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逃亡华裔老板更多私生活被扒!两年没回过家 老母病倒也不管

已破产的澳洲富远集团(iProsperity)的华裔创始人迈克·顾(音译,Michael Gu)至少已经两年没有回过他那栋俯瞰悉尼海滨郊区Seaforth的堡垒式豪宅。

他的房地产集团的投资者正迫切向他追讨1.85亿澳元的款项。 这栋四层楼的现代豪宅坐落于David Place,一名长期住在这里的居民告诉《澳洲人报》,他正在照料迈克·顾生病的母亲,不知道这位华裔老板的下落。

自从顾问汇丰银行(HSBC Bank)抵押贷款,以至少500万澳元的价格买下这栋豪宅的五年以来,这个前手机推销员共吸引了122名债权人。

去年,他未能成功完成澳洲有史以来最大的酒店交易——以2.2亿澳元的价格向法国酒店巨头雅高集团(Accor)收购一大批酒店——尽管他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6050万澳元的资金来促成这笔交易。

富远集团及其另外两家合作伙伴的另一笔交易是以4.83亿美元(合6.675亿澳元)的价格向今年3月倒闭的美国酒店公司Xenia收购高档酒店Kimpton的投资组合。

Xenia最近与收购方达成了和解协议,从2000万美元的不可退还押金中收取了1900万美元,这件事似乎表明顾“点石成金”的超能力已经消失了。

就像富远集团的大多数失败交易一样,这1900万美元的损失,不知道是谁掏的腰包。

两年前,顾还意气风发地宣称,富远集团的目标是“到2020年管理100亿澳元的资产”。

但现在,富远集团剩下的业务正面临多起法庭诉讼,包括一笔原本打算收购Casino Canberra的失败交易。

尽管雅高集团并未出现在众多债权人名单中,但公开文件显示,澳洲税务局(ATO)正在向富远集团追讨200万澳元,而新州税务局(Revenue NSW)则声称该集团至少欠下3.4万澳元的税款。 不过,跟一位名叫龚和涛(音译,David Hetao Gong)的倒霉投资者相比,这些算不了什么——龚先生正在向富远集团追讨4300万澳元。

富远集团倒闭案已经成为澳洲商业史上最大的企业丑闻之一。

到富远集团上月轰然倒闭为止,顾已经培养出了奢侈的生活品味。

在顾穷奢极欲的私生活被扒之后,曾与他称兄道弟的几位悉尼著名房地产高管避不出面,也不接电话。

狂野的派对是必不可少的,顾和他的多达11位“好哥们”常常租用直升机,打15分钟的“飞的”往返于香港和澳门之间。每一趟飞行要烧掉8500澳元。

他频繁往来于香港、新加坡和中国大陆,积极吸引高净值的亚洲支持者,以资助他在酒店投资方面的雄心壮志。

顾2007年从麦觉理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获得了应用金融学士学位。

他似乎是白手起家,曾担任过电信转售商People Telecom的业务发展经理,并给该公司介绍了许多航空公司客户,积累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桶金。

然后,他辞了职,与包括Gary Sue Fong在内的另外两名高管一起创办了Planet Tel,在此过程中租下了豪华的悉尼办公场所。

虽然32岁的顾对兰博基尼(Lamborghini)豪车的热爱众所皆知,但他似乎不太注重保留公司记录。

据富远集团的破产管理人毕马威(KPMG)称,该公司之所以倒闭,是因为财务控制不力,包括缺乏记录和业务管理不善,以及现金使用过多,包括向相关实体转移资金。

毕马威认为,自去年年中以来,该公司就已经资不抵债,而且“公司和董事涉嫌滥用投资者资金”。

富远集团从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高净值投资者那里筹钱,打着重大投资者签证(SIV)项目的名义进行运作,该项目为愿意在澳洲进行大额投资的企业家和高净值人士提供了四年获得永居的快速通道。

毕马威(KPMG)表示,从去年12月至今年5月,有1,380万澳元被转给了顾。毕马威表示:“董事从公司收取来自投资者的巨款,其依据尚不明确,这种做法疑似违反了投资者与公司之间的某些议。”

这并不是说对顾的指控一定是真的,只是毕马威正在调查这些指控。

毕马威在7月中旬控制富远集团之后,发现公司银行账户里只有1271澳元。它已经指示联邦银行(CBA)冻结任何以该公司的名义持有的银行账户。

另一家破产管理人Cor Cordis已经完成了关于富远集团旗下另外11家实体的200页债权人报告,即将公布。

就连身经百战的悉尼酒店业观察员都对富远集团的倒闭深感震惊,有人说曾在新西兰见过顾,不过他当然没有接听电话。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