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Geocon

2018年,澳元这班“过山车”将开向何方?

01月12日 11:09:28

澳元在2017年可以明显分为两个阶段,上半年延续了2016年的底部震荡走势,随着年中市场对澳洲经济和货币政策的改观,澳元也完成了对0.78关键点位的突破,自此震荡的中枢开始上行,我们也预测在未来的一年,澳元应该会延续这种温和的震荡上行态势。

接下来我们将从澳洲的内部环境以及外部环境两个方面来梳理这一观点背后的缘由。

 

太长不看版:澳洲自身经济因素略有拖累,但全球经济增长(美国、中国、商品价格)会有较好的支撑作用,综合来看澳元2018年应温和上涨,震荡中枢继续提升,0.77-0.82有可能是上半年的震荡区间,下半年则有望上升至0.79-0.85的区间内。

 

在世界经济走向扩张的同时,我们预计澳洲在2018年将继续保持在现有水平附近,但是会比市场预计的偏低,主要是因为占据GDP份额半壁江山的消费增长将继续受低迷的收入增长和高企的债务水平拖累。

 

货币政策方面

 

由于闲置产能仍然未得到有效消除,预计CPI在2018年乐观情况下也只会上升到RBA制定的下限水平。由此来看,现有1.5%的cash rate仍将持续较长的时间,只有在薪资水平有明显上升的情况下才会促使RBA采取行动,我们预计最早也要等到2018年的四季度才有可能见到变化。

 

总体来说,澳洲自身的经济情况还无法对澳元提供上涨动力,甚至略有些拖累的作用。

澳洲的GDP增长水平与发达国家基本一致

通胀方面

 

首先我们来看通胀方面,预期未来的走势仍然疲软,所以只有经历较长时间才能到达央行目标区间2-3%的中点。就目前的情况来判断,整个2018年的大部门时间,核心CPI仍有可能处在2%以下,主要是现有的竞争激烈的零售环境仍难得到好转,汇率难以大幅下行造成输入性通胀的可能性也不大,加之澳洲统计局采用的新权重很有可能使得新的CPI较原来有一定程度下行(预计拖累在0.2%左右)。

消费方面

 

其次在消费方面,核心观点还是缓慢的收入增长将继续限制消费的增长。虽然2017以来劳动力人数的增长较为强劲,但是其他影响消费的因素都不乐观,包括低迷的薪资增长、高企的家庭负债水平、房贷利率将有所上升以及持续低于平均水平的消费者情绪指数。

 

这些因素共同作用将使得家庭的可支配收入难以增长,而在消费占到GDP55%的情况下,澳洲的经济增长速度也较难再上一个台阶。

 

这从就业市场的情况中也可以看到一些端倪,尽管就业人数增长的较为强劲,但是失业率在过去的一年中仅有小幅的下降。

 

特别是与其他发达国家进行对比后,澳洲的失业率现在仍远高于危机前的水平,而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家的失业率都纷纷回到或接近危机前的水平。这也意味着澳洲的劳动力市场中仍有相当程度的闲置人数,在消化吸收完这部分人员前,薪资水平也较难上升。

 

    商业投资方面

 

不过在商业投资方面,我们有望见到复苏的持续。

 

首先,最近一期的澳洲统计局调查表明,企业对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的预期值将会大幅上升至58亿澳元,远高于去年同期的16亿澳元,并且大部分集中在服务业相关的产业。这是自2014年以来这一预期的首次上升,这就意味着在商业投资方面,年末的预期值将在更大的百分比上成为实际值。

 

另一方面,此前采矿业衰退造成的影响已经基本消化完全,非矿业投资的增长有望在未来继续保持4%左右的水平,我们认为投资将成为澳洲经济增长中超出预期的一个指标,据测算此类增长对GDP的贡献应该能达到0.5%或更高的水平。

 

    外部环境方面

 

外部环境方面,我们先来看美国方面。2017 年以来,美国经济保持上升态势。

 

一季度美国经济开局季节性疲弱,但明显好于 2016年同期,二季度出现明显反弹。

 

前两季度美国GDP 环比折年分别增长 1.2% 和 3.1% 。

 

三季度, 尽管有飓风影响,GDP环比折年仍增长 3. 2%,保持较好走势。目前来看预计2018 年美国经济增速可能略快于 2017 年。

但目前美国的通胀率与经济实际复苏程度并不相称。2017 年 3月 以来,美国用PCE和 CPI衡量的通货膨胀率持续走低,核心 CPI持续低于2%,11 月同比增速为 1.7% ,11 月核心 PCE为 1.5% ,均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

 

对PCE影响最大的三个分项价格是住房租金、医疗服务和金融服务,美国住房价格在危机后持续增长,但目前增长率已经基本见顶;金融服务价格在危机后支持了PCE价格的增长,但是现在已经较为稳定;医疗价格增长率持续下降,未来的突破口倒是有望出现在此处。

 

对于2018年来说,美国的通胀水平应能基本保持稳定,以PCE衡量的美国通胀大概率还是在美联储的预估水平以下。

基于美国经济基本面保持良好的走势,美联储自2015年起便按计划启动了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的进程。

