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新州议会陷入疫情混乱的24小时!

让新州议会陷入疫情混乱的24小时!

周二晚在麦考瑞大街举办的新州国家党年度预算筹款晚宴和以往并无不同。除了,当然,在这个人均2000澳元的宴会上有未知病例的关键性事实。

农业厅长Adam Marshall和其他很多议员一起出席了宴会,他坐在名为“Stranger”的宴会厅的第一张桌子,靠近小演讲台。出席晚宴的还有副州长John Barilaro,水利厅长Melinda Pavey,教育厅长Sarah Mitchell和精神卫生厅长Bronnie Taylor。

每年由国家党总部组织的预算晚宴吸引了60位党内忠实者和捐赠人,并且由厅长级人物和议员们作为特别嘉宾出席来为昂贵的价格标签背书。

自由党财政厅长Dominic Perrottet当天早些时候提交了他的第五个预算,他是晚宴的第一位发言嘉宾,随后是卫生厅长Brad Hazzard和州长Gladys Berejiklian。自由党成员没有在晚宴上逗留太久,他们把时间留给了联盟同事——因为他们在议会还有其他活动。

在周四的疫情发布会上,Berejiklian说:“我在那里呆了一小会儿,向大众致词,没有和他(Marshall)有任何形式的接触。”

一名不愿透露名字的国家党议员说晚上6点时宴会客人都聚集在一个房间里,杯觥交错,情绪高昂。

他说:“每个人都很开心,那是预算日。”

“每个人都站着,议会员工把酒送到各处,大家都在一起说话。”

这名议员说晚上9点的时候大多数客人开始离席,有人回家了,有人去CBD的酒吧。

晚宴的24小时后,一系列事件让新州议会陷入混乱,一个平平无奇的晚宴竟可能成为星星之火,这着实引发了不安。

周四上午Marshall检测出新冠阳性。周一晚上他和三名同事在Paddington的一家餐馆Christo’s Pizzeria用餐。这家意大利餐馆已经被确认是一个关注场所。

这名北Tablelands议员从周三开始隔离,他的同桌同事,上议院议员Trevor Khan和Ben Franklin,以及Cootamundra议员Steph Cooke后来检测阴性。

Hazzard和Berejiklian在周四一早进行了检测,并在出阴性结果前进行了隔离。尽管都出席了周二的晚宴,他们和Perrottet都作为偶然接触者,在出结果后无需再隔离14天。

在漫长的冬季休会前议会在周四还有会要开,Perrottet的预算法案需要通过。所以为了保持运作,议会推出了快速检测。

一个发给议员和议会员工的通知敦促在周二或周三到过麦考瑞大街的人“自我隔离(在这里或在家)直到我们获得更多详情”。

少数需要进入议会两院的议员必须检测。

周四麦考瑞大街关门,大楼里只有必要员工和部分议员,但是很多人感到困惑,因为国家党议员在等着知道他们是否需要进行两周隔离。

周四晚些时候,Barilaro在他的悉尼公寓中开始隔离,因为他被告知自己是密接者,需要隔离14天。

一些国家党成员对参加晚宴的自由党厅长们迅速地仅作为偶然接触者并且在出阴性结果后无需隔离表达了失望。

隔离令不止发生在国家党成员身上,三名《悉尼晨锋报》记者也被要求隔离两周,因为他在发布会走廊上和Marshall有过接触。

首席卫生官Kerry Chant在周四晚些时候和两院的Skype会议上回答了和Marshall有过接触的人的风险等级问题。

她告诉议员们追踪人员在通过议会CCTV以及周二和Marshall说过话的所有人进行追踪。

她要求议员们保持耐心,等待追踪人员和他们就围绕和Marshall的活动详情进行谈话。

她说追踪人员在没日没夜地处理疫情暴发的增长,不只是受到影响的议会,还有整个州,她把自己的私人电话号码告诉了议员。
  
有议员表示“她给了自己的电话让大家很安心。”

Marshall表示不幸中的万幸是他在回到自己北Tablelands选区前检测出了阳性。


https://www.smh.com.au/politics/ … 0210624-p58436.html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2)
上一篇 2021年6月25日 上午11:36
下一篇 2021年6月25日 下午2:2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