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财经见闻
扫码关注澳洲财经新闻,财富尽在你手。
AFN

“人工智能”将重塑澳洲职场,你会为“保住饭碗”改造自己吗?

 

机器学习、机器人等自动化技术在日常生活中越来越有存在感,不难想见,它们对职场的影响也已成为研究机构和公众关注的焦点。

 

各行各业的工作者都知道自己的饭碗正受到威胁,需要升级技能。

 

普华永道发布的报告表明,他们愿意竭尽全力保持竞争力:人们可能愿意接受治疗,改造身体和大脑,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劳动力市场。

 

据悉,报告结果显示:全球各地的1万多名工作者中,70%表示如果能够改善未来就业前景,他们会考虑使用治疗来强化他们的大脑和身体。

 

 

该报告预测,到2030年,会有企业通过投资增值技术,药物和植入物来推动人类能力达到极限,使其员工处于优势地位。而员工也将不得不牺牲一些隐私来保持竞争力。

 

除了让员工在皮下植入芯片或使用尚未开发出来的技术进行治疗改造之外,企业还将实时监控和测量员工的数据,包括其位置,业绩,健康和安全状况。

 

报告指出,在所有的工作领域,人们绝对都意识到了工作岗位将会发生多少变化。近四分之三(74%)的受访者准备学习新技能或彻底重新培训以保持自己的就业能力,并认为这是个人的责任,而不是雇主的责任。

 

60%的受访者认为,未来几乎没有人能够拥有稳定的长期就业机会。人们从一技之长过一生,转变为每隔几年就考虑学习新技能,与风险管理、领导力和情商等个人技能的不断发展相配合。”

 

总体而言,37%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工作受到自动化的威胁,高于2014年的33%,超过一半(56%)认为政府应采取必要措施保护工作免受自动化冲击。

 

澳大利亚青年基金会上周刚刚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显示,到2030年,澳大利亚的每项工作都将发生改变,有些工作种类甚至会消失。

 

那么问题来了,哪些工作更容易被机器取代,哪些又能暂时高枕无忧?

 

 

在澳洲,你的工作会不会被机器取代?

 

最新分析表明,人工智能时代到来,男性、低薪岗位面临被替代风险。

 

男性工作岗位相比女性工作岗位更容易被机器所替代;这是因为女性相比男性更有可能从事一些对人际关系、创造力或决策力有要求的职业。

 

根据咨询公司AlphaBeta公布的报告,到2030年那些最具重复性的人力工作将被机器所取代。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一份分析报告则指出,从事较低收入岗位的男性相比之下更容易被机器所替代。

 

 

如上图所示,横轴代表未来容易被机器所替代的岗位,越往后,被机器取代的可能性越高。纵轴代表该岗位男性从业人员所占比例,越往上,男性从业人员比例越高。

 

几乎所有女性从业比例较高的岗位未来被机器所替代的可能性相对要低,如助产士、护士和美发师等(图中橘色圆圈)。但是也有例外,以下5类女性从业人员较多的工作岗位,未来有50%的工作量容易被机器所替代。

 

食品制作

清洁

服装厂工作岗位

酒店

打字员

 

此外,体力劳动类岗位在未来更容易被机器所替代如:刷墙工和油漆工等。这类岗位主要聚集在上图的右上方位置,即绿色圆圈。这些岗位从业人员主要为男性。

 

就具体数字而言:

 

目前200万澳大利亚男性所从事的岗位未来50%的工作量将被机器所替代。

相比之下,这类岗位中女性从业人数仅为75万人。

 

根据AlphaBeta的分析,建筑业和矿业体力劳动岗位中86%的作业时间可被机器替代,而从事这些岗位的工人98%为男性。

 

事实上,力拓在位于西澳的Pilbara矿区就已经开始进行自动化作业。当地矿场利用大型钻机进行远程铁矿石采掘,然后通过无人驾驶卡车运抵数公里远的珀斯。

 

为何女性就业岗位被自动化替代的难度要大?

