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工作再好也买不起房!悉尼人对住房担忧远超纽约和伦敦人

一项调查显示,在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悉尼,人们对生活成本和住房负担能力极为担忧,住房对悉尼人来说已成为比纽约和伦敦人更大的问题。

Ipsos为城市政策智库悉尼委员会(Committee for Sydney)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随着通胀不断上升,1月初在悉尼接受调查的人中,85%的人对生活成本感到担忧。年龄在35岁至49岁之间的女性和失业人群的担忧程度最高。

尽管悉尼人对自己的生活质量大体满意,但不满意者的比例在过去一年中略有上升,达到10%。悉尼的生活质量被认为与纽约、伦敦和多伦多等其他全球城市不相上下。

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是,27%的人表示,由于生活成本高昂,他们经常或总是选择缺乏必需品和服务的生活。

悉尼居民在多样化的购物、休闲和餐饮体验方面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但只有11%的人认为悉尼拥有体面、经济适用的住房。

此外,由于房价中值接近139万澳元,51%的受访者将住房列为头号问题,其次是生活成本,占45%。

“生活成本已经成为一个重大问题,”悉尼委员会副首席执行官韦扎德(Ehssan Veiszadeh)说。“考虑到工资增长停滞,这并不奇怪,但这项研究表明,这对人们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相比较于全澳其它地方,悉尼的住房和生活成本也是一个更令人担忧的问题。 医疗和经济则是全澳第一和第二关注的话题。

韦扎德表示,这项调查表明,生活成本将成为联邦和州选举活动的重要因素。

Ipsos主管克拉克(Stuart Clark)说,去年其他调查数据显示,随着对健康和经济的担忧消退,对住房负担能力的担忧在全澳各地大幅上升。

他说,“人们关注的焦点肯定已经转移到住房负担能力上,生活成本在某种程度上是密切相关的。”

悉尼人对住房问题的担忧比纽约和伦敦的居民要严重得多,只有多伦多居民更担心。而在纽约和伦敦,对犯罪问题的关注程度很高。

约56%的悉尼居民支持建造更多的住宅或公寓以降低住房成本,而20%的人表示反对。反对意见在50岁以上人群中更为强烈。

23岁的克里根(Sophie Kerrigan)是一名办公室职员,和母亲住在Newtown。她说,她买房子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她说,“即使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我还是存不下足够的能够买一套独立屋的首付。”

克里根表示,任何没有父母帮助买房的人很难进入市场。

如果政府可以改善郊区的开放空间,那么火车站附近更大的城市密度将得到强烈支持。约58%的受访者表示支持,17%的人反对。

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支持废除印花税,代之以年度房产税。 在18-34岁的人群和收入较高的家庭中,支持度更高。

然而,28%的人表示反对,另有26%的人采取中立立场。韦扎德表示,这突显出新州政府在赢得是否废除印花税辩论时所面临的政治挑战。

Canterbury-Bankstown市长阿斯弗尔(Khal Asfour)表示,生活成本压力和住房负担能力是居民关心的主要问题,“我们社区的很多人都失业了,或者工作时间减少,但要付的账单仍然没完没了。他们真的很省吃俭用,竭尽可能地存钱。”

与此同时,人们强烈支持结束封锁,这对佩罗特政府是一种提振。18岁至34岁人群的支持率最高,而50岁以上人群的支持率有所上升。

约71%的人还支持对未接种疫苗的人实施限制,而13%的人表示反对。退休人员和西悉尼居民在这方面的支持率更高。

2cc79b-8537ebe9df3ca52b6b7c74ef301fff22-768x51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2月5日 下午12:31
下一篇 2022年2月5日 下午12:3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