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经济前景的忧虑

近来美国股市振荡,原因众说纷纭, 然而以下观点已成基本共识:面对美元回流,美国工资水平上涨,美联储为应对通胀预期而提高美国债券收益和准备进一步加息导致资金从股市分流。

 

美国经济的这种走势对澳洲有何影响,套用一句老话:"美国打个喷嚏澳洲就感冒。"近来《澳大利亚人报》知名经济专栏作家Adam Creighton发表了一篇很有分量的文章,分析了这种影响。(Nation needs to take stock, The Australian February 7, 2018)

 

澳洲经济前景的忧虑

Adam Creighton 首先从澳洲债务入手。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债务远比澳洲高,例如日本政府全世界欠债最多,但不同的是日本政府的债务基本上都是从本国居民借的,而澳洲的债务很大一部分是外债,目前为9990亿澳元,占澳洲GDP的56%,在1995年的基础上提高了8个百分点。

 

澳洲现政府对债务似乎并不担心,他们不断强调经济明朗的一面:去年创造了40万个就业机会,股市指数不断上升。

 

但澳洲经济并非高枕无忧。

 

首先,与大多数专家的乐观预期相反,澳洲去年12月外贸逆差达到13亿澳元;

第二, 12月的零售额,尽管有圣诞节,仍然下降了0.5%,月度下降幅度为5年来第二。

 

美国股市振荡对澳洲影响更为深远。美国利率和美债收益率的提升将影响澳洲外债的利息,如果说这种影响是宏观的,那么房贷利息变化对很大一部分澳洲居民的影响更为直接。

 

美元利息的变化也将影响澳元的汇率。澳洲自2012年以来工资增长为2%(结合通货膨胀指数,很多人工资是零增长或负增长),在这种情况下,利息和汇率的变化会影响国内消费这个澳洲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去年12月零售额下降就是一个征兆。

 

Adam Creighton接下来对澳洲知名经济学家对外债利息,房贷利息,房价,汇率等方面的观点逐一做了介绍。

 

澳洲外债总规模目前略微少于1万亿澳元。根据经济学家Saul Eslake的计算澳洲去年外债的利息为2.3%,十年前当澳洲外债为5350亿时,外债利息为5%。如果恢复到5%的外债利息水平,澳洲每年的外债利息支出将高达200亿澳元。

 

Saul Eslake 不太担心美国股市振荡会在短期到中期内影响澳洲的房贷利息。但Warwick McKibbin,澳洲顶级宏观经济学家之一,不这样认为, 他指出其他条件不变,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变化会传递到澳洲,影响澳洲利率。

 

根据Warwick McKibbin的模型,特郎普的政策可以使美国债券的收益率从现在的水平上提高1个百分点,会对澳洲利率产生70个基本点(0.7%)的影响。

 

Warwick McKibbin认为3.9%的房贷利率可能很快成为过去。全球性的利率上升会影响澳洲自住房业主和投资房业主。澳洲房货总量在过去的6年里从1.2万亿提高到1.7万亿。这些贷款中的一部分是澳洲银行向外国机构借来的。澳洲房贷的三分之一是在规定期限只还利息不还本金的  interest only 贷款,这种贷款对利息变化犹为敏感。

 

高盛澳洲的总经济学家认为房贷利率对澳洲经济的影响有限。他认为按照预测澳洲房贷在2019年底会上升1个百分点,对澳洲家庭现金流的影响在9亿到20亿澳元之间,相对于1.1万亿的澳洲家庭总收入,这只是很小一部分。

 

对决策者来说,可能更重要的是美国经济情况的变化对澳洲房价的影响。比较美国国债和悉尼墨尔本apartment(公寓)租金收入,目前美国国债收益率为2.75%,相当低;但如果美债收益率恢复到正常水平的4%,情况就不同了,澳洲公寓投资收益率,考虑利息,地方税 (council rate),保养费用, 保险费和空置率,可能只有1%,这样的话国际投资者为什么还要投资澳洲房产呢,他们可能会卖掉房产抽回资金。

