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利物浦医院Covid病房的员工感到不安全

悉尼利物浦医院Covid病房的员工感到不安全

在五人因为与悉尼利物浦医院的疫情有关而死亡后,一名一线员工告诉SBS说他们为感染病毒的老年病人新设的临时病房的安全标准担忧。

在悉尼西南的利物浦医院Covid-19病房工作的员工说他们“害怕“去上班,理由是担心安全。

在利物浦医院两名护士测出阳性的数小时后,医院于7月26日迅速在一个闲置的手术病房里设立了一个特殊病房,专收该院测试阳性的老年患者。

这位要求匿名的一线员工说:”呼吸道病房很好,我挑不出缺点。。。老实说那是黄金标准。但是他们为了老年病房的爆发而新设的病房则吓到了我。”

“在呼吸病房里,单人病房都附有小房间,你可以脱下PPE,自我清洁。而在为老年患者新设的Covid病房里,他们有普通的隔离房间,但是你得在那个房间里在病人在场的情况下脱下的你罩袍和手套。你意味着病毒可能附在你的衣服上,你可能会携带着病毒。”


新州卫生局周六确认现在有五人的死亡与利物浦医院的疫情爆发有关。

新州卫生局Jeremy McAnulty 医生说:“一名80多岁女性,一名80多岁男性和一名90多岁男性在利物浦医院去世。他们都来自悉尼西南。”

“这三起死亡让和利物浦医院疫情有关的死亡增加到五人。”

西南卫生分局的发言人在声明中确认:“在一名员工不知情地在具有传染性时在医院工作后,利物浦医院有四名员工和29名病人感染病毒。”

“该员工已经打了一针辉瑞,在等第二针。”

周五新州卫生局说一名60多岁女性在利物浦医院被员工感染病毒后死亡。

首席卫生官Chant博士说:“她在利物浦医院被感染,那是医院里传播的病毒。”

“这是继一名90多岁男性后第二例和利物浦医院爆发有关的死亡。”

一线员工告诉SBS说尽管那些和病人接触的人被强制打疫苗,员工仍然担心会传染病毒给家人和社区。

“很多护士拒绝去Covid病房,或打电话请病假。”

“呼吸病房的四个病床空间装有密封的移动玻璃门,而新的为老年患者设的临时Covid病房则只有一张很大的塑料布粘在墙上和天花板上,有拉链供进出。”

“应该有密封门确保病毒限于病人空间。”

“现在的病房看上去像是一个帐篷,我在那儿感觉不安全。”

这位一线员工说尽管新病房有负压系统,员工也有足够的PPE,有些“老年患者会混淆,或有认知障碍,会试图拿走我们的PPE.”

“我们试图限制在那个房间呆的时间,因为病毒可通过空气传播,病人经常对着你咳嗽。”

这位员工说有保护员工的流程规章,但是最近的爆发对员工水平构成压力。

“你需要有人观察你穿脱PPE,确保你不违规危及自己的安全。但是有时候没有足够的员工来确保有人看着你。我担心我会带病毒给家人。”

他们还说有一个Covid阳性病人试图通过消防门离开医院。

“这个病房没有把消防门锁上因为平时这并不是针对老年患者的病房。”

另一个问题是语言障碍,大多数病人来自非英语背景。你不能每次要和病人沟通时都能有翻译在场。

哪怕病人能听能说英语,也难以向病人传达他们该做什么来让我们安全。。。有时候病人不懂传播的风险。“

员工还得与不实信息斗争。

“很多我照顾的病人的家属不认为Covid是严重疾病。”

“我因为治疗病人而被家属骂。”

回应员工对安全的担忧,悉尼西南卫生分局发言人说:“和所有公立医院一样,利物浦医院有严格的规章程序尽量减少病人和员工之间的病毒传播,这包括每日/经常测试和使用PPE.”

这位一线员工说:“我选择这个职业是为了帮助人,自从疫情开始以来,我尽量在医疗行业努力。我希望保持健康和康健,能够继续工作,但是我担心在这些条件下工作。”

https://www.sbs.com.au/news/frontline-workers-on-covid-19-ward-at-sydney-s-liverpool-hospital-don-t-feel-safe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