD的办公室空置率已经飙升至11.3%,这表明企业没有续签租约。不久前,这一比例仅为3.4%。

另外,在截至9月的短短三个月内,可供优质建筑物转租的空间已飙升至7年高位,增长了46%。

文章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