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拿7年前的讲义来上课?! 澳洲高校太坑爹,学生怒斥花钱太冤

澳大利亚一些大学老师使用的是多年前的讲义,并在不同的课程中串讲,让学生不免对教育质量和未来的就业前景感到担忧。

各地的学生会发出警告,称社交距离限制、高校大规模裁员和资金削减导致课堂人数急剧扩大,师生之间的直接互动减少。

学生担心教堂质量标准正在下滑,并质疑他们为什么要为过时的内容支付高额学费,直指讲者“心不在焉”。

在澳洲国立大学(ANU),历史课程重复使用的是2019年的内容,且没有新的内容上传,尽管其中一些课程的费用接近7000澳元。

根据政府的学费改革计划,这些课程的学费将升至1.45万澳元。

与此同时,该学校一名导师在5月份一场有关经济学的讲座内容后来被其用于社会学学科,即便两门学科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异。

ANU的残疾人事务负责人兰加纳桑(Zoe Ranganathan)表示,学生会收到大量学生表达对线上学习质量的担忧,有一次政治演讲课引用的内容都是2015年的。

许多老师正忙于应对裁员和COVID-19疫情,但很多学生在网上学习感到很吃力。

ANU的一名发言人表示,澳大利亚的工作人员“非常努力”,讲义还增加了深入的教程。

拉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学术委员会学生代表布里泽(Stephanie Briese)还整理了第一学期关于线上学习的50多起投诉,并将其提交给了大学管理机构。

布里泽表示,学生投诉称,Zoom课堂有80多名学生;两个小时的课程被缩减成15分钟的视频;有一个课程使用的是7年前预录的讲座。

该大学的一位女发言人说,旧的内容可以继续使用的例子有限,教职工每学期都会更新教学材料。 她说,“在2020年,我们提供了专门的专业发展和教育技术支持,以快速提高技能,重新利用录音材料,实现有效的在线授课。”

昆士兰大学学生会主席道格拉斯(Ethan Van Roo Douglas)表示,他已经收到了关于旧讲义被重复使用的投诉,许多学生抱怨线上考卷的问题直接从往年的试卷中摘抄。

昆士兰大学的一位女发言人说,所有的讲师都将更新他们的讲课材料,而主考人员会确保考试与往年“有很大的不同”。

但是全国学生联合会主席威尔莫特(Molly Willmott)则表示,她收到了很多关于在线学习质量的投诉,“从珀斯到Townsville,很多很多”。

6个月前,25岁的昆州人尼科尔(Ayden Nicoll)在一艘穿越加勒比海的游轮上游玩,但现在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堪培拉的公寓里,靠一台笔记本电脑进行在线学习。

他本打算返回美国,继续环游世界,但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已关闭了美国边境。

像成千上万受疫情影响的澳大利亚年轻人一样,尼科尔决定尝试大学校园生活,但校园的各种限制又令他备感沮丧。

他说,“我们需要得到许可才能让访客进入我们的校园宿舍,而且我们只被允许以非常小的团体形式开展活动。”

“有些在线课程非常棒,但有些使用旧的幻灯片,而且教室里有数百人……我的校园生活真的是太难了。”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