 

对此,悉尼大学数据科学中心的休·杜兰特 - 怀特(Hugh Durrant-Whyte)解释道:在社会同情心、人际关系技巧和创造力相关岗位方面,女性更具代表性。

 

这类岗位包括:保育员、接待员,助产士,护士和美发师。相比之下,这些岗位难以被机器所替代。

 

 

女性从业人数比例最高的十大岗位中,仅有打字员这一岗位未来可被机器所替代的工作量超过50%。

 

男性从业人数比例最高的十大岗位中,仅有电工、电子和通讯岗未来可被机器所替代的工作量不到50%。

 

当然,不符合“女性从业人数较多但未来被自动化所替代可能性要低”的两类情况包括:

 

保洁和洗衣工是所有岗位中可被自动化程度最高的岗位,这个岗位的女性从业人数所占比例为60%。

工程专业人员中男性占比超过90%,并且其中仅有不到1/10的工作量未来可能被机器所取代。

 

低薪岗位是最容易被自动化所取代的岗位

 

AlphaBeta公司提供的数据表明低薪岗位未来所面临的自动化风险最高。

 

如下图所示,周薪满1800澳元的高薪岗位(紫色圆圈)未来可被机器所替代的工作时间比例较低。

 

 

薪水最低岗位如:装配线工人和保洁员未来有3/4可能被自动化所替代,即图中的橘色圆圈。

 

相反,中高层管理人员和医务人员的岗位未来可被自动化所替代的比例不到20%。这类岗位在澳大利亚均属于高薪岗位(紫色圆圈)。

 

当然,不符合“薪水越低、被自动化取代可能性越高”这一规律的岗位包括保育员和驾驶岗位(绿色圆圈)。在Durrant-Whyte教授看来,这类难以被自动化替代的岗位在未来所面临的风险是薪酬进一步恶化。

 

他说:随着未来从事服务业的就业人数增加,尽管整体失业率不受影响,但是专业人员和普通工人之间的差距将进一步扩大。换而言之,高薪岗薪水越来越高,低薪岗薪水越来越低。

 

在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的发展趋势下,人们不得不提高自己的技能获得更高的收入或者维持现状被替代/降薪。

 

以下是在澳洲各行各业可被自动化取代的比例统计:(如果表中没有您所从事的职业,可到以下网站测试:http://www.abc.net.au/news/2017-08-08/could-a-robot-do-your-job-artificial-intelligence/8782174 )

 

中等阶层岗位“也难逃被自动化替代的命运”

 

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目前会计、保险文员、精算师等岗位1/3的工作量可被自动化。Durrant-Whyte教授指出,目前一些大学毕业生之所以不得不“低就”是因为传统专业岗位正在逐步消失。

 

人工智能的兴起所伴随的社会问题

 

Durrant-Whyte教授指出:“技术的革新会伴随社会问题的产生。尽管我们一直在讨论未来50年就业人数将超过就业岗位数,但是我们的社会规范还是与发展前景步调并不实际一致。”

 

例如,阿德莱德税务律师Adrian Carland负责研发的一台人工智能机器“Ailira”可在数秒内扫描数百万页的税法和文件。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将这台机器作为“人工智能法律信息资源助理”,与22岁的法律顾问Christine Maibom进行了测试。

 

结果是“Ailira”这台机器在短短30秒内即回答了所有法律研究问题而回答同样的问题,Maibom则需要花上1个小时。根据AlphaBeta公司的分析报告,法律文员(归于“其他文员和行政人员项”)30%的工作量可被机器所取代。

 

AlphaBeta 公司经济学家兼董事Andrew Charlton说道:“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将对很多服务业的白领造成影响。”

 

“金饭碗”不再牢靠,澳洲银行业变革已经开始

 

在中国,银行业就常被视为“金饭碗”。所以,对一些在澳华人来说,由于职业门槛,如果不能从事医生、律师这样的行业,往往更多会选择会计和银行业。

 

