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澳洲零售业真的要崩? 墨尔本百余家店铺空置倒闭

由于数十家店面空置,一些商家担心在这个墨尔本曾经非常繁荣的商业、餐饮区已经“死亡”。

《先驱太阳报》的一份分析报告发现,仅在上个月内,Chapel St就有60多家商店、办公室和餐厅关闭、空置或重新招租,其中几家已布满涂鸦,有几家则用木板封住。

(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Bridge Rd曾是墨尔本主要的折扣购物区,近50家店铺被关闭。而Lygon St的Little Italy附近则有近20家店铺被关闭。

在St Kilda的Acland St也有十几家餐厅、零售店和办公室正在空置招租。

(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本周,位于Barkers Rd和Burwood Rd之间的Glenferrie Rd上,21处店面同样处于空置招租状态。

这条曾经很受欢迎的街道上的商家说,由于租金上涨、线上购物方式的普及、街头停车费飙升,以及周边大型购物中心带来的冲击,街铺越来越难做。

(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Acland St的商家还对于2016年在这条街上建设大型电车站的决定作出了批评。

在Acland St工作的47年里,Le Bon Cakes的老板Leon Siapantoas熬过了经济衰退和其他低谷。他说:“因为大型购物中心越来越多,所以人们都很少再来Acland St购物了。这里以前有肉店、鱼店、很多熟食店、水果店、报摊……但是现在已经消失了。”Siapantoas还说,他的房租在过去的五年里翻了一倍多。

(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新搬入Acland St的商家老板Nick Andriotakis也表示在这里“已经没有利润可言了”。20个月前,他买下了Europa蛋糕店,为了降低运营成本他不得不延长工作时间。他说:“为了保证产出的质量,你仍然需要使用最好的原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削减员工数量。”

上个月,一位来自墨尔本北部的女士去来到蛋糕店为生病的父亲买蛋糕,多年来他一直很喜欢这家店的芝士蛋糕。Andriotakis说:“她买了一整块蛋糕,而不是一片。这就是我每天起早贪黑的意义所在。”

商家老板Nick Andriotakis(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这些街铺的商家知道,他们不能只依靠怀旧的顾客来苦苦维持生意。现在他们已经联合起来,试图重新激活顾客对于这些店铺的购买热情。他们出资修建了一个临时的冬季溜冰场,并在每年的父亲节举办车展。

Port Phillip市长Louise Crawford说,市议会通过免除活动许可证费用,以及每年提供19.5万的营销和推广资金来支持企业。她说:“Acland St在夏季往往会吸引更多的游客,但是和其他几条商业街一样,它也面临着来网上购物带来的冲击。”

去年,位于Glenferrie Rd的Lucente Collective boutique开设了一家网店,作为实体店的线上购买渠道。店主Ariadne Bilardi说:“顾客来到这里试穿,然后回家在网上购买。他们把我们的实体店当作更衣室。”

当地市长Sally Capp表示,Lygon St仍是一个不错的商业地段,这里仍然吸引着很多行人顾客,而且并非是便宜方便的停车位所带来的。她说:“这里面有很多原因,导致墨尔本的小型零售业的繁荣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波动。”

政府拟颁布“空店税”,以惩罚和刺激空置业主。政府还成立了一个工作组来帮助推进Bridge Rd的店铺发展,这条街目前正在从零售和服饰向餐馆和酒吧转型。

Yarra市议会称, 虽然受到空置店铺的严重冲击,但Bridge Rd的Punt Rd依然生机勃勃。

但来自Niche餐厅的贸易商协会主席Jackson Wade表示,职位空缺并不能说明全部情况。他表示,这条路正在改造成一个餐饮中心,数据显示,人们在这条路上停车的时间更长了。他说:“餐饮行业很受欢迎,情况正在好转。我已经在这里开了7年店,我不觉得这是一种坏趋势。”

小企业协会会长Adem Somyurek表示,标志性的购物区是墨尔本魅力的一部分,他说:“我们知道小企业面临的困境,我们希望看到这些街铺蓬勃发展。”

LA Spaghetteria是一个非常老派的餐厅,店里没有Wi-Fi,餐桌上覆盖着红白格子布,从来不供应奶酪。店主Michael Choucair说:“我不会在意大利面里加帕尔马干酪,因为我不想破坏食物的味道。客人们自己想加什么就加什么。”

Choucair和他的儿子们(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Choucair拥有Lygon St餐厅约20年。在这之前,他从1973年开始一直在Little Italy附近的餐厅工作,他谈到了过去的日子,说那时的汽车和顾客非常多。

但经济低迷将迫使他和他的儿子们(披萨师傅Youssef、餐厅经理Jamil和吧员Abuz)在明年租约到期时歇业。

他在接受《先驱太阳报》采访时表示:“我以前总想着,等我老了,干不动了,就把店铺传给儿子。但我再不能这么做了,因为我的店已经死了,死得透透的了。市政府毫无帮助,经济低迷,房租也一直在涨。商家怎么生存?在这里做生意太贵了。”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