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Docklands办公楼近半数商店关门倒闭,仅一家咖啡馆养活国际学生!

12月时,Docklands几乎所有店面的一半都关闭或空置,此区成为内城和周边郊区在新冠影响下最严重的地区。

根据墨尔本市报告发现,防疫措施限制启动后,有47%的街头商店关门,其中21.9%的空置,25%临时关闭。

Docklands因为居家令受到沉重打击,附近成熟住宅区的小企业(包括东墨尔本,墨尔本港,北墨尔本和Kensington)的状况要好于依靠上班族的商家地区。

本週企业最多能够让75%的员工返工,经济严峻形势盼能够得到改善。

咖啡馆Barlog Espresso的老闆库利夫(Connor Cunliffe)自第二次疫情以来就再也没有开门过,但是「由于周边非常安静,空无一人,柯林斯街(Collins Street)往城市死寂一片,放眼望去只有20个人」。

「要回到疫情前的状态,需要数年的时间。」

上週通勤到Docklands的劳动力数量比第二次封锁期间的人数要多于2019年的水平。

根据步行追踪器统计,週三下午5点至下午6点之间,有376人越过韦伯桥(Webb Bridge),而墨尔本第二次封锁期间的平均人数为274人。但这远低于2019年的平均工作日,当时下午5点至下午6点之间有617人在桥上。

到2019年为止的10年期间,Docklands地区创造了39,100个工作岗位,当时因维州发展局的更新项目,共有73,000人工作,办公室空间扩至45.8万平方米。

然而,就在此地蓬勃发展之际,疫情阻碍了进程,只有31%的CBD员工在1月进入办公室(12月为13%,10月为8%)。

根据房产委员会(Property Council)的数据,CBD办公室空置率在1月份达到了8.2%,高于7月份的5.8%。

墨尔本Docklands办公楼近半数商店关门倒闭,仅一家咖啡馆养活国际学生!咖啡馆Saluministi商业伙伴麦斯(Peter Mastro)和布莱锡(Frank Bressi)从高中就认识,员工大多数是来自义大利的国际学生。

去年2月,麦斯和布莱锡将餐饮事业扩展到第三家公司(他们在Flinders Lane也有一家咖啡馆)。就在这时,新冠疫情来得措手不及。

他们决定生意转型,与其他意大利餐厅(例如Brunswick West的Postmistress)合作,提供父亲节午餐套餐。他们涉足家居用品(礼品盒,礼篮和陶器),并以Saluministi A Casa的名义出售豪华的预煮食品。

他们做到了,他们让每位员工保住工作。

墨尔本Docklands办公楼近半数商店关门倒闭,仅一家咖啡馆养活国际学生!

Docklands商会会长约翰娜·麦克斯韦(Johanna Maxwell)预计大约一半的本地企业会永久关闭。

麦克斯韦说:「疫情限制不仅影响我们的咖啡馆和餐馆,而且还影响小规模的商业模式,例如理疗师,整骨医疗,牙医和药师等等」。

调查报告称,一月份的城市酒店的入住率仅为39%,其中很大一部分可能归因于酒店检疫措施。根据CoreLogic的分析,自去年3月以来,租金下降了22.7%,与同期相比下降了5.1%。

CoreLogic研究负责人蒂姆·劳利斯(Tim Lawless)表示,对市中心公寓的需求取决于国际学生边境的重新开放。

他说:「但内城地区大部分上班族仍在远程工作或处于灵活办公模式」。

Mitchell Institute的彼得·赫里(Peter Hurley)博士使用内政部和澳洲统计局的数据估计,Docklands因这波疫情少了1090名国际学生,佔其人口的6.9%。

星期二墨尔本市府将讨论如何振兴商家生意和三月的Moomba节期间是否提供免费停车。

文章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