由于笔者的另一半目前就职于澳新银行(ANZ),故有机会接触到了澳新银行北悉尼分行经理Lu Han。在交流中,Lu提到因为人工智能潮流已经来袭,澳洲银行业改革将势在必行。

 

另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最新报道,澳洲金融工会(The Finance Sector Union)正在为澳新银行(ANZ)可能出现的重大裁员做准备,该银行的首席执行官Shayne Elliott正在就他的业务重组安抚员工。

 

 

据悉,澳新银行的员工数量一直在逐年收缩,2016年5万名全职员工现在已减少了6%。今年早些时候,麦格理银行(Macquarie)的分析师Victor German表示,澳新银行应该能将其员工人数减少25%至40000人。

 

在ANZ的播客中,Elliott表示周一的声明是对员工的警示,员工必须随着金融科技项目变革做出改变,如果拒绝改变就没有立足之地。

 

前西太银行(Westpac)的首席执行官Gail Kelly支持ANZ的大胆的战略,她表示,希望ANZ能够在所做的事情上取得成功,ANZ正走在精简的道路上,试图创建工作团队,有自由的空间能从客户的角度来创新和设计。当然在初期,困难和错误在所难免。她警告说,从现在开始的未来5-10年,银行业工作者可能会更少。

 

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最近也在布里斯班裁掉了150个抵押贷款处理操作工作,正是由于科学技术已经能让银行实现对此项业务进行异地处理。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澳洲四大银行一共可能缩减1万5千个岗位,而这些岗位的减少对每一家银行都意味着至少6亿至10亿澳元的节省支出,约占他们总成本支出的6%至10%。

 

该报道指出,目前这四家银行在全球一总共拥有约16万4千名员工,而此数字将会在未来呈不断下降趋势 (以下数字来自麦格里集团分析报告):

 

澳新银行(ANZ)– 2016财年惊人地“砍”掉了49000个岗位,预期2019年将裁员11735人;

澳洲联邦银行(CBA)– 2016财年共辞退了2592名员工,预期2019年将裁员4964人;

澳洲国民银行(NAB)– 裁员人数将预期在2019年裁员1420人;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 作为此次分析报告的参照样本,没有曝光具体数据,但分析员表示该银行有足够的“空间”裁员。

 

现实就是这样,澳洲银行确实需要迎合被信息技术宠坏而越来越挑剔的现代银行客户。花旗银行前亚太地区零售及消费金融业务负责人Jonathan认为,以前人们需要亲自去银行办理的业务现在通过手机移动端基本都能完成,就连他自己也说道“我已经不记得上次去银行柜台是什么时候了。”

 

澳洲国民银行(NAB)董事长Ken Hery 也曾在财富论坛上对媒体说道,“当客户使用银行的服务时,他们期待的是亚马逊 (Amazon) 那样便捷人性化的服务。”已经习惯了“动动手指就能解决问题”的新时代银行客户都希望自己的智能手机够取代银行实体网点的接待员,如果有某家银行没有满足他们在这方面的需求,他们便会对它失望及不满。

 

这使得越来越多的银行高层管理人员达成了用移动服务端代替传统银行网点的共识,也让裁员成了必然趋势。

 

另一方面,传统银行最大的挑战还来自于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崛起的金融科技 (FinTech) 创新公司。据花旗报告指出,全球的金融技术公司的投资在过去5年内增长了10倍,在去年总投资额更是达到了190亿美元。这些公司看到了传统银行在消费金融领域的迟缓,试图用更快,更便捷的服务抢夺这部分银行的业务。

 

澳洲四大银行的一部分高层人员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优先抢夺高级信息技术人员的重要性。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澳洲主要银行的董事会成员会定期远赴美国硅谷了解收集最新的技术,而如今科技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也在传统银行的雇佣名单上。

 

由此可见,对银行业来说,体力劳作者,机械操作员,记账员,收银员诸如此类等低技术重复性工作人员将被取代。

 

如何在未来保持核心竞争力?

