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3. 经济

中国学子仍热衷于赴澳留学!申请人数占比不降反升!

根据米切尔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的数据,有意赴澳留学的中国学子相对于世界其他国家的留学生申请人数有所上升,但这也显露了大学和政府的两难处境。

就澳洲境外的申请者而言,今年第三季度,除中国以外,所有国家提交的的学生签证数量都下降了82%。

相比之下,来自中国的申请只下降了44%。因此,今年中国学生申请的比例占到53%,高于2019年的27%。

米切尔研究所教育研究员赫利(Peter Hurley)表示,相对而言,即使面对疫情,中国人对来澳留学的兴趣还是很浓厚。

更重要的是,虽然澳洲的煤炭、大麦、木材、龙虾、葡萄酒、铜和糖的出口都被北京以政治理由推迟或禁止,但没有证据表明官方正在禁止学生申请签证。

“我一直在观察中国学生如何受地缘政治的影响。但与其他国家相比,情况保持得很好,”赫利博士说,“人们的说法似乎是北京可以关掉水龙头。但今年到目前为止,这种情况还没有发生。”

《澳洲金融评论报》非正式地调查了中国的教育类博客的流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表明澳洲存在生源减少的压力。

在新浪博客——中国的主要博客网站——一个名为“留学澳洲”的群组中,有人询问在澳洲在疫情后何时重新开放留学,还有人说在澳洲留学“相当安全”,而校园内对新冠疫情的控制也一直“做得比其他国家好”。

2017-2018年,北京的教育部至少三次警告中国家庭为安全起见,应慎重考虑赴澳留学。这被广泛解读为北京发出的信号,即当局有能力“关掉留学生的水龙头”,而高等教育是澳洲按价值计算的第三大出口产品。

不过今年,中国教育部并没有发出这样的信息。而政府喉舌《中国日报》最近的一篇社论虽然批评澳洲对龙虾进口延迟反应过度,但也没有提到教育。

澳洲高校和政策制定者面临的困境是,一旦新冠疫情不再构成威胁,是否能够假设中国学生会以原有速度返回澳洲?抑或教育也会像木材、煤炭和龙虾一样遭受相同的待遇?

阿德莱德大学的中国贸易专家德雷珀(Peter Draper)说,中国可能不会把教育出口“变成武器”,不过结果取决于澳洲与华盛顿的关系。

“中国关于澳洲的行动,与澳美关系密切相关。”他说。

德雷珀教授是阿德莱德大学国际贸易研究所的执行主任,他说,目前中国在等着观察拜登政府的姿态。

澳洲国立大学(ANU)克劳福德学院的贸易专家、名誉教授芬德利(Christopher Findlay)说,证据表明,中国家庭认为在澳洲接受“高品质”教育还是值得的。

他说,与此同时,大学应该采取一些切实可行的措施来保护自己在中国教育出口市场的份额。

一个选择是与中国发展“基于关系的伙伴关系”,允许中国孩子从很小的时候就来澳留学。另一个选择是培养研究生的入学率,转向成年学生市场。

他说,各大学应通过强调如何确保学生安全让澳洲留学体验脱颖而出,鉴于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因新冠疫情和政治原因受到冲击,目前用这招会很有效。

文章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