 

在今年3、6、12月各加息25基点之后,目前的目标利率区间在1.25%-1.5%,同时FED自10月起也开始了缩表的计划。目前根据美联储的点阵图来看,委员们预计的2018年加息次数的中值水平为3次。因为美联储2018年将进行人事结构的大调整,新上位的主席Powell立场与耶伦相近,加之我们前面提到的通胀水平问题,预计2018年美联储最多加息3次,目前市场已经有所price in,货币政策政策方面应该并不会对市场造成太大冲击,相应的也不会给AUD造成压力。

 

而经济增长带来的外溢作用以及风险偏好的持续好转则会给澳元提供一定支撑,所以我们认为这一外部因素对澳元有一定的支撑作用。

外部环境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则是中国。

 

2017年中国经济发展的情况多次超出了外界的预计,也为AUD提供了较好的支撑。从数据来看,2017年前三季度6.9%的经济增长好于年初的预期,除了世界经济环境较为有利,促进了净出口的拉动作用外,经济结构的变化也为增长提供了助力。

 

首先需要关注的是,与以往相比2017年前三季度中国的制造业、新兴产业和消费相关服务业增长更快,而建筑业、金融业和房地产业增速显著回落;

其次是中国的货币增速明显回落,10月份曾一度达到了8.8%的历史低点,这也表明经济增长对货币与债务的依赖减小,2017年大概率将迎来M2/GDP的下降;

投资增速有所回落,但是主要源自环保限产力度和楼市调控力度的加大,从民间投资来看,增速反而从低点开始回升;最后则是消费保持了稳健的状态,前11个月消费同比增长10.3%,与2016年相当,继续发挥了经济增长第一动力的作用。

 

2017年中,因为经济转型,市场多次形成看空中国的观点,不过在中国经济继续巩固稳中向好的态势下,市场的看空观点也逐渐消散,这也是2017年澳元几波涨跌的重要推手。

 

对于2018年,外界仍有中国经济增速将回落至6.5%甚至更低水平的声音,基本上仍是基于依靠信贷高增长驱动的经济增长不可持续这一观点。

 

我们则预计中国自2010年以来的下行周期的底部已经逐步筑牢,经济韧性有所加强,2018年大概率仍会是稳中求进额一年,大概率仍在6.7%-6.9%的中高速增长区间内,实际增速和目前市场预计之间的差异有望给澳元提供支撑。

 

对于外界担忧的高杠杆问题,在上段对2017年的回顾中就可以看出,供给侧改革的5大任务中,去杠杆这一任务的效果已经逐渐显现,总杠杆率趋于稳定的情况下,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已经开始下降,潜在债务压力正在减轻,并且经过去年的实践表明,降杠杆的同时仍能保证必要的经济增速。

 

另一方面,上段的分析也为我们展现了中国经济结构持续优化,新旧动能加快转换的趋势。

 

高信贷驱动的高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正在逐步下降,消费已经成为了经济增长的最主要驱动力,预计随着劳动收入、可支配收入占GDP比重的进一步上升,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也会进一步增大,并不绝对依赖信贷融资的增加。

 

从投资方面看

 

而从投资方面看,虽然增速有所回落,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民间投资的增长,目前这一投资已经占到整个投资比重的60%。

 

民间投资一方面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自有资金而非银行信贷,另一方面往往具有领先性,毕竟其只有在发展前景向好、有利可图的情况下才会有所增长。

 

这意味着即使政府主导的投资有所下降、信贷继续保持紧平衡,但是如果民间投资能够继续保持积极性,那么整个投资也会稳中有升,带动经济的增长,形成一个正循环。

 

政治方面

 

最后,从政治方面来考虑,2018年作为十九大的开局之年,在大批省、市、县领导班子完成换届后,有望推动新一轮的地方经济发展热潮和招商引资,这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对冲房地产和基建投资增速的下滑。

 

综合消费、投资和进出口来看,我们预计2018年中国的经济增速与2017年基本持平或略有下滑,较市场预期的要乐观,足以对澳元形成支撑作用。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商品的价格也继续回升,主要原因是建立在经济回升的基础上,市场对需求方面的预期越来越乐观,有利于商品市场的价格回升。

 

特别是在发达经济体经济周期的一致性越来越明显时,从数据看出美国经济强劲并且其他发达经济体也处于经济增长期,从宏观层面给工业品价格带来支撑,那么工业金属也有望脱颖而出,随着春季旺季的来临,商品继续上升轨道是大概率事件。

具体到澳元的走势,从长期限来看,澳元在2015年完成了下跌趋势向盘整趋势的转换,2016年全年基本都在震荡走势中度过,多次向上试探0.78一带的关键阻力,在2017年年中完成了对这一水平的决定性突破,我们也判断澳元很有可能将结束底部盘整的走势。

 

综合我们此前的判断,虽然澳洲国内的因素无法为澳元提供向上的动力,但是从两个重要的外部因素来看,澳元在2018年还是有望继续提升震荡的中枢水平,0.77-0.82有可能是上半年的震荡区间,下半年则有望上升至0.79-0.85的区间内。

热点新闻2018年06月22日 星期五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