 

如果经济学家的话可以相信,当如今的小学生有朝一日进入劳动力市场时,大量就业岗位将已经消失。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卡尔•贝内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和迈克尔•奥斯本(Michael Osborne)曾说过:未来二十年,美国几乎一半的就业岗位、印度三分之二的岗位以及中国四分之三的工作都很可能被计算机取代。

 

在劳动者担心机器人是否会抢走他们的饭碗之际,老师们却在思考如何利用教育使下一代人免遭这种命运。这种方法以前成功过。20世纪初,当上一波自动化浪潮席卷发达世界时,政策制定者认定,解决方案是教育。如果机器将取代人类的体力,他们推断,更多人将需要从事脑力劳动。

 

由澳洲区域研究所(Regional Australia Institute)和国家宽带网公司(NBN)共同推出了一份报告,题为 “未来的工作 ——为儿童创造成功”。 全球范围内的各行业不断创新不断发展,各种趋势组合汇聚在一起,从根本上重塑了工作的世界。为了给我们的孩子在未来就业市场上博得先机,我们需要给他们最好的机会来发展它们成功所需的技术和个人素质。 

 

这份全国报告显示,现在的学龄前儿童需要具备计算机技术的综合“硬性”知识,以及沟通和创新技能的“软性”知识,才能在长大后在就业市场上有立足之地。

 

智力超群但是不善于沟通的人或许在过去十年还能够混得过去,但是未来就业市场将会出现大量的“人对人”的工作。数字技能固然重要,但软技能必不可少,包括:创业创新能力,人际沟通能力等。

 

此外,该报告还强调,一些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尤其要提供良好的软技能和硬技能教育。

 

报告评估了澳洲的就业趋势,并表示有一半的澳洲人在2030年需要具备编程、开发软件和数字技术的能力才能在就业市场保持竞争力。

 

在未来五年中,90%的现有就业人口将需要具备基本水平的数字技术来进行沟通、查找信息、购买商品,以及满足潜在雇主的需求。

 

报告中指出:“这种混和技能就是一切,可以在硬技术和软技能之间取得良好的平衡将使年轻一代在进入就业市场时,获得最大的优势。”

 

自动化技术预计将取代大量低技能人力工作,低技能入门级别的工作将变得越来越少。

 

报告认为,过去十年中,专注学术的人和擅长于IT技术的人发展良好,这两种人在未来的就业市场中将受到高度重视。 “除了数字技能外,更多本质特性,如企业家精神、创造力和交际技能 ,将对企业和各机构来讲变得越来越重要,” 报告说,“许多人呼吁将企业经营文化和企业家精神融入到中小学和大学教育中。”

 

报告还强调,偏远地区需要为将来的就业市场做好准备,通过提供良好的硬性、软性技能教育,开发更完善的基础设施,来培养出一个适宜企业文化和创新精神的地区氛围,使之更适宜人们的工作和生活。

 

结语

 

人工智能往往可以井井有条地解决问题,但是人类大脑在有逻辑地发挥想象力、进行跳跃性思维方面要出色得多。人脑直觉更好、更具创造性、更有说服力。

 

即使人工智能的有福时代最终真的到来,我们也不能免除学习阅读、写作和算术等高难度认知技能。因为只有掌握这些基本技能,我们才能建立起创造性解决高阶问题的思维框架。

 

即使真的到了计算机完成大多数工作的那一天,认知技能仍然很重要——不是对于经济而言,而是为了民主社会的顺利运转。在那样的社会中,对完成所有工作的计算机和机器人的拥有和监管将关系重大,围绕这类问题的讨论将需要受过教育、有知识的民众。

 

您做好准备了吗?

 

本文作者:Cynthia高晨曦,Anna阳映红

图片制作:Chloe Liu

本文参考文献来源:abcNews,Pwc(普华永道),The Conversation,澳洲人报

热点新闻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返回顶部

我要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条评论?

会员登录

社交媒体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恭喜您注册成为AFN会员!

一封验证邮件已发送到注册邮箱,请验证后登录
如未收到激活邮箱,请点击 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