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通胀拖累澳人收入增长 2021薪资增速有抬头?

经济学家表示,如果不大幅提高烟草税,澳储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RBA)近7年来一直未能实现通胀目标会增加经济的不确定性,会使工资和增长低于应有水平。

在明天澳储行第一次董事会会议之前,CBA(Commonwealth Bank,联邦银行)的最新分析发现,在截至2020年的10年里,香烟价格上涨了330%以上,这意味着自2014年以来,年化通胀率每个季度都低于2%。

美国研究中心(US Studies Centre)货币政策专家斯蒂芬•基什内尔(Stephen Kirchner)说:“去年,澳洲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0.9%,而占CPI 3.2%的烟草价格上涨逾20%,原因是烟草支出的增长——烟草支出每年能带来逾150亿澳元的收入。”

自1993年以来,澳储行承诺在一段时间内将通胀率保持在2%至3%之间。这可能是发达国家中定义最不明确的通胀目标之一。

澳储行行长菲利普•劳伊(Philip Lowe)在2019年的一次讲话中表示,过去30年的平均通胀率为每年2.4%,低于2%至3%的目标。

去年11月,澳储行将现金利率大幅下调至0.1%,并启动了1000亿美元的货币创造计划,购买政府债券,以保持低利率。

尽管去年底就业意外强劲增长,将失业率拉低至去年12月的6.6%,但专家预计,澳储行将于本周或明年3月宣布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

低通胀拖累澳人收入增长 2021薪资增速有抬头?

基什内尔说:“如果不采取更多措施来达到他们的通胀目标,工资和经济增长就会低于他们本来的水平。”

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缓慢上升,自澳储行2011年开始将现金利率从4.75%下调至0.1%以来,首府城市的住宅价格已上涨44%。

经济学家批评澳储行的通胀目标相对于欧洲和美国较高,欧洲和美国的目标为2%,而不是2%至3%的区间。

CBA经济学家Gareth Aird说:“为什么iPhone或一双鞋的价格在澳洲的增长速度要快于其他地方?这是不应该的。”

基什内尔在上周公布的澳大利亚货币政策改革新研究报告中,呼吁澳储行以GDP增长为目标,而不是消费价格通胀。

澳储行在最新的《经济展望》(economic outlook)中预测,扣除波动性较大的项目,至少在明年之前,通胀率将保持在2%以下。

文章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