 

澳州储备银行2018年第一次董事会决定仍然保持利率不变,目前的1.5%利率已经保持18个月。储备银行行长认为国债收益率虽然上升但仍然在低位,由于全球经济状况好转,一些国家的中央银行收回了一些货币刺激政策,这有助于控制通货膨胀,失业率也在逐步降低,这些因素都不支持加息。相反在当下如果加息会提高澳元汇率,不利企业投资和出口,对居民生活造成压力。

 

澳洲储备银行可以在短期内调节控制利率,但长期而言还是要和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利息走势保持一致。历史上澳洲的利率总是高于美国的。如果澳洲刻意维持低利率的话,当美国利率接近澳洲利率水平时,澳元汇率会降低,上次发生这种状况时(2002-2003年),那时澳元在50美分处徘徊。澳洲政府虽然乐意看到澳元汇率下降能刺激澳洲出口,但澳洲社会很难接受澳元低于65美分以下,那意味着澳洲整体生活水平的下降。

 

看了以上Adam Creighton的文章,有一些读者会问为什么澳洲经济会有这种捉襟见肘的局面?下面是本文作者的一些基本解读:

 

首先澳洲在国际贸易中基本担当原材料供应的角色,当国际需求高,贸易条件好时(澳洲出产品价格高),澳洲外贸收入增加,工资水平也会增加。但这种增加不一定使澳洲国际收支平衡,相反可能刺激澳洲扩大机器设备,高档和一般消费品的进口,从而导致澳洲总体贸易逆差。

 

这也就是说澳洲人要从国内经济部分中拿出一部分钱购买外国产品。那么澳洲国内产出能否支撑这种贸易逆差呢?事实证明很难。

 

在当前澳洲的政治制度下,政府教育医疗和社保开支非常刚性,难以削减。而且一旦大选来临,不管是政府还是在野党都会开出名目繁多的减税,教育,医疗,工资,社保方案吸引选票,这些方案中的一部分既推高政府赤字又可能对经济发展起反作用。澳洲政府很难做到盈余。

 

各种机构预测澳洲政府债务将从现在的3260亿扩大到2017-2918年度的3560亿,占澳洲GDP18.9%。

 

澳洲家庭过去30年间房贷,车贷和信用卡债务急刷攀升。根据2015年OECD(经济合作组织)数据澳洲家庭债务与收入之比已从1995年的104%增加到2015年的212%。债务超过收入整整一倍。

 

澳洲企业主要是中小企业,服务业居多,利润率不高,少数大企业往往是跨国公司在澳子公司,其资金使用受母公司支配。

 

综合上述政府,家庭和企业资金情况,澳洲入不敷出是常态,向外国借债也是常态。

 

当然澳洲的债务是在高生活水平基础上的债务。二战以后,自诩是幸运国家的澳洲凭借羊毛出口(二战恢复和朝鲜战争时期)铁矿石和煤炭出口(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经济起飞时期)以及90年代初至今对中国各种产品的大量出口将澳洲生活水准推到很高。也许正是因为澳洲地大物博,澳洲人敢于借贷,而其他国家和外国机构也愿意借给澳洲。因为国际对澳洲资源的需求总能使澳洲还债。债务压力实在大时,只要向外国投资者出售农场和矿山,就能渡过难关,因此澳洲国际信用很好,属于好借好还的。这解释了为什么澳洲政府非常重视穆迪,标普对澳洲信用的评级,一旦低于3A标准将被认为是政府极大的失败,因为那样的话,澳洲借债的利息会升高。

 

也许澳洲物产之丰富能保证澳洲不会有坐吃山空的一天,但资源的价值在国际分工的产业链中是处于低端的。澳洲要长期的维持高生活水准必须发展高科技高附加值产业,但在这方面,澳洲一直沒有真正的突破。

 

本文转自:环宇观察 | 作者:任泽钢

澳洲经济前景的忧虑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18年2月16日 下午12:14
下一篇 2018年2月19日 上午11:3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