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共享单车不适合澳大利亚文化的三大原因

许多城市都热衷于共享单车计划,比如oBike或者Reddy Go。 主要因为这促进了人们的体能锻炼,帮助解决拥挤城市中的交通问题,并且让人觉得乐在其中。

 

共享单车不适合澳大利亚文化的三大原因

 

 

但它也有缺点。 自行车让我们的城市显得杂乱无章,它出现在河流,树木丛,水沟里,散落在你所能目及的公共场所。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是文化。

 

有三个因素影响共享自行车的使用:

 

行为,或指如何去做选择。

认知,或指大脑如何处理信息。

环境,或指行为发生时的环境。 民族文化是环境的一个重要方面。

 

文化差异

 

要了解澳大利亚的文化,了解共享单车的问题所在,先让我们来和邻国新加坡比较一下。

 

尽管在新加坡,也有自行车乱停乱放现象,但在新加坡共享单车取得了成功。这种的商业模式在澳大利亚成功的可能性要小的多,主要有三个原因:对权力的距离(power distance),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和不确定性规避(uncertainty avoidance)。

 

霍夫斯泰德模型(Hofstede model)用六个维度来描述民族文化,其中三个适用于我们所讨论的范畴。 下图显示了澳大利亚和新加坡民族在文化上的差异。

 

共享单车不适合澳大利亚文化的三大原因

 

权力距离(Power distance)可以被认为是对权威的尊重,或指被某些禁令规范所影响。

 

澳大利亚人更可能将政府机构公布的规则视为指导意见或谈判的起点,而新加坡人更愿意把它作为一种信息来接受。这反映在Hofstede模型的相对得分上,数据显示,新加坡(74分)对权利的距离远远大于澳大利亚(36份)。

 

那么,这会对共享单车的使用有哪些影响?

 

澳大利亚人和新加坡人都知道自行车应该放回到指定的停车位,但是新加坡人更愿意接受信息,所以和澳大利亚人相比,更多新加坡人会选择把车停在适当的地方。

 

加上在澳大利亚有些禁令规定形同虚设,所以你可以看到为什么澳大利亚人在使用完自行车后没有正确的归还。

 

第二个主要区别是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据报道,澳大利亚人比新加坡人的个人主义感要强得多。新加坡是一个比澳大利亚更有集体主义精神的社会。如果再加上其他方面的差异,比如自由放纵和以长期为导向。在澳大利亚,人们倾向于在短期内做让自己觉得感觉良好的事情,而不是在长期做对社会有益的事。

 

所以,在每次使用完共享单车后,澳大利亚人将自行车放在了非指定区域,因为这种行为让他们个人觉得更舒服,更方便。

 

规避不确定性(Uncertainty avoidance)或指对未知的担心,这是造成两国行为模式差异的第三个原因。

 

新加坡是Hofstede 模型中对不确定性回避得分最低的国家之一。这意味着新加坡人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更容易接受改变。因此,新加坡人更容易被朋友所影响。

 

这种开放性有助于新的商业模式的展开,如共享单车。一旦颁布了正确的社会规范,新加坡人更愿意身体力行,比如把自行车放在指定的地方。

 

共享单车被随意停放,澳大利亚可以做什么?

 

想通过改变民族文化,促使澳大利亚人更好地使用自行车,这在短期内是不可能的。

 

如果我们不能改变文化,那么我们应该尝试调整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以更好地适应澳大利亚的文化。

 

像开头所提到的自行车被丢弃在河里和树上,这种极端的例子毕竟少见,因为使用者需要为他们的行为支付高额的罚款。比较多的情况,还是人们为了贪图小利把自行车留在了非指定地点。

 

损失规避理论(Loss-aversion theory)指出,人更有可能被损失所激励,而不是收益。 例如,有一个警察在场, 人的行为会马上改变。因为,他知道在被监管的情况下,还是把车随意乱放的后果很严重。所以,人们一旦了解可能的损失后,正确的行为被做出。

 

虽然大多数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涉及定金和奖惩制度,但有时因为相关条文太含糊其辞而变得没有约束力。

 

对于一些共享单车的运营商来说,可能要更多考虑单车精准定位问题,以及如何才能给使用者一个更好的顾客体验

 

如果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更接地气,澳大利亚人便可以拥有一个智能和充满乐趣的交通方式。

 

本文信息来源:Business Insider

共享单车不适合澳大利亚文化的